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GP

on paper

GTZ172926∣Guim Ti_ Zarraluki∣JULS∣84×59.5 cm∣mixed media on poster∣2017

On Paper|金・提爾紙上作品展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李世文

「寫是我的狂歡節。」香港作家黃碧雲在其書序中如此寫道。關於創作這件事情,無論是提筆咬文嚼字、或令顏料躍然紙上,藝術家的狂歡敘事,往往流露出最迷人不羈的一面。西班牙藝術家金.提爾.撒拉路基(Guim Tió Zarraluki)的紙上作品便如一場暗啞的狂歡;一張張熟悉卻無名的臉,被給予了沈默的名,平凡卻靜靜地映著光,宛若你我,在藝術家所創造的世界中繞行。

金.提爾將自己的創作手法稱為「眼睛手術」(eye surgery)——將雜誌、海報上原有的人像其油墨溶解、覆蓋、重新化其妝髮,沈靜地回應了媒體、廣告塑造出的主流價值:「美的、高貴的、時尚的、消費的。」種種訊息,讓我們忘卻了背後真實的人性;厚重顏料卻又如新的豔妝,如此鮮明,演示了畫中人物的性格。不同於過去的系列中人像彷彿吊高嗓音,以明烈的神情和線條挑逗著觀眾;此次的新作有如劇場般地安排,靜默著,在灰色的城市上演一齣懸疑戲碼——「她是精明的秘書、他是盈滿愁容的少年;婦人、中年男子、小說家、上班族⋯⋯。」肖像的神情浮出一絲絲的不安與躁動、呼吸著片刻的寧靜,彷彿一切將要發生,而核心卻無人能夠窺見。正如我們成天在都市之中旋轉,已然忘記真實的樣貌,金便是看穿一切的紀錄者、亦是書寫劇本的藏鏡人,刻畫著肖像的肉身,疏落地安排幾句對話,灰沉白降,浮於世,卻又入於世。

金的作品是團解不開的巨大謎語,謎題本身的魅力並非在於答案本身,而是與其纏解的過程;如同我們無法看穿親暱的愛人,沈溺於對謎團的渴望,相望的這刻,只能換來一抹微笑與凝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