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COLUMN : GORGEOUS PUNCH

華麗揮拳

撰文 / 盧怡安

一個人被壓制在地,跨坐在其身上的另一個人,揮拳相向。看起來暴力的畫面,捏緊的拳頭和被揍的臉旁,迸出的卻是繽紛歡樂,鮮黃色、天藍色、橘色、桃紅色的彩色小紙花。這種華麗又痛快的打法,是藝術家賴威宇的作品中,常出現的招牌主題。

明明是媽媽會說看這不好吧,老師會說怎麼可以畫這樣,不過瀏覽過賴威宇大量大尺寸的華麗暴力主題,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心裡都有暗暗覺得過癮的感覺?

這種在畫布上,以滿滿的肢體語言,回應生活裡的憤怒、無奈,賴威宇說,就是他小時候的「生存之道」。

他說,小時候在學校,不善表達,不受歡迎,沒朋友,看起來又怪怪的。但是,當大家都瘋著畫七龍珠、小甜甜的時候,他畫出了大家都討厭的老師,被揍得鼻青臉腫的,馬上引起共鳴,馬上得到支持。宛如尖酸而幫大家出一口氣的政治漫畫一樣,深得人心。

「小時候就喜歡畫畫?騙人的吧?」賴威宇說,「我沒那麼詩意喔。」他認為跟別人很會講話、很會表達類似,他是敏銳的,瞭解別人內心不說出來的感受的,但他不懂得怎麼表達,只能用畫的,來取得溝通與共鳴。賴威宇從小學三、四年級開始,因為在畫面上揍了大家想揍的人,而開始受歡迎,開始發現自己,是能洞察人心的。

不過,這麼血腥暴力,難道老師和家長都不干涉?賴威宇聊到這裡打趣地說,一開始,愛心媽媽都會跟他說,你這樣不好吧。後來,發現他只有這樣才最安靜,最不會吵其他同學,因此在他畫完自己的一本漫畫後,馬上跟他說:「我幫你出第二本。」「別人上課畫圖不行,我的話,就可以。」他說。

他的畫當中,常常給人一種「用痛苦表達快樂」的奇妙感受。比方說好像在哭又好像在笑的臉,又或者好像很有活力、很團結一致的騎著腳踏車,但上頭坐的全都是頭好像要斷掉的、殭屍般的人,詮釋複雜的雙面感受。

我特別喜歡他有一系列男女互毆的作品,黑白的畫面,然後用畫筆刷過,宛如電影快轉的鏡頭一樣。有一張彷彿青少年撲向對方、互抓手臂扭打的作品,我看了咯咯大笑,好像家裡的一對姊弟吵吵鬧鬧但實際上感情很好的樣子。似乎戳中了心裏的什麼。於是,就帶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