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Horrified Bird

Huang Qi-You Online Viewing Salon

驚弓的鳥|黃啟佑線上展

一個獨特的風景取決於構成元素的形和式,以及元素之間組合的空間配置。無論是浪漫主義時期的歐洲還是秉承懷古精神的中國,在兩者的審美傳統中,廢墟和殘件因其不完整性具備了時間的維度,並承載了記憶的功能,故而成為一種理想風景的書寫元素。

黃啟佑所創造的那些風景,常是一些四下無人、寒煙衰草的荒涼之境,三兩山石、幾隻仙鶴、一把長凳、一座孤塔、些許枯樹,每件元素都好似來自於不同故事和不同時期的殘件、廢墟,散落在冷清的空間配置中,觀之使人產生一種古今之感。

這種“記憶繪畫”以痕跡作為敘事的主體,以廢墟和殘件作為痕蹟的跡和表象。痕跡,是那些已離開事物留存的踪跡,是昔日輝煌建構僅剩的斷壁殘垣,是茶汁在席布上留下的斑駁沾染,是人去樓空後空氣中溫存的氣息,是驚醒時刻記憶裡殘餘的夢境片段,是褪色的照片所喚起的猶新回憶。痕跡是神秘的,其指向是模糊的,見仁見智的。痕跡亦是輕盈的,如文言文中的語氣詞一般,作為一種營造語氣和斷句的符號,看似無意義卻有著決定性的因素。痕跡從不孤立地出現,只有將作為表象的元素連接起來觀看,並將目光投射到元素之外的“虛空”裡,才能尋得梳理碎片化敘事所需要的隱藏邏輯和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