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hibition

Blow over the Day

Lin Yi-Pei Solo Exhibition
揚起韶光的扉頁| 林宜姵個展

藝術家林宜姵睽違兩年的全新個展,以《揚起韶光的扉頁》為展名,並以小說的形式寫下四篇章節,文章內容始於居住於淡水河旁的生活模樣,終於回歸自我不帶遺憾的離開。藝術家同時藉由畫作與文字,描述人物關係的衰敗與時序空間的消逝,引領我們走進人生階段中新的扉頁,連結起自身生命經驗的投射與想像。


《揚起韶光的扉頁》

新增空白頁

關於時間的考題、關於生活的形狀、關於戀人的模樣…

Chapter 1

在濕溽溫度覆沒的日子裡,淡水河釋出黏稠的氣味,讓混沌居所裡的人們得以在理智包庇之外,享受孤獨的存在,也讓心中的昏暗被夜色溶解,好張望不完整的自己。

當星星不再閃爍,不太良善的時間環帶裂出一日的邊際,透出斑駁的清晨,她就會伸出手,瞇著眼,閃避流竄於指縫的熹微晨光。 光線溫柔得像蟬絲,穿梭在載浮載沈的塵絮之間。而她卻試圖在白日的溫情中,掩蓋真實活著的身軀與現實使夢碎的痕跡,不願昨夜狂妄凋零的枝枒被削去。

冬溫夏清,季節走過。

在早衰的花季裡,那些曾經許諾的字詞,讓豔得傲慢的花凋零得無聲無息,同時也帶走她想要緊抓不放的信念,任平凡的日常透明化,凍結成冬日裡蒼白的話語。 她想著,如果冬夜裡的神秘黑洞,能讓時間不再無情地腐朽,那麼她願意拋棄黎明的到來,帶著那些曾被愛所關注過的人事物遁入其中。 賭上直覺的渴求,不再思議世界的虛實,讓畫筆循著思維的符碼創作,去哀悼深層意識中的記憶,或許就得以延續那顆最無邪的心、最無菌的親密距離。

Chapter 2

存在主義式的時間裡,屬於伴侶的維度裡有一面鏡子,反射、照映她與他的內心,再從彼此身上看見自己。

曾經以為鏡子裡出現的一切都真實無比,以為一起在這座吐納的城市活著就是相伴,以為月光是治癒膿瘡的過場,以為淚水能澆熄正悲傷的事。

看過海洋淘洗的漂流木、沒有恆常的潮汐、忽明忽暗的遠山。 學會當臉上閃過失望的一瞬間,用熟練的笑顏包裝自己。

直到她已經能抽絲剝繭去詮釋什麼是愛,才發現與真實相反的,不僅僅是鏡射造成的結果而已。

偶然遇見凋零的花、被撕破的一頁圖鑑、糾纏的枝幹…

看似意義不明的偶然背後,隱蘊了數種令人著迷且不可見的運行結構,彷彿進入一座沒有盡頭的隧道,無法藉著體感與意識辨別空間是如何轉折,時間又用什麼方式老套的停頓幾秒。

他帶來難以對焦的不安感,模糊地偷走她的生命片段。

無可救藥的,一起走入不可計數格局的迷宮,一種稱之為「宿命」的玩意。

Chapter 3

目光流轉,花開有爾。

時間依然負載著一種感慨,不斷拆解他們錯頻的瞬間,伴隨諷刺的旋律。 他們不願信賴它,以為逃離這個很想待著的地方,就能偷渡幾條經線,刪除製造衝突的網格。

直到夢裡曾出現的景象如海市蜃樓般再現,夾帶迴盪在空氣裡無法令人放心取暖的溫度,彼此的差距年復一年地增加,每個格距都是孤獨的質數。

逃避。

直到現實已經無法佐證關係的本質,彼此相伴卻相對,挑戰了寬容與極限,一切不再理所當然。

他們遍體鱗傷,不留餘地。

命運默許的暴力、不宜解的謎題、無從解釋的玩笑、如俄羅斯娃娃般的命題… 或許都是學會愛人的必要歷程。

Chapter 4

她想,雨水會不會捨不得天空?

那些殘忍的抱歉、被原諒的遺憾、非連續性的回憶流轉與混亂,使她的世界不得不縮成一顆安靜的繭,消失在深夜裡斑斕的煙靄。

無法徹底掌握生命輪廓的,只有自己。 嚼著苦澀的旋律,撫平生命中突兀的音階,學會釋懷衰敗的結果。 畢竟有些事不可不得,有些事無可奈何。

只願那顆赤誠的心,不再成為殞落的一顆星。

「我要走了。」

「你慢走吧。」

沒有再見的必要,我們就不說「再見」了。

不帶遺憾的離開,如你原本的模樣。

新增空白頁

  • 文章裡出現的「新增空白頁」是呼應展名的「扉頁」,結尾則是喻示下一段故事的開始。

展期|2019.11.30– 12.22
地點|伊日藝術計劃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交通|捷運松山站4號出口、台鐵松山車站東出口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