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GP

Column : Saúde

王若鈞貧民窟流浪記

Column : Saúde | 貧民窟流浪記

撰文 / 王若鈞

在南美洲的第七站,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

出發離台前,聽到太多人對於南美洲治安問題的叮嚀,尤其是在巴西的里約,有朋友被搶的經驗、朋友的朋友被打的無助,甚至還有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被開槍的恐怖陰影,族繁不及備載。就連我在首都聖保羅(São Paulo)認識的在地巴西朋友們,聽到我即將孤身前往里約,而且還不怕死的打算入住貧民窟,全都是一臉驚惶失措的表情,搭配繪聲繪影的犯罪描述,最後再用「你一定要小心啊」收尾。

害怕嗎?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尤其是看到當地人對於貧民窟的強烈反映之後,其實我怕、死、了!還有本該來機場接我的司機,在等了一個多小時仍音訊全無、且不斷有奇怪男性前來搭話的時候,完全不會葡萄牙文的我,真心有種身處賊窩卻孤立無援的恐懼感。

好在民宿主人適時出現,撿了已準備隨便攔車的我,沿著海岸線往住處前進,向我解釋獨立之後的貧民窟文化,甚至還邀請我晚上參加他們的家族聚會,慶祝他岳父的生日,用一種令人舒服、不躁進的熱情,逐漸撫平我的不安。於是,在里約的第一個晚上,我居然和一群道道地地的里約人,一起在貧民窟裡跳舞、烤肉,當然還有啤酒無限暢飲到我也是醉了!

如此幸運,接下來的幾天,這些在地的朋友們帶著我上山下海,探索所有曾經被警告絕對不能去的地方,一起嘲笑旅遊套裝行程裡怎麼還有「參訪貧民窟」的選項,一起打趣說著「什麼參訪?我就住在貧民窟啊!」的回嗆,一起打破那些過於誇大的不實傳言和不必要的刻板印象。

更有趣的是,同棟民宿裡的住客,有位來自英國的年輕男孩,大學還沒畢業,已跑遍中南美洲的所有國家,精通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每年都會來到巴西進行學術交流,並和當地的社福團體合作,推廣貧民窟的孩童教育和產業發展,並試圖為其黑幫暴力、毒品販售等問題尋求解套。同時也有一位每年都來、專門研究貧民窟生態的加拿大教授,不吝惜地與我分享許多他在當地的訪談心得,甚至開了一堆書單囑咐我好好研究。

里約有上千個貧民窟(葡文稱之為Favela,山間小花之意),而我住的民宿,就位在一個叫做Vidigal的貧民窟裡。早上起床,從房間看出去就是一片海,晚上太亮反而看不到星星,除了閃耀的自建房舍之外,只看到那些山腳下,那所謂「安全」的高級地段。

「Saúde」我對自己說,然後笑了。

在英語系國家,若聽到旁人打了個噴嚏,會說「Bless you」表示關心 ; 而在巴西,他們會大聲地說句「Saúde」(葡文的乾杯之意),感覺就像是你只要多喝一點就會沒事了,反正不管天氣好不好,我們都要乾杯!

繼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舊城區San Telmo之後,再次感受貧民窟那種飽滿豐沛的生命力,他們有自己做事的方式和分寸,不用畏懼更無須輕視,尊重彼此的不同,然後一起乾杯。

這才發現,山腳下的五星級飯店,比不上我的山間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