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地圖之愛

陳立穎 2019 個展〈Tea House〉× 羅天妤 2015 作品〈彼端之遙〉

撰文 / 策展人 劉耀中

十六世紀,德國學者敏斯特(Sebastian Munster)耗費二十年所編輯的世界誌(Cosmographia)於1544年出版,書籍厚達660頁,記載了當時全世界各個民族、政治、城市,以及風俗、習慣、法律制度、信仰與社交方式,配上插圖與精美的地圖,令人目不暇給。然而,敏斯特本人卻從未遠航過,所有資訊來自於歷史文獻、探險者的手稿、酒吧水手間相傳的奇聞軼事。透過整理拼湊出一種對當時世界樣貌的印象/想像。

其後,人們憑藉幾何學、觀測技術建立經緯線系統,僅需一組XY座標即可標記出地球上任一位置,將三維的地球投影在二維平面上。於是數百年後,當年的麥卡托投影法(Mercator Projection)被批評為帶有帝國主義意味,將歐洲放置於地圖的正中央;內容農場隨後告訴我們:格陵蘭的面積實際上不到非洲大陸的十分之一。或者,今天地平說的支持者,會荒謬地拿出從南極進行球極平面投影(stereographic projection)所得到的世界地圖,來論證地球是平的,宣稱地球是個圓盤,世界的盡頭是由冰塊構成的高牆!那麼你問:為何不從北極投影?或許僅是和向四周散溢的海水相比,絕境長城更具陰謀論般的說服力?於是乎,所有人都無法置身於任何被視為機械客觀的科學測量之外。

2018年8月,最多人使用的開放式地圖資源平台Google Map更新系統後,以球面呈現地圖,消除過去因投影產生的形變,且運用衛星攝影及3D運算貼圖,企圖再現世界最「真實」的樣貌,榮登今日的客觀寶座!持續滾動滑鼠滾輪,我們離開地表進入太空;反向滾動,我們擠身進巷弄中,街景圖向我們展開每一個定點的全景敞視。運算能力與資訊量的大幅成長伴隨拓樸學概念的應用下,我們更隨時將不同領域、層級的觀看一氣串聯起來,一如德國藝術家英果古騰(Ingo Gunther)的《世界處理器》作品中所展現的全球政治視野。

而在網路空間綿延無盡的細節、檔案、模擬、擬像和開放編輯的資訊狂熱之下,陳立穎的《Tea House》個展中,作品針對數位影像的堆疊,透過繪畫再現機械語彙取代文人抒情,視為對山水傳統中人文主義的質疑。作品以經緯度座標命名,觀眾能直接在Google Map中找尋藝術家採集的樣本,藝術家認為由無限的斷面所組成的模型,並不指涉一個特定的時空。並將作品定位在「討論無拓樸空間與繪畫的關係」。

我們很難不由「無拓墣空間」去回望「何謂拓樸?」這樣的問題,在本文中並無法詳述。只能回頭檢視從拓樸學最初的定理:萊昂哈德·歐拉的柯尼斯堡七橋問題,將空間化約成節點與路徑;以及今日演化出較通俗詮釋:跨越不同維度之間的距離並非如笛卡兒座標系那般均值,進而延伸到人文學科中跨領域之間溝通連接甚至混種的測量與分析(我盡量了…)。

那麼,羅天妤的《彼端之遙》在此將作為起點,展開不同的樣貌,藝術家寫道:「…一切很遙遠卻也很靠近,我們的世界就像介面的拼湊…」彷彿身體性消融在每一幕的場景裡,而網路上搜尋而來的風景則成為某種情緒在半空中漂浮著。當藝術家將其欲望的事件、異地的影像透過網路在屏幕前展開時,即便未曾經驗也能夠透過模擬產生情感、認知上的連結。在其後的《海邊的異鄉人》(2017),羅天妤擴充這種敘事手法,加入Google街景圖與Google Earth功能,更加靈活的講述一段自1962年起的私密的個人小史。且與口述歷搭配的並非檔案照,而是不斷在2017年的街景圖中滑移的視角,結合成奇妙的錯位,交織為一體。

影像脫離當下失去了靈光,最終甚至不再指向何處,在每一幀畫面所縫補的碎裂片段之中,觀看行為自然會建立起各種路徑,將畫面安置在意識的特定位置上,可以理解為過程中無法避免的狀況。

羅天妤對作品補述:「其實一直以來好像都是在處理記憶,因為總是會不斷回想過去,是一種習慣。腦中一直是各種回憶交錯,時常會太投入過去之中而無法抽身,這也是我對彼端之遙的感覺。用介面來述說時空,我好像總是在確認自己在時空中的位置,好像一直在確認自我的存在。」

回到Tea House,我們可以將《49.484326,8.500287》視為一個有趣的例子,在於畫面中的庭園建築群,對照Google Map時卻發現鐵路實際上與其比鄰而築,其他如《48.787254,9.176002》、《47.354832,8.552121》和《21.098501,121.536111》亦同,當建築坐落在都市中時,藝術家透過構圖的取捨,重構出庭園與自然的存在方式。當強調以數位影像的冷調語彙帶入繪畫之時,藝術家對山水母題的質疑也便給出了答案,終極的抒情性即萌芽於斯:一種對存在的確認。

影像皆為人所存在。無論均值或離散,地圖最終揭示的是人類曾經存在的證明,如敏斯特在世界誌中展現的執著,亦或手機應用程式《世界迷霧》透過GPS系統提供人們最低限度的探險,透過經驗與想像建立起這樣的關係,以填滿對世界的想像。

或許在不久將來會發現有四隻大象站在烏龜的殼上,烏龜的四肢又踩在一條銜尾蛇身上。動物們堆疊起來如同台座一般,接著上面才是我們所生活在的世界。


羅天妤, 畢業於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從是當代藝術創作。近年來作品以錄像、繪畫、動畫藝術為主要媒材。 2013年的創作“谷歌情境劇” 動畫錄像作品開始,關注近年來快速變遷的媒體現象,以及媒體對人們生活的影響。
LO, TIEN-YU graduate from institution of plastic arts in Tainan National University of Arts. She is a contemporary artist, mainly working with video, painting and animation. Lo’s animation and video work called ‘Google Situation Comedy’ , she started to give close attention to the progress of media and how it effected human society.

http://tienyulo.blogspot.com/


*本文收錄在「2019 伊日藝術計劃×一件作品的策展」,主要由伊日藝術計劃邀請筆者擔任策展,提出一件與當期個展藝術家對話的作品,此次筆者選擇的作品為羅天妤在2015年的作品〈彼端之遙〉。


Tea House – 陳立穎個展 × 彼端之遙 – 羅天妤作品
策展人|劉耀中
展期|2019.5.2 – 5.26
地點|伊日藝術計劃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交通|捷運松山站4號出口、台鐵松山車站東出口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彼端之遙 The Distance|單頻道錄像 Single-channel Video|2′ 2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