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New Normal: an Interview with Lin Yi Pei

藝術使我們能夠審視作為人類的意義、使我們能夠跨距離的交流、使我們團結在一起。 2020年至今,我們面臨著全球疫情危機。另一個角度而言,自由的限制或許能成為藝術的再進化。這次,我們邀請國內外藝術家進行訪談,聊聊他們的「新日常」。

Art is an expression of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it allows us to communicate from afar, and allows us to come together collectively. From 2020 to present, we are still dealing with a global pandemic. From another perspective, the restrictions on freedom may be a re-evolution of art. While we wait for that to emerge, we asked several artists to open up about their challenge in this new normal of life during these strange days.


林宜姵:「一個創作者能先對自己誠實才能感動他人。」


1/ Hi 宜姵!妳平時在家都怎麼開啟新的一天?

換上工作服,進廚房倒一杯綠茶和咖啡,拿到工作室開始做作品。

2/ 以藝術家而言,疫情政策管制下妳的生活有什麼改變嗎?

平時鮮少出門,物資需求仰賴網購與外送,所以疫情幾乎沒有改變日常。較明顯改變的是,偶一為之的朋友聚會已經無法隨心所欲想去哪就去哪,多數時候聚在我的工作室(五人以內),進門全身消毒。 

3/ 有沒有好朋友扶持/陪伴妳創作?

我的工作室夥伴兼室友-一隻貓。

4/ 疫情有改變妳和人之間的相處關係嗎?

以保護自己同時守護他人為前提,與人之間的相處關係不會改變。

5/ 妳從研究所時期到2019年在伊日個展的創作中,似乎都是透過不同的畫面來談論很私人的情感面。描寫感情對妳是一種療癒狀態嗎?還是這個傷口成為了妳的全部?

“將創作過程做為一種情感上的自我療癒是個人創作脈絡的起始。”

人類的主觀意識常認為很多事情已經「過去」了。但事實上,那些悲劇性事件的情緒感知依然保留於無意識的心理狀態,稱之為「創傷」。將創傷與親密關係的恐懼做為創作脈絡的延伸中,較常出現的甲蟲繪畫符號在2017年的「最後一頁麥德布魯」個展已階段性完結。

2019年「揚起韶光的扉頁」個展名稱呼應2017年展名,捨棄過往以蟲類形體做為畫面主角,將創作脈絡延伸至情感關係的各個面向,檢視不同個體在關係中的「存在」與「時間意識」,延續較為陰性抒情的繪畫語彙敘事方式,開啟新的篇章並接續現今的創作。

6/ 妳認為愛是人類最強烈的情感嗎?

愛不一定是最強烈的情感,由愛而生的各種情感面向會很強烈。

7/ 妳從2019年系列作品開始,明顯多了很多組件形式的繪畫呈現。對妳而言,組件作品和單一畫布間的差異是什麼?

第一件組件作品始於2014年的《難以平撫的皺褶》。
一開始會將2張畫布並置為一件作品,是因為單件作品無法滿足我想傳達的完整性,於是哪起另一張一樣尺寸的畫布,在另一個畫面補充並相輔相成。對我來說,這樣作品傳達的情感就更完整了。如果單一張畫布就足夠透過畫面訴說難以言語一言以蔽之的情感,那件作品就不會是組件。

一直到2019年創作時釐清了組建作品早就隱含在我的創作的另一個完整性的需求—「時間性」。時間不是本身就自然存在的,而是人類內在感知能力的直觀形式。因為我們存在、並且經歷過各式人事物,因而對這些東西有了過去、現在、未來的時間意識及想像。

“我們的生命無法抽離時間的感知,

也無法在現實中將各式時間軸並存在同一個時空之中,

因此在聯幅作品裡將不同的時態同時呈現在眼前,

讓它們也能各自存在畫面中,形成一種時間環帶。”

8/ 那對妳而言,紙本作品和畫布作品之間的繪畫語言差異是什麼?

前者是創作過程中比較零碎的養分;後者是較完整脈絡呈現。兩者對我而言都很珍貴。


“原先紙本作品是草圖,不隨便畫一畫的草圖。

許多作品遇見有緣人購藏後,藝術家很難再次見到作品。

但有了完整的草圖留在身邊,彷彿還能感受到那些作品的溫度。”

當然也有例外,將紙本作品轉移到畫布上後,我自藏的是畫布作品。


9/ 藝術最終是用來體驗的。觀眾的觀看體驗和想法如何影響到妳的創作呢?

觀眾的觀看體驗與想法是自由的。無論是看任何展覽,我認為觀者都能以自己的角度切入作品,以自己的觀點「創作於心」觀看每件作品。

我的作品多數以直覺性、感性的取向去描繪,更甚者循著潛意識與無意識的狀態下建構而成。

「一個創作者能先對自己誠實才能感動他人」是我創作秉持的信念。”

因此觀眾不會影響我每個時期的創作軌跡。若恰巧觀眾與我的生命經驗有相似之處,實屬難能可貴。很樂意聽每位看過我的作品的人與我分享意見,或自身投射在作品裡的生命經驗與故事。

10/ 近期在做什麼新作品?

主要仍以油畫創作為主,以現階段的創作脈絡挖掘關於時間意識與現今人類對於情感的各個面向。

11/ 妳新作品有什麼和之前不一樣的問題意識嗎?

目前新作品的氛圍比起以往好像多了更多孤獨的成分。

我也在創作過程中尋找問題的解答,期待下一次個展能完整呈現並進一步分享。

12/ 疫情當前,妳認為藝術家在此刻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work from home的典範。(笑)

13/ 最後,如果妳的作品可食用,那會是什麼味道?

味道偏淡,可能不太美味,但吃起來會有一股「嗯,我吃過,就是這個味道」。不經意的時候可能微微爆漿出來。

about 林宜姵 Lin Yi Pei
林宜姵出生於1991年台灣屏東,2017年畢業於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繪畫組,在2020年入圍高雄獎空間性藝術。林宜姵擅長描繪轉趨凋零的自然物與消逝的空間,藉以述說某些親密關係中的脆弱與不安全感,也象徵期許自我逐漸茁壯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