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YRGP

We Don’t Need Another Hero -10th Berlin Biennale

「我們不需要另一個英雄」第十屆柏林雙年展

撰文 / 吳思薇

柏林雙年展開幕那天,屬於本屆柏林雙年展的三大主展場之一的KW當代美術館,所在的八月大街人潮洶湧、萬頭鑽動,柏林少見如此澎湃的人潮,將馬路塞滿,排隊入場的參觀者從門口蔓延了一公里長的隊伍,最後美術館不得不動用人員管理交通。

在如此歐洲中心的地理位置,本次的策展人及其團隊揮別兩年前時髦龐大的展覽規模及宣傳策略,自過百位藝術家縮編至46名藝術家/團體,在柏林五個地點展出,其中幾位藝術家在此次相對專注的編制下更獲得完整的展間,或者超過一個地點的展出。而主策展人嘉比.尼柯波(Gabi Ngcobo)是駐約翰尼斯堡的創作者,善於共同創作的藝術家暨策展人,而與其策展團隊乃至於參與的藝術家,都以非裔、中南美洲或者是來自西方的非裔族群為主。

隨著近年柏林的幾個大展中可以感受到「後殖民」、「去中心」、「反歐洲中心主義」,是在柏林藝術現場越來越熱的關鍵字,從去年的歷史博物館的德國在非洲的殖民史學術展,去年的卡賽爾文件展Documenta 14的策展與位移,到八月中結束的漢堡美術館大展「Hello World」,後殖民與檢討德國曾有卻未被仔細處理的殖民史,在這些策展中反覆而來回的以各個角度提及。而本次除了飯非裔的策展團隊組合更彰顯了柏林對於轉型正義的姿態。

而本次的展覽名稱「我們不需要另一個英雄」再見端倪,策展論述中或許並不強調宏大的概念或論述,「拒絕」或許是相對鮮明的表態,在西方殖民世界裡敘述過的對象-受到殖民的他者,在被學術化或是以西方為中心的研究或者歷史的撰寫下,都是西方理解的他者,而若是在非線性史觀中的這些民族記憶,該會是什麼面貌?在這次策展中並未發展出一個清晰堅定的觀點,但或許簡明有力的否定,拒絕西方世界加諸的知識體系,才更是極為關鍵的開端。

在柏林藝術學院中德國藝術家馬利歐.斐佛的雙頻道錄像《Again》將2016年引起德國輿論及左右翼對立的社會事件重新探討。事件發生於德國東部薩克森州的一間超級市場,一名正在申請難民簽證的伊拉克籍並有精神病史的男性Schabas Saleh Al-Aziz,被四名德國男子強拉至店外圍毆並綑綁於樹幹上,這段經過被手機錄了下來,流傳至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而檢察官介入調查,並且起訴這四名男子動用私刑的暴力行爲,而當地的右翼民意則動用了“公民的勇氣”並非罪犯這些言論在網路上沸騰,而在法院審理此私刑案前,某日清晨在低溫中發現Schabas Saleh Al-Aziz的屍體在森林中被捆綁在樹上。

而馬利歐.斐佛則是盡可能地試圖利用各種方式逼近當時的真實狀態,包含難民的語言、精神、以及對未來不明確的處境,以及網路上右翼團體的激進態度,其中許多鄉民發言也穿插於其中,對比事件的前後因果,與德國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真實而殘酷的紀錄社會的分裂與後真相的狀態。

將目光移至米特區,柏林當代美術館的最精華的一樓展間,展出了來自南非的藝術家Dineo Seshee Bopape,以水、光線、破碎的磚塊、被金屬框架縮限生長的南瓜、錄像、聲音、Nina Simone的演唱會片段,在寬廣的展間佈置以這些零碎的敘事,將種族主義導致的逸散的主體與顛倒的混亂,在挑高的展間中迴盪著傷感的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