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COLUMN : BOW TO REALITY

五斗米,當然要折腰

撰文 / 王若鈞

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對峙,大概不出三種。

一是為了現實放棄了夢想,然後老了醉了的時候,就有一個很好的藉口,為自己無法圓夢而脫罪。二是為了成就夢想拋棄了現實,然後窮了苦了的時候,抱怨伯樂怎麼搞失蹤,始終懷才不遇鬱鬱不得志。三是為了在現實與夢想之間,試圖找到一個平衡並長期兼顧,然後呢?

然後尋找或創立一套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開發或研討一套永續機制(Sustainable System)。然後試了兩三年,有本錢一點的可以燒個五六年,發現無論是公部門或民間單位,亦或是自己和團隊,原來都好傻好天真啊!

當然,市面上有許多看似成立的平衡案例,讓大家不斷討論學習,如引渡品牌商業的資源拯救西班牙飽受寒冬侵襲的鄉村,可能只是單方給予和季節限定,不構成友善循環的經濟體。又如前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B型企業,是否真以共益的美名來包裝獲利的現實,仍有滿滿的道德爭議問題。

然而,在台灣從事各種形式創作和計畫導向類型的相關產業,多為個體戶或中小團隊。剛起步或沒有太多名氣的,案源多半來自人脈、人脈的人脈,已上軌道或小有聲望的,陸續則會收到公私單位的邀請。金援跟補助,像毒藥一樣無法戒斷,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接案不能停,於是「以案養案」逐漸成為一種極度不健康卻極度正常的狀態,只要說出「結案」這兩個令人聞風喪膽的關鍵字,每個團隊裡總有幾個人會幾近昏厥。然後只好對著公部門揮一揮衣袖,除了不帶走雲彩之外,也沒帶來什麼未來,告訴自己我們還是當當普通朋友就好。民間單位的業主,雖不需要繁複的文書作業和行政流程,但想當然爾充滿各種千奇百怪的套路,最後一樣發現,面對無限轉念和大改小修的侵略,壓根沒有時間可以做真正想做的計劃或創作,最後連想做什麼的那個「什麼」,都消逝殆盡了。

為了達到平衡,遂演變成和環境鬥爭的惡向循環,低頭還是不低頭?

五柳先生陶淵明曾說:「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邪!」辭官歸隱之後,親自在田間勞動的他寫下:「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啊,是不是好一個海闊天空,這世界多麽的美好呢?!

後來才發現,在晉朝當官,除了帳面上的薪水之外,政府還會配給土地種田。後人推估陶淵明的官階,可以得到約300畝地。而他所放棄的五斗米,月薪大約是新台幣130萬元。問題來了,破千萬的個人年薪所得,是不是很可以折一下腰?

Dream is like underwear. Although you have it, you can not show it to anyone you meet.

充滿理想與熱情這種話,還是留給剛畢業的學生說說就好。仍守住夢想和信念的,就穿好內衣褲,不可能拋官棄職地不為五斗米折腰,但我們要堂堂正正的不要閃到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