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NEWS

Mori Art Museum
森美術館

近幾十年來在全球世界各地發生了不同的災難,從2001年的911事件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與海嘯災害。面對這些悲劇的事件,許多藝術家藉由創作來將災難所遺留下來的影響或故事,傳承至未來的世代。“災難與藝術的力量”這檔展覽將聚焦於藝術如何處理突然重擊群體的大型災難、個人性的悲劇、以及在復原的過程中藝術所扮演的角色,盼能藉由”藝術的力量”這股動力將負面能量翻轉成正面的力量。 . . . 

read more

FRIENDS WITH BOOKS – ART BOOK FAIR

柏林藝術書展

撰文 / 吳思薇

我想許多柏林人都有同感,十月是柏林最美的季節,在這個有40%以上綠地的城市,當季節變換,秋風吹起,所有樹梢上的葉子一瞬間都曬黃了。在漫漫夏季四處度假的柏林人紛紛回到城市裡,收心回到工作中,而在臨冬最後一個週末,柏林也聚集了來自歐陸各地的藝術書迷,與各地的藝術出版商、以紙本為媒材的藝術家、藝術雜誌總共超過200個書攤一起聚集在漢堡車站當代美術館裡,摩肩擦踵的宣達各自對於出版品的熱愛。 . . . 

read more

My Beloved Wouldn’t Save Me!

我家的狗不會來救我
賴威宇 個展
Lai Wei-Yu Solo Exhibition

文字編輯 / 賴柏衡

兩年前在伊日藝術台北空間賴威宇的個展『腦補沙龍』,藝術家對於自己在台灣學習、認知、體驗藝術的經驗與其有趣又荒謬的現象還原於展場中,腦補沙龍呈現了賴威宇的藝術觀點和對藝術的反省。 . . . 

read more

The Matter of the Memory

努里雅·法瑞個展 Núria Farré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莊千慧

「我哥哥與嫂嫂送我一張我未來姪子的超音波照片,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姪子的臉龐的輪廓。幾天後在我們家的家庭相冊中,看到一張哥哥小時候,在石頭休憩的照片。讓我不禁將姪子的超音波照聯想在一起,兩張重疊的影像如同姪子Mati正在爬山,勇敢地在母親的子宮當中漸漸的成長,如同登山一樣。一步一步的攀爬,當攻頂時也是出生之日。 . . . 

read more

Obj.new

曾慶強 個展
Rexy Tseng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曾慶強
編輯 / 蘇泳升

《OBJ.NEW》展出 2017 至 2018 年間的最新創作,取材於日常觀察的喜劇與悲劇,在無力存在感中探討痛苦和歡樂的共存。展覽作品以畫作為主,題材具體但又在滑稽與抽象邊緣徘徊,表現出對人性的多層感官。沒有多餘裝飾的畫面,類似告示牌的平面設計,就好比是一個城市的反廣告,在對觀眾聲明平日表面下的內心知覺。 . . . 

read more

AS DEAD AS A DODO

逝者如渡渡 – 陳聖文 個展
Chen Sheng-Wen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陳聖文

模里西斯(Mauritius Island),這是個位在馬達加斯加(Madagasikara)東部一千多公里的小海島,渺無人煙,一切皆以最原始、最自然的方式存在著。
1505年,葡萄牙的航海家驚喜地踏上了這片海灘,成群的鳥迎上前來,對於第一次見識到人類這種生物,表達過度的熱情及親暱。後來的人們發現,這些鳥對於人類毫無畏懼,也因為在島上幾乎沒有天敵,翅膀早已退化無法飛行,沈重的身軀無法快速移動,對於初次見到這種鳥的葡萄牙人,覺得既新鮮又可笑,於事隨口喊到:「doudo」,是謂愚笨的意思。於是,「渡渡鳥」出現了。
法國、荷蘭、英國人接踵而至。渡渡鳥在演化上,並未有強勁的天敵出現,因此毫無抵抗外來敵人的能力,溫順而笨拙的鳥自然成為島上最美味的佳餚,一盤盤端上餐桌,成為滿足殖民者口腹之慾下的烈士。
1681年的某日清晨,一聲槍響劃破寂寥的早晨時光,在被人類發現後的二百年的時間內,最後一隻渡渡鳥倒下了。森林不再如往常般熱鬧,寂靜地仿佛一切都在這一刻凝結了。渡渡鳥,終於正式走入了歷史。 . . . 

read more

LLOOVVEE

愛愛 – 孫培懋個展
SUN Pei-Mao Solo Exhibition

撰文/張聖坤

「這是一場沒有壓力的告白」

他就佇立在門口,倒也顯得神色自若。只不過等待的過程總是漫長的,他甚至有點漫不經心的頂起腳尖輕輕地調整著站立點,試著對應地磚上的切線,心想、應門的人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或許會覺得他今天看起來額外的整齊、莊重也說不定。剛剛花店店員告訴他黃色百合的花語,說是象徵著財富與高貴,他想著,或許以往的求愛方向根本錯了,畢竟又有誰會不喜歡擁有財富與高貴特質的好男人呢。這是他第三百三十一次的求愛,正巧是她最喜歡的導演Roy Anderson的生日密碼,他琢磨著這個巧合或許還能夠替自己帶來多那麼一點的運氣。但就算這次又失敗了也無妨,反正他知道她喜歡的所有電影,所有導演。他有自信這天底下就屬他最懂她,他還有千千萬萬個有關於她的愛情符碼,供他慢慢採樣實驗。 . . . 

read more

ART NEWS

編譯 / 楊幸寧

The National Art Centre Tokyo 國立新美術館 

本次展覽是近十年來,首次於東京舉辦的東山魁夷藝術家生涯大型回顧展,在展覽中將可飽覽大量珍藏的藝術家作品,同時也將展出獨特的東山魁夷大型壁畫作品。出生於橫濱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的東山魁夷,在前往德國進修前經歷了一段十分艱辛的歷程,其中包含參與太平洋戰爭的這段期間。而在戰爭結束後,他也成為了獨特風景繪畫的先驅者,並呈現出高度抒情詩意的傑作。 . . . 

read more

COLUMN :Peaceful Here, Now

我現在這裡很安靜呢

撰文 / 盧怡安

六年前初聽到藝術家廖震平的名字,來自一位藝術圈知名前輩對他的讚不絕口。當時,廖震平已經很具有自己的風格,擅長將城市邊緣無人知曉的空地,像是堤防外的球場、溜冰場、跑道,畫得寬闊無際。遼闊的地平線被深刻的凸顯出來,看了之後,城市裡一堆繁雜的心事都慢慢被丟下,感覺自己的心胸應該要像地平線這麼寬。整片乾淨、一點雜質都沒有的畫面,前輩說,這種安靜的氛圍,特別吸引人,也許是為我們(心目中的城市)完成一種理想吧。 . . . 

read more

BOW TO REALITY

五斗米,當然要折腰

撰文 / 王若鈞

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對峙,大概不出三種。

一是為了現實放棄了夢想,然後老了醉了的時候,就有一個很好的藉口,為自己無法圓夢而脫罪。二是為了成就夢想拋棄了現實,然後窮了苦了的時候,抱怨伯樂怎麼搞失蹤,始終懷才不遇鬱鬱不得志。三是為了在現實與夢想之間,試圖找到一個平衡並長期兼顧,然後呢? . .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