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hibition

Their birth in grief, but not ashes

Chen Sheng-Wen Solo Exhibition

萬事生降於哀戚,但非死灰 | 陳聖文個展


引用至吳明益小說《苦雨之地》的章節名稱。亦引自戈馬克・麥卡錫(Cormac McCarthy)的小說《長路》(The Road)。內容講述地球在巨變之後,一對父子漫無目的地在文明廢墟中踽踽前行的故事,其中一段父親在兒子睡著時的低語:「沒有待辦事項,每個日子都聽從自己的旨意;時間,時間裡沒有後來,現在就是後來。人們留懷心間的恩寵、美善,俱源出痛楚;萬事生降於哀戚與死灰。那麼,他輕聲對熟睡的孩子說,我還有你。」(註1)

日益加劇的全球暖化危害著所有的生物棲息地,更剝奪了無數生命體生存的機會。許多未知的災難正一步步反噬我們已知的生活空間,因其無法被量化的尺幅及規模才使人類體悟自身的渺小與無力。我們並非主觀的認知到自我生命之於環境世界的「小」,而是因為置身災變其中,透過種種事件客觀的「被告知」。

世界著名自由潛水者 Guillaume Néry在作品《One Breath Around The World》,透過鏡頭,將視焦從主體的潛水人逐漸外移至水面下的海洋世界。Guillaume好似脫離了重力束縛,憑藉著一口氣,或爬或跑,接著縱身一躍。無法被度量的靜謐如同水壓重重環繞,滲透每寸毛孔與感官,自身的存在此時此刻彷彿不具備實質意義。舉重若輕的節奏,感染了對水底世界的發想,亦讓觀者重新審視自我之於環境的連結關係。

過往作品的特定視角詮釋了在單一視角下的平面,表現了人類支配自然環境與資源上無法跳脫的工作方向及階級思想。此次嘗試透過更大規模/尺幅的創作完成地球已知最大的生物 – 鯨魚,有意地透過原型的「大」揭露人類本位主義的荒謬。

有別以往由針引線的創作方法,此次嘗試將自己的身體作為穿梭於經線的載體,透過肢體性的韻律及擺動起伏與精神性的規律運動牽引著線材,重複且密集的勞力來抽離、涉入與系統的建構,反思並自省作為工業化社會下的受益者應具備的行為與責任。再借用《長路》去符號式的書寫方式與《One Breath Around The World》的沈穩節奏,將人與人、人與環境的對話,連續地織入其中,並延續一貫修補及縫合的概念,交織完成多角度的實驗對話。

隨著世人逐漸意識到環境變遷的急迫性,當代有許多民間組織、政府及NGO團體秉持著共存共榮的信念,以自身的渺小力量與其對抗著;亦有尋求更複雜且具實驗性的永續計畫不斷推陳出新,目的皆是跳脫人類本位的傳統思維,也必須照顧到整個系統的相互依存,其棲居著彼此共利的多樣生物。《長路》最後的一句「我還有你」,除了是逆境中的協持,更是邁向前進步伐的信念。

萬事生降於哀戚,但非死灰。

註1:其原文為:No lists of things to be done. The day providential to itself. The hour. There is no later. This is later. All things of grace and beauty such that one holds them to one’s heart have a common provenance in pain. Their birth in grief and ashes.


展期|2019.11.16– 2020.04.26
地點| 優居選物 駁二店
地址| 高雄市鹽埕區大義街2-3號C9-14倉庫
電話|0 7-521-5783
時間| MON-FRI 12:00-19:00 ,SAT-SUN 11:0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