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RI ARTS 伊日藝術計劃

蔡芝其 Online Viewing Salon

他也許是可用的,但是在一個平坦裡
He seems usable, but only on the surface

蔡芝其線上展 Online Viewing Salon

對於整個繪畫行動,我傾向以繪畫寫生出一個差異的時空,而非作為一個作畫之人的精神性主體,並非意義的傳達者;即便是以繪畫,要如何不去扭曲所見之物不帶批判的屬性,我想著的並非是去調配畫面的意涵,而是如何以一個純粹的感覺覆蓋;「它」沒有一個虛構的對象在那裏欲成為一個述說的管道,如果這個感覺是一個不能被想像的「想像的結果」,期望它更能以感覺被感覺。

常常一幅畫作現前,畫布瞬成了時空當下唯一被承認之處,像是表明了一個現實之外確確鑿鑿的存在之地;尤其填滿背景的畫作,像是對邊界之內有絕對地肯認,有如屹立不搖、超越現實的地方。然而面對空白的畫布,我和它的關係總是充滿一種不確定性,仍懸在一個現實和虛擬的運動之間;對我來說畫布表面就是事件發生之地,顏料和筆觸所營造的感覺便是發生之事,這可能是繪畫/觀看上所能相互企及,仍能存在著的和諧方式。

<虛空的視角> 系列
畫作常作為一種媒介,供觀者將意識投入其中,從而反射出意義與想像。但,我們現在所接觸的視覺影像,已同時搭載著眾多影子,與觀者的關係不再是“個人獨有的精神詮釋”,更像是面對眾人意識的集合。日常影像中,動作、姿態、構圖規則般地被約束在共通的形制之中,我們在凝視的,已是影像的成立方式(元素的集合),而非內容。於此的「白」像是螢幕的光向著觀者發散、接近,而螢幕的後方則是甚麼都沒有的虛空。







芝:真不好意思!常常給不出什麼對畫面有用的輔助文字…

我很認真盯著我的畫,試著想起什麼故事或者當時的靈感,想起有幾幅畫是在床上畫的。因為床的高度非常剛好,既平坦,又可以讓我俯視全局。

我畫畫常需要借用很多東西,例如「流掉了的時間」或是「晃悠夠了的機緣」,東借一個西借一個,湊齊之後才會甘願地啟動。
剩下的,給畫畫的時間好像在整天的圓餅圖裡找不太到,像傳說一樣。

但又好像一整天,我把自己融在某種等待當中,然而時間、機緣,並不是等待靈感出現的單位,而是把「我」消耗到乾淨不剩之後,剩下的那個,純粹聽令指示的人。

確定自己了無悔恨、足夠乖巧後,才會走去畫布前面。因為那樣,我可以針對眼前那一塊,像是唯一的根基,畫下去之後又針對畫下去的那一塊而規劃下一塊。我想這樣,畫面的世界觀才自成一個完整。

我調度而至的思考、感受與借來的技術,全都是為當下那個媒介,也是一塊我理解為創作的領域。領域界線明顯,並受到保護。

創作需要大量的轉譯,而我不覺得自己在其中是很重要的因素,去除「我」才是。

因為這樣,作品方可與觀眾直面。

About 蔡芝其Tsai Chih-Chi

CV
1990 年生於台灣
2015 學士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藝術創作組
2018 碩士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造形藝術研究所

Award

2018 高雄獎 入選


Solo Exhibitions

2021 「粗心地、精微地、去忽略掉」鹽埕黑白切_高雄
2021 「他們在想要去對齊於它的理念,被看作是與它的配置保持一致」良日 激動所_台北
2017 「開進去」Ho-Yo space_台南
2015 「到次因有DAUTSZYINYO」Ho-Yo space_台南
2014 「YOUNG」帕帕拉夏藝文中心_台北
2014 「teenager」防空洞藝廊_台北

Group Exhibitions
2020 「借景」寬藝術空間_台中
2019 「6.6」Ho-Yo space_台南
2018 「高雄獎」高雄市立美術館_高雄
2018 「Glitch_BUG 2.0」水谷藝術_台北
2017 「Bug #程序錯誤」兜空間_台南
2017 「言而他」加力畫廊_台南
2016 「辯相」弔詭畫廊_高雄
2016 「消化不良」雲清藝術中心_台北
2016 「Art Tainan台南藝術博覽會」_台南
2015 「衛生殉情——蔡芝其X目前勉強X低俗連載」水谷藝術_台北
2014 「EVERYDAY ART學生藝術商店」勤美誠品綠園道_台中
2012 「跳舞吧!跳舞吧!跳舞吧!」南海藝廊_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