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RI ARTS 伊日藝術計劃

驚弓之鳥 Horrified Bird

黃啟佑 Huang Qi-You Online Viewing Salon

一個獨特的風景取決於構成元素的形和式,以及元素之間組合的空間配置。無論是浪漫主義時期的歐洲還是秉承懷古精神的中國,在兩者的審美傳統中,廢墟和殘件因其不完整性具備了時間的維度,並承載了記憶的功能,故而成為一種理想風景的書寫元素。

黃啟佑所創造的那些風景,常是一些四下無人、寒煙衰草的荒涼之境,三兩山石、幾隻仙鶴、一把長凳、一座孤塔、些許枯樹,每件元素都好似來自於不同故事和不同時期的殘件、廢墟,散落在冷清的空間配置中,觀之使人產生一種古今之感。

這種“記憶繪畫”以痕跡作為敘事的主體,以廢墟和殘件作為痕蹟的跡和表象。痕跡,是那些已離開事物留存的踪跡,是昔日輝煌建構僅剩的斷壁殘垣,是茶汁在席布上留下的斑駁沾染,是人去樓空後空氣中溫存的氣息,是驚醒時刻記憶裡殘餘的夢境片段,是褪色的照片所喚起的猶新回憶。痕跡是神秘的,其指向是模糊的,見仁見智的。痕跡亦是輕盈的,如文言文中的語氣詞一般,作為一種營造語氣和斷句的符號,看似無意義卻有著決定性的因素。痕跡從不孤立地出現,只有將作為表象的元素連接起來觀看,並將目光投射到元素之外的“虛空”裡,才能尋得梳理碎片化敘事所需要的隱藏邏輯和線索。

喃喃自語

我的生活軌跡單一,似乎已經提前進入老年的生活狀態,也曾經為此感到不甘和慌張,反復幾次之後倒也平靜了,我想人無非就是按著自己的幾種趣味反復交替著生活罷了。從小生活在農村的山間地頭,看著當道士的爺爺四處做的法會,對山間野趣有著天然的迷戀,在微博熱搜手遊及二次元文化肆意的當下,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落入水裡的螞蚱,顯得無所適從。

做藝術很大程度是一種心靈寄託,面對現世的噪雜無常,畫畫或許是最好調節與釋懷,常常神游於自己營造的散淡的東方意境裡,換得片刻的寧靜與自在。有意避開當下的喧囂與熱鬧,轉為發自內心的一種本我述說,調用自己記憶裡的生活物件或場景拼湊或重組出一種朦朧的、難以言說的情感,試圖拋開個人的喜惡判斷,只將它們安靜呈現。

作品中安排了少許的人物敘事,試圖做些改變,畫面的意蘊意外地照應了之前作品“空靈孤寂”的落寞感,並延伸了一些黑色幽默和意識的自我投射。風格其實是個一直在變的東西,但個人的氣質卻很難改變,文人氣不是我的追求,很多只是自我假設的文化現場,當然也有出自真實典故,而今學說林立觀念橫行的“當代”,繪畫的這點心思又有誰會在意呢。

黃道長的風景

對風景的感知源於自我意識,一種不明言的內在指令。

風景是可被發現的,但只能是被創造的。

如何創造一個風景?畫家一如園林設計師、文學家,通常在一個被限定邊界的平面內工作。他們將平日拾撿的各色元素一一放置在空白空間的不同位置,然後不時地後退凝視平面內的配置,再回到畫面調整比例、重疊或抹去元素。他們也可以用比喻、借喻等修辭手法來裝飾元素,在不同的元素之間製造短路,甚至將筆觸延伸至畫面之外,以一種超連結的方式去闡述。一個獨特的風景取決於構成元素的形和式,以及元素之間組合的空間配置。無論是浪漫主義時期的歐洲還是秉承懷古精神的中國,在兩者的審美傳統中,廢墟和殘件因其不完整性具備了時間的維度,並承載了記憶的功能,故而成為一種理想風景的書寫元素。

黃啟佑所創造的那些風景,常是一些四下無人、寒煙衰草的荒涼之境,三兩山石、幾隻仙鶴、一把長凳、一座孤塔、些許枯樹,每件元素都好似來自於不同故事和不同時期的殘件、廢墟,散落在冷清的空間配置中,觀之使人產生一種古今之感。這種“記憶繪畫”以痕跡作為敘事的主體,以廢墟和殘件作為痕跡的跡象和表像。
痕跡,是那些已離開事物留存的蹤跡,是昔日輝煌建構僅剩的斷壁殘垣,是茶汁在席布上留下的斑駁沾染,是人去樓空後空氣中溫存的氣息,是驚醒時刻記憶裡殘餘的夢境片段,是褪色的照片所喚起的猶新回憶。痕跡是神秘的,其指向是模糊的,見仁見智的。痕跡亦是輕盈的,如文言文中的語氣詞一般,作為一種營造語氣和斷句的符號,看似無意義卻有著決定性的因素。痕跡從不孤立地出現,只有將作為表像的元素連接起來觀看,並將目光投射到元素之外的“虛空”裡,才能尋得梳理碎片化敘事所需要的隱藏邏輯和線索。

用語言學的角度來闡述啟佑的實踐,《王道長剛才還在》這個敘事性的作品標題可以很好地概括他的創作邏輯。“ 剛才還在”用肯定的句式表達了“現在不在”的否定語義,從時間和空間的雙重性質上描述了這種狀態。“王道長”作為一個決定現在和過去分界點的主體,他的存在和缺席決定了空間具有“空”和“滿”的兩
種狀態;而這兩種狀態互相轉變的時間節點,正決定了現在和過去之間的關係。

“王道長剛才還在”這個句式包含了過去的和現在的時間與空間,它與風景中的痕跡是同質的。在《王道長剛才還在》這張作品中,有兩處痕跡的表像值得一書:一個以深色直線繪製的抽象幾何空間和一棵碩大的枯樹。幾何空間介於開放和封閉兩種狀態之間,既是感覺的出口,也是邏輯的入口。這個空間的存在將自身從寫意的
畫面中抽離出來,同時也代表了作為藝術家化身的“王道長”不在場的在場。至於這棵枯樹,則讓人想起石濤所描繪的那株為雷電所殘的古銀杏樹,同樣地在斷枝處長出了新芽,這座如紀念豐碑一般的古樹是否也一樣源自于藝術家對死地複生的渴望?

如巫鴻先生的論著中提到的,廢墟這種視覺元素源自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復古主義和古典主義審美趨勢,這種回溯並不是機械的仿古和返舊,而是建立以自由意志為基礎上的效仿。不論是過去還是今天,藝術家們效仿的物件可以是載入史書的偉大傳統,也可能是一些被遺忘的圖像碎片,或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流行視覺元素,甚至是一些更加個人化的記憶碎片。當代與傳統是互相包容且不可區分的,啟佑的作品所蘊含的這種時空重疊性,正是通過他感性的筆墨配置表現了出來:用新的角度去觀看歷史,在一些痕跡和片斷中找到歷史的某個凝固的瞬間,並用之作為一個過渡點,重新創造一段個人的歷史。

黃啟佑 Huang Qi-You

CV
2010   畢業於廣西藝術學院油畫系
B.A. Department of oil painting of Guangxi Arts Institute, Guangxi, China
1987   生於廣西南寧
Born in Guangxi, Nanning, China

Solo Exhibition
2020   私園,逸空間,南京
Private Garden, East Gallery, Nanjing
2018   語虛何以言知,逸空間,南京
If you can not say it clearly ,How can you say that you know, East Gallery, Nanjing
2017   說後山,復言社,北京
“after the mountain”,Fuyan commune,Beijing
2014   “掘墓考物”,798時代空間,廈門
“dig tomb examination material” ,798 times space,Xiamen

Group Exhibition

2021   翻新,五五畫廊,上海
FANSHION,gallery 55, Shanghai
2020   物象提喻,海涵藝術,深圳
Synecdoche,HAIHAN ART SPACE, Shenzhen
2019   重塑的個體,成都市美術館,成都
Reshaping the individual, Chengdu Art Museum, Chengdu
2018   青年藝術100啟動展,嘉德藝術中心,北京
Art Nova100 Opening Exhibition, Guardian Art Center, Beijing
2017   第三屆上海青年藝術博覽會,上海世貿展覽館,上海
The third Shanghai Youth Art Fair, Shanghai World Trade Exhibition, Shanghai
2017   聚合-常青藤計畫中國青年藝術家年展,天津美術館,天津
FUSION-IVY Art2017, Tianjin Art Museum, Tianjin
2017   破折號-青年藝術100北京啟動展,今日美術館,北京
Dash – Art Nova 100 Beijing launch exhibition, Today Art Museum, Beijing
2017   亮相 Artand 開館展,A-SPACE,北京
Debut at Artand opening exhibition, A-SPACE, Beijing
2017   無界藝術當代作品邀請展,沈耀初美術館,詔安
Unbounded art, contemporary art invitational exhibition, Shen Yaochu Art Museum, Zhaoan
2016   第二屆“Inter-Youth”國際青年繪畫展,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杭州
The second Inter-Youth International Youth painting exhibition,The China Academy of Art Museum,Hangzhou
2016  “ 青年藝術+”青年藝術家推廣計畫,宋莊當代藝術文獻館,北京
“Young art +” young artists promotion program, Songzhuang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Beijing
2016   咫尺之境-小幅繪畫作品展,兌山畫廊,廈門
Doorstep small paintings, Duishan Gallery, Xiamen
2016  “WHIPLASH!!!光之迴響”十年紀念群展,紅門畫廊,北京
“WHIPLASH!!! The light echoes the ten year anniversary group exhibition, Red Gate Gallery, Beijing
2016   “木蘭舟”藝術計畫—文明漂流,融僑藝術中心,福州
“Mulan boat” art program – civilization drift, fusion Arts Center, Fuzhou
2016   學院·新意—兩岸三地巡迴展,雍和藝術館,北京
College of new – three cross-strait exhibition tour, Yonghe Art Museum, Beijing
2015   南京國際青年藝術雙年展,金陵美術館,南京
Nanjing International Youth Art Biennale, Jinling Art Museum, Nanjing
2015   年度青年藝術100北京啟動展暨五周年慶,全國農業展覽館,北京
Art Nova100, Beijing launching exhibition and 5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 national agricultural exhibition hall,
Beijing
2015   62度灰和TA的朋友們,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
62 shades of grey and TA friends, the Ullen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5   越境—青年藝術100精品展,一號藝術空間,北京
Cross border Art Nova 100 fine arts exhibition, art space one,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