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New Normal: an Interview with Chen Sheng-Wen

藝術使我們能夠審視作為人類的意義、使我們能夠跨距離的交流、使我們團結在一起。 2020年至今,我們面臨著全球疫情危機。另一個角度而言,自由的限制或許能成為藝術的再進化。這次,我們邀請國內外藝術家進行訪談,聊聊他們的「新日常」。

Art is an expression of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it allows us to communicate from afar, and allows us to come together collectively. From 2020 to present, we are still dealing with a global pandemic. From another perspective, the restrictions on freedom may be a re-evolution of art. While we wait for that to emerge, we asked several artists to open up about their challenge in this new normal of life during these strange days.


陳聖文:「我只是將我體驗到的、感動的,「縫」給你們看而已。」


1/ Hi 聖文,此時此刻你正在想什麼?

現在時間剛過凌晨,洗完澡躺在床上,思索著自己接下來這半年該何去何從(太會偷摸)。

2/ 你上次看電影時哭是什麼時候?

去年孤味上映時,碰巧遇到奶奶逝世。
同樣在去年,當大家在家裡圍爐團聚時,我們在殯儀館籌備爺爺的後事。
當時奶奶也已久病不良於行,在家人攙扶下為爺爺拈香的畫面,佝僂的背影、蹣跚的腳步,與電影畫面如出一徹。
瞬間像是水杯被倒進了一缸水,滿溢的情緒讓我在回程路上哽咽不已。
說不上此生最難過,但至少是目前哭得最無法自拔的一次。

3/ 你認為自己最浪漫的部份是什麼?

從來不覺得自己浪漫欸。

但如果廣義解釋浪漫的定義,我覺得自己很渺小,但夢想著擁抱山海給予的所有可能,然後再投以不成比例的成本,嘗試回饋些什麼吧。

4/ 一直以來你的作品都是環繞在台灣特有生物與環境議題,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關注此議題?這些是如何成為你作品中的核心?

真的回溯起源是6年前認識淨愛高山他們之後,但至於為什麼是台灣的生物與環境,只要是自認出身就是這塊島嶼一份子的人,應該都不難理解吧哈哈哈。

5/ 將這些的想法變成視覺形式的動力是什麼?為什麼你覺得這對你來說這麼重要呢?

“起初我也以為我重視的是視覺表現,後來我慢慢的體會到,
我只是將我體驗到的、感動的,「縫」給你們看而已。
我認為我表現的是我的行動,不單只限制視覺的感受。”

6/ 那麼,撿回被丟棄的垃圾是如何在你的作品中發揮作用呢?

對我而言,他們集合了發展、破壞、進步等標籤於一身,是重要的故事載體。垃圾之所以是垃圾是因為不被需要,我嘗試給予他們被需要的可能。

7/ 對你而言,刺繡的平面性和立體性之間差異是什麼?而你創作的思維有什麼不同嗎?

“對我而言,刺繡就是一種行動。

不管繡框的小作品,或是在大型織框經線中的往返穿梭,差異只有在身體感。重點在付出的時間過程,是沒有偷懶及說謊的空間,交織其中的都是一種執念。

尺幅上的差異顯示著不同的觀看可能,亦是試著突破生物受限人本視角的困境。”

8/ 你覺得觀眾如何在你作品中感受到自由?抑或是什麼樣的自由呢?

自由或許是我認為我的作品中目前最欠缺的想像吧。但也許就是在這樣的缺乏,無形之中造就了他被探討的可能,甚至被探索的可能。

9/ Richard Gere曾說過,民眾的抗議和示威比讓藝術家挺身而出更有價值。你怎麼看?

一個人的聲音可能只會是獨白,但一群人的聲音便是民意。
任何主流文化,都是由次文化發展而來。
套用在環境倡議上,就是當這輛文明大船已經逐漸航向失控盡頭,那麼逆行的風浪就有存在的必要。

10/ 你認為哪種形式和空間最合適展出你的作品?

沒有想過噎。
但如果我有能力把作品空間化、成為公共空間(甚至是自然場域)的一環,我覺得會是很帥的事。

11/ 疫情當前,你認為藝術家此刻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其他人怎麼樣我不清楚,但至少我幾乎足不出戶的宅男性格終於被看重了。

12/ 最後,曾發生在你身上最浪漫的事是?

對我而言許多事都有浪漫的標籤。
近期感受最強烈的,就是綠繡眼在我家陽台的蕨類上築了巢,並孵化了兩隻健康的寶寶。最近每日都花了些時間在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短短不到兩週的時間,從光禿禿的雛鳥到現在已經開始學飛,生命的奇蹟在我視線裡彷彿被濃縮了。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有機會用自己的雙眼見證這份感動。



About 陳聖文 Chen Sheng-Wen

陳聖文1993 出生於臺灣臺中,2015年畢業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陳聖文的作品以淨山後撿拾來的人造垃圾,融入針、線這類具手心溫度的媒材。結合台灣特有生物作為主題,以刺繡的形式栩栩呈現,用環境的主題勾勒出深藏於我們身處於這片土地的潛在記憶。他以藝術的視野、手心的溫度,為台灣當代藝術圈注入一脈清新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