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New Normal: an Interview with Sun Pei Mao

藝術使我們能夠審視作為人類的意義、使我們能夠跨距離的交流、使我們團結在一起。 2020年至今,我們面臨著全球疫情危機。另一個角度而言,自由的限制或許能成為藝術的再進化。這次,我們邀請國內外藝術家進行訪談,聊聊他們的「新日常」。

Art is an expression of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it allows us to communicate from afar, and allows us to come together collectively. From 2020 to present, we are still dealing with a global pandemic. From another perspective, the restrictions on freedom may be a re-evolution of art. While we wait for that to emerge, we asked several artists to open up about their challenge in this new normal of life during these strange days.


孫培懋:「原來我在尋找的東西就是黑色。」


1/ 嗨培懋,你今年做了哪一件特別的事?

用新竹某酒吧淘汰的木棧板裝修自己的客廳地板,我們家貓咪好像蠻喜歡的。

2/ 今年有什麼特別爛的想法嗎(事後回想)?

今年有很多特別爛的想法。例如試著畫漫畫,才沒畫多久就覺得有點爛。

正在嘗試改變自己的想法,搞不好也沒這麼爛。

3/ 在色彩上的掌握你有什麼獨特的新研究嗎?

我的色彩研究室針對自己的,所以算是有吧。過程中意外了解了色相環的意義。

”但實驗最終我總結了自己的問題後,才得知原來我在尋找的東西就是「黑色」。因為所有顏色加在一起就是黑色,黑色就是這個世界的不可見,就是每個豔麗色彩不足的狀態。“

4/ 2020年的系列作品可以感覺出你的構圖上的不同,有什麼新的想法嗎?

想法上確實有些改變。

“我把用在筆記本裡隨意塗鴉的創作方式使用在畫布上或單張紙上,造型變成主題,而色彩成為次要存在。”

簡單來說就是要把非正式的塗鴉變成正是發表的作品,這是每當午夜夢迴時都在想著要做的事,就在2020年我的色彩小研究告一段落後我開始了。

5/ 對你而言,紙本作品和畫布作品之間的繪畫語言差異是什麼?

畫在紙上很輕鬆,因為尺幅小又便宜,所以可以快速挑戰各種構圖,畫醜了也不用覆蓋,直接換一張就好,相當有效率且沒包袱。

6/ 繪畫構圖方式,什麼事/人對你起了關鍵的影響力?

首先是潘慕文,他畫了很多動物及人的大亂鬥場景,這讓我反思到我為自己設下了許多的規矩其實是陷阱。因此我也嘗試打破自己的規矩,用自己的方式畫大亂鬥,看能夠多亂,當然現在有越畫越亂的趨勢,我很滿意。

再來就是海賊王,我覺得尾田榮一郎筆下的造型動態和空間透視感都好棒,所以我想先研究研究空間透視,這是近期令人著迷的工作之一。

7/ 在中國元素和台灣文化符號之間,你如何拿捏並取得其中的那個甜蜜點?

通常是下意識的想像且一瞬間就確定了那些畫面中合適的物件,例如閣樓或廟宇。如果一開始腦海裡景象中物件是中國元素的話,那畫面就需要中國元素。如果是台灣元素,那畫面就是需要台灣元素。當然如果是日本元素,那畫面就需要日本元素。

畫上去後接著就讓氛圍自己說話了。

8/ 簽約之後的生活和經濟相對穩定?對於創作有什麼影響嗎?

有的,我覺得疫情之下我還能這樣任性的畫畫真的很感謝伊日的支持,所以我會繼續這樣任性的畫下去。

9/ 疫情當前,你認為藝術家此刻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我的想法是藝術家在這次的疫情影響下,在家專心面對自己的創作狀態,就會創作出很棒的作品,讓眾多藝術愛好者一飽眼福。

10/ 最後,你最喜歡哪種龍?

只要是龍我都喜歡。幾週前我又夢到小時候經常夢到的一個海角。就在面海的岩壁下方就生活著一群長頸鹿龍,跟小時候夢到場景一模一樣,有一種熟悉的懷念感。每一次夢到這個地方都會想說,等我醒來就要按照這條路線再去到那個地方,但每次醒過來才又意識到這個地方並不存在在現在這個世界。


About 孫培懋 Sun Pei Mao

1991年出⽣於臺灣臺北,畢業於臺北藝術⼤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繪畫組,2016下半年於中央美術學院進⾏為期半年的交換學⽣計畫。作品彌漫著⼀股奇詭的華麗,顯⽰了「類電影」的戲劇緊張感。⼈⼯造景是孫培懋覺得相當特殊⽽有趣的⼈⽂產物,這些造景也建構了對⾃⼰成⻑⼟地的第⼀印象。穿梭於彷佛電影場景的複雜空間,感受畫⾯中的奇異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