Essay

在對蹠點等候的內心獸

袁心元2019個展〈明天的故事〉× 蔡依庭2011作品〈untitled〉

撰文 / 策展人 盧依琳

在《魔幻玩具舖》的迎頭第一句話:「十五歲那年夏天,梅勒尼發現自己的身子是肉做的。」這個不尋常的開頭,作為女主角啟蒙進入成人世界的過程的象徵,以及前往一段未知/自由的女性成長冒險故事。芮紀娜·茹黛緹切評註安潔拉·卡特的小說是善於將童話故事佛洛伊德化,很少指涉外在世界,關注的是個人內在發生的過程,在眾多的卡特小說中都可見其蹤影。觀看袁心元的作品與自述,的確讓人聯想到卡特小說中的背景架構,以下是部分節錄:

「這個世界似乎有兩個世界,一個世界是明亮穩定的,是秩序且整潔的、有大人在主持的世界;另一個世界是迷路路的世界,是從明亮道路的邊界往草叢延伸出去的,越離開道路越往前走越是一望無際的草原,除了一路上用⾃己的腳把眼前的草壓下去的道路外,只能瞇著眼儘可能地看清遠方有些什麼。還好這兩個世界似乎是可以相互來回的。」

對於袁心元來說,內心世界存在著兩股勢力,一是安定的但非自主的,二是未知的卻具生命危險的,她似乎往返在這兩個世界之間,暫時性取得一種平衡;而在《魔幻玩具舖》,梅勒尼則是從性進入成人世界(象徵自由)後卻又掉入另一個善惡共存的房子,最後她則必須做出抉擇並逃跑。在這兩個看似不相干的敘事背後,當我們將之放入成長故事的框架下,我們可以假設袁心元口中的第二個世界(也就是迷路的世界)即是脫離現實、前往自由與獨立自主的世界,也因為同時正處於兩個世界,她選擇透過不斷的與現實協商,在創作中釋放日常中壓抑的情感。基於此前提,我想到同在伊日藝術也曾展出過的另一位女性藝術家蔡依庭的作品,於是針對伊日所提出的新企劃「一件作品的策展」的參展者就此誕生。


接下來我以關鍵提問的方式進行敘述,意在凸顯作為第三者的我是如何同時觀看兩個主體,並將提問與回應一同觀看,同時有意地將一些零碎的關聯及聯想保留下來的過程。

Q1.選擇展出蔡依庭的作品的關鍵原因

源於對袁心元作品的創作動機的推衍,我意會到女性藝術家與其在創作中表述成長過程的這一塊。正是這個原因讓我覺得蔡依庭的作品與之合拍,她的作品是持續性地從女性視角來敘述女人的故事,早期著墨在原生家庭,爾後轉以陌生或想像的女性肖像,到了近期則是以記錄與再現自身生產經歷及哺乳經驗。從女性藝術家在成長過程於家庭到社會的角色與身份,以個人視角捕捉當下自身的思緒與樣貌,並隨著時間與事件的推進重新校準,作為我連結袁心元與蔡依庭之因。

Q2. 挑選〈untitled〉這件作品進行對話的緣由

〈untitled〉是一件作者的自畫像,儘管畫中人物形象並非來自於本人,但創作者透過移情作用將自己慢慢地與之結合,這部分我覺得與袁心元作品中的主角原型的誕生過程相似。回到〈untitled〉,我們可以看到畫面中呈現一個正面的身體,上身穿著一個外罩服飾-半邊臉各自透過兩個挖空的橢圓形空間露出、上面有圖案酷似海綿寶寶的微笑臉孔,在外罩裡的是原來的身體,展露著有些嚴肅的神情,而在外罩上頭的是環抱在腰際的雙手,微笑臉孔的圖案與緊張的肢體表現給人相互矛盾的感受。這件作品是由我與蔡依庭共同討論後所決定展出。

Q3. 蔡依庭作品的特殊之處

如果不仔細看,在這個影像時代可能會忽略她的作品其實是紙件作品,紙作為繪畫的基底材是一項相當脆弱的材質,在水墨與膠彩的領域我們也可以發現這項特質。在她的題材下,她選擇紙作為乘載粉彩的筆觸與壓克力的塗刷,在別具個人情愫的筆調下,產生了一種乾與濕的同時性對話。

Q4.〈untitled〉在哪個層面可以與袁心元的作品進行對話

自畫像作為藝術家檢視自我的形式,與袁心元著重在個人內在經歷變化的過程,在內容上有其所契合之處;在藝術的發展中,林布蘭特的作品或是瑪麗亞·拉斯尼戈都可見其透過自畫像來進行自我剖析。我覺得在這個前提下,可以看見她們各自不同的身份探索與認同,以及在挑選媒材及表現上的殊異。

Q5. 兩人作品調性不盡相同,當他們被擺在一起觀看的時候能產生什麼聯想

在前述提及的內容的相互激盪之外,觀者亦可能透過她們在不同的表現手法中得到樂趣;快樂而悲傷的氛圍可以說是袁心元創作的基調,而自省且敏銳的視角則是蔡依庭的觀景窗。

袁心元透過不同符號的並置與合體,完成一個情感場域的鋪設。例如鳥與類女孩形象(其主角原型)的結合,或是類女孩手中的分岔的樹枝,是完整但岔開的樹枝還是一枚動物的頭角,抑或其分岔的概念指涉的是不同的道路;符號的重複使用亦是乘載其觀點與情感的重要手法,例如樹枝與類女孩,在作品中有多次的變形,像是在另一件作品中,僅呈現類女孩的視線,其外型則演變為盆栽。

而在蔡依庭的作品,其作品的溝通方式是建構在顏料的表現形式與觀看時知覺上的感受,例如2017年的〈初生月內no2,4,11〉這三件作品,分別從強烈、近乎單色的色彩作為主要的場景基調,筆觸的變化在趨近單一的色彩中突顯出來,主角一人身置偌大、封閉的房間中,而超現實的透視與變形主導著觀者的視角,彷彿我們正透過一個鏡頭進行偷窺,最後觀者透過筆觸本身的造型與力道的變化,感受及辨識畫中主角的情感與處境。

兩人的作品皆傳遞一個強烈的氛圍及對自我的凝視,在透過有意的凝視創作者自身的凝視,我們得以觀看到其與自身的不同點或共通處。

Q6. 特別介紹袁心元在本次個展裡的一件作品

〈尋找我們的下落〉,是一座浸在淹水的獨木舟裡的半身像雕塑,水上綴飾著如櫻花花瓣的貝殼裝飾。將處境自比為淹著水的進行式,獨木舟則是另一種在封閉系統的、身體領域的擴大與延伸。

Q7. 對於「一件作品的策展」與整個展覽對話的想法

這部分我意外地想到了英雄電影裡的角色英雄或大壞蛋,都是以個體之於整個宇宙的不對等狀態,或許在這個雙重隱喻下,一件作品的策展之於完整的個展,個人內在的變化之於外部世界,更能產生不同的觀看視角。


袁心元與蔡依庭的作品,有其個人性的獨特之處,面臨不同的處境也衍生出不同的創作樣態,也許選擇孤立,也許選擇釋放,皆是一種創作者最真誠的展現,我們得以透過觀看其作品與作者一同經歷,並在影像的召喚之下釋放內心的野獸。

1 魔幻玩具舖,原文為The Magic toyshop,為英國作家安潔拉·卡特在1967年所出版的小說,是一本關於自我成長、女性意識與探討傳統童話故事的冒險文學。

2 芮紀娜·茹黛緹切(Regina Rudaitytė),曾撰文評析《魔幻玩具舖》,亦收錄在本書的後記之中。

3 安潔拉·卡特(Angela Carter, 1940–92),英國作家,書寫風格揉雜魔幻寫實、歌德式與女性主義,曾出版《馬戲團之夜》及眾多改寫童話故事的短篇故事被收錄在《焚舟紀》,另曾擔任《安潔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一書編輯,將來自歐洲地區的民間傳說收集成兩冊。

4 林布蘭特(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 1606–69),荷蘭黃金時期畫家,曾製作過近一百件各種繪畫形式的自畫像,在那個時代極為罕見,可見作者對繪畫的投注與視其為某形態的自傳。

5 瑪麗亞·拉斯尼戈(Maria Lassnig, 1919–2014 ),奧地利女性藝術家,以自畫像與身體覺察(body awareness)一說著稱,在2013年榮獲終身成就獎的金獅獎。

*本文收錄在「2019 伊日藝術計劃×一件作品的策展」,主要由伊日藝術計劃邀請筆者擔任策展,提出一件與當期個展藝術家對話的作品,此次筆者選擇的作品為蔡依庭在2011年的作品〈untitled〉。


明天的故事|袁心元個展 × untitled|蔡依庭
策展人|盧依琳
展期|2019.2.21 – 3.17
地點|伊日藝術計劃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交通|捷運松山站4號出口、台鐵松山車站東出口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