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Strategies of Cartography

Chen Hsiang-Fu Solo Exhibition

製圖策略|陳湘馥個展

撰文:陳湘馥

當代生活中人們非常依賴Google Map、Google Earth、衛星空照圖、導航系統等科技。讓人們常有一種錯覺,好像地球上已無未知之處。然而2012年曾經有一座只存在於地圖裡的島 – Sandy Island ( Phantom island ),它被海圖及google map標記於澳洲東北邊的珊瑚海上,這座島卻不是因為海平面上升而淹沒消失,它本身的出現便是源自於人類的錯誤。這個例子顯露出主流地圖系統的破綻,如果地圖上的Sandy Island從不存在,那我們怎能確定地圖上所描繪的其他地點是真有其地?當Sandy Island遭到抹除,迫使我們了解,科技與訊息中呈現的世界或許不盡然是真實的。

當Google Map聲稱讓人類覽盡全世界,但其實Google Map不只是使用衛星照片,他們也倚賴多種資料,其中還包括過時的地圖,也有些國防機密、核電廠不會被記錄在其中。地圖是一個恆常變動結果,從國家、邊界、政治關係都有可能會改變地圖中的資訊。我們從中得知的世界通常是由國家允許,或者科技公司所(被允許)透露的資訊組成,而非真實。

而製圖(Cartography)是在其中不可或缺的技術工具,用來描述某個抽象體系關係的工具。從地形圖、道路地圖到心靈認知地圖(mental cartography)等等,製圖(Cartography)通常會依照不同的目的而生產圖面,一個國家的領土地圖時常是一份最直白的政治宣言。在我們熟悉的世界地圖中,哪些資訊是公開的,而哪些又會被隱藏,哪些重點會被強化了,哪些又會被模糊帶過,我開始質疑各種地圖被生產的方式和動機。

隨著這些質疑,我調查了以城市和地理區位為驅動力所發生的事件:當國家或各種企業組織,運用圖學所進行的社會介入。無論是以圖學作為基礎進行的,或刻意隱藏地圖中的資訊的舉動,又或者是以圖學為基礎產生的治理機制。其中的動機、技巧和最終目的與成果。都是我研究的範圍。希望從研究中找出,國家或科技企業的控制邏輯與破綻。在人類全面進入科技時代之際,資訊看似方便取得,卻是不是也隱藏了什麼意圖?

而我身為公民、身為使用者,該如何看待資訊、該如何懷疑、該如何身處其中了解自己可能的限制與自由?

「幻境副本」- 製圖學上的謬誤

在不同宗教的脈絡下,時常記載著伊甸園、地上樂園、極樂世界、天堂等等對於遠處樂土的想像,供應人們對於現世苦難的安慰。例如在中世紀的世界地圖通常將東方畫在我們現今認為的北方,在這個極東處的頂端有耶穌 。但隨著科技進步,將世界探索的一覽無遺之後,對於樂園的幻想破滅,如碦爾文神學家也承認樂園或許已經在洪水中消失,但是上帝還喜愛人類,讓地球上留有樂園的遺跡。

換而言之,人類需要樂園的存在,而因為太迫切的需要,罔顧現實與科學,描繪出各種謬誤地圖。以Sandy Island 為例 , 這個不曾存在的島嶼曾被記載於海圖、通用地圖和Google Map上,在還未被證實是一座不存在的島嶼之時,卻有網民在Google Map上傳了假的景觀照,等恍若曾經拜訪過島嶼的內容。但這座島嶼本身,和島嶼之上的房子山脈和地景照全屬虛構。若我們深究其緣故,或許人們不願意相信那座島只是單純的標記失誤,而更傾向將地圖上的誤差視為夢想之地,在Google Map上幻想這座幽靈島嶼的可能。

收集製圖上的幽靈島嶼地理資料、影像、世界座標,利用3D列印數位再製這些幽靈島嶼,並且規劃以台灣為起始點,前往此島的虛擬路徑列印為船票,以投射出人們探索夢想之地的純真幻象。

地圖作為人類探索世界或者是管理世界的工具,也投射出人類對於空間的慾望。人們總認為世界上存在尚未被發現的處女地,向外探索是人類原始的渴望。而探索中的傳奇軼聞也為強化了其神秘與吸引力。人們克服重重阻礙,突破奇異的島嶼迷障、抵禦暗伏的神秘怪物,最終來到了幻境入口。

然而這一切都不真實,只是認知偏誤讓謬誤樂園如此栩栩如生。


製圖策略 Strategies of Cartography|陳湘馥個展
展期|2021.03.25–04.17
地點|伊日藝術計劃 1F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新明路86巷1號
時間|Tue. – Sat. 13:00 – 19:00 週日、一休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