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RI ARTS 伊日藝術計劃

Wu Ming-Hsing 吳敏興

粉樂町如果是台灣視覺藝術在東區落腳的一段迷人記憶,那我得再補上一段吳敏興在大安路上的工作室,這個故事才算完整。粉樂町的年輕藝術家把作品從工作室移置到東區的商店中展出,營造了街頭嘉年華的節慶氣氛,但吳敏興工作室的那道透明落地玻璃窗,在沒有節慶的時候,閃爍着質樸純真的色彩、日常中淡淡的憂傷–把閑晃中的我吸引了進去。

吳敏興的創作生涯故事,可以說,完全符合浪漫主義式天才藝術家所需要被誇張宣傳的素材:他的顯赫家世(來自霧峰林家的母親)、不被祝福的藝術家生涯、收藏家伯樂的看顧與照料、糾纏不去的憂鬱症,以及適應不良的社會化過程。然而,到目前為止他顯然沒有因為這些身世素材獲得什麼額外的好處,除了老天爺賜給他一個敏感脆弱的心靈,以及從小相對優渥安全的家庭環境,造就他多少帶有一種不隨俗的孤高氣質(Dandyism),終究他那敏感易碎的玻璃心,讓他嚐盡的是精神上的磨難與挑戰。不過,這不見得是那麼負面,如果我們把注意力放在他帶有裝飾性的筆觸,如何緩慢經營小人物系列裡那種吳式風格的人間浮世繪:脫離地心引力,如孩童般完全解放了的人物與空間畫法;吳敏興在沈重負荷與輕盈逍遙的兩極,並不是常常取得平衡,不過他的繪畫世界顯然充分擺盪在這兩極之間。

要不是那道透明落地窗、門口的自畫像,我不會走進吳敏興的世界;這種走向藝術的方式,並不尋常,它免去畫廊與美術館的形式、開館與閉館的時間、理論與敘述的包袱,日常與工作的區隔,即使我知道這終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際遇與刹那,但如果再來一次,還是會希望以這樣的方式。
那天晚上他睡得很好,他心想,愛是關於給予、關於分享。天使給了他力量、給了他創作的天賦,也給了他很多很多的苦。他的話總是不多、他總是靜靜的接受,他想,他要把他得到的一切分享給他人,用文字、用繪畫、用他的痛苦和快樂,轉換成一件件美麗的作品。

2017
2011
2010
2007
1997
1989

Honor
2012 GOLDEN COMPETITION 2012, Excellent prize, JAPAN

Solo Exhibition
2020 永遠的第十二夜,伊日藝術計劃,台北
The Twelfth Night Forever,YIRI ARTS,Taipei,Taiwan
2017 劇本,歷史博物館,臺北
The Script,Museum of History,Taipei
2015 第十二夜,伊日藝術駁二空間,高雄
The twelfth night, YIRI ARTS Pier-2 Space,Kaohsiung
2002 Le Petit Personnage – Wu Ming-Hsing Exposition, Galerie Grand Paris,巴黎,法國
1998 生命奏鳴曲,萬芳美術館,臺北
Symphony of Life, Wan Fang Arts Museum, Taipei

Group Exhibition

2002 龍門邀請展,龍門畫廊,臺北
Lung Men Art Gallery Invitation Exhibition, Lung Men Art Gallery, Taipei
1998 陽光、花、父親吾愛,萬芳美術館,臺北
sunshine、Sunflower、Father My Love, Wan Fang Arts Museum, Taipei

Art Fair
2015 Art Stage Singapore, Marina Bay Sands Expo & Convention Centre, Singapore
2011 CHIC dessin , ATELIER RICHELIEU, Paris, France
2010 ART SAN DIEGO 2010, Hilton San Diego, San Diego, USA

Experience
2006 「Layer of Words Exhibition, Embassy of Japan in Belgium, Brussels, Belgium
2000-2003 駐法國創作 私人贊助
Artist Residency in France via private fu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