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He seems usable, but only on the surface

Tsai Chih-Chi Online Viewing Salon

他也許是可用的,但是在一個平坦裡|蔡芝其線上展

對於整個繪畫行動,我傾向以繪畫寫生出一個差異的時空,而非作為一個作畫之人的精神性主體,並非意義的傳達者;即便是以繪畫,要如何不去扭曲所見之物不帶批判的屬性,我想著的並非是去調配畫面的意涵,而是如何以一個純粹的感覺覆蓋;「它」沒有一個虛構的對象在那裏欲成為一個述說的管道,如果這個感覺是一個不能被想像的「想像的結果」,期望它更能以感覺被感覺。

常常一幅畫作現前,畫布瞬成了時空當下唯一被承認之處,像是表明了一個現實之外確確鑿鑿的存在之地;尤其填滿背景的畫作,像是對邊界之內有絕對地肯認,有如屹立不搖、超越現實的地方。然而面對空白的畫布,我和它的關係總是充滿一種不確定性,仍懸在一個現實和虛擬的運動之間;對我來說畫布表面就是事件發生之地,顏料和筆觸所營造的感覺便是發生之事,這可能是繪畫/觀看上所能相互企及,仍能存在著的和諧方式。

<虛空的視角> 系列
畫作常作為一種媒介,供觀者將意識投入其中,從而反射出意義與想像。但,我們現在所接觸的視覺影像,已同時搭載著眾多影子,與觀者的關係不再是“個人獨有的精神詮釋”,更像是面對眾人意識的集合。日常影像中,動作、姿態、構圖規則般地被約束在共通的形制之中,我們在凝視的,已是影像的成立方式(元素的集合),而非內容。於此的「白」像是螢幕的光向著觀者發散、接近,而螢幕的後方則是甚麼都沒有的虛空。


他也許是可用的,但是在一個平坦裡 He seems usable, but only on the surface
蔡芝其線上展 Tsai Chih-Chi Online Viewing Salon
線上展期|2021.06.13-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