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tter of the Memory

努里雅·法瑞個展 Núria Farré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莊千慧

「我哥哥與嫂嫂送我一張我未來姪子的超音波照片,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姪子的臉龐的輪廓。幾天後在我們家的家庭相冊中,看到一張哥哥小時候,在石頭休憩的照片。讓我不禁將姪子的超音波照聯想在一起,兩張重疊的影像如同姪子Mati正在爬山,勇敢地在母親的子宮當中漸漸的成長,如同登山一樣。一步一步的攀爬,當攻頂時也是出生之日。 . . . 

read more

Obj.new

曾慶強 個展
Rexy Tseng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曾慶強
編輯 / 蘇泳升

《OBJ.NEW》展出 2017 至 2018 年間的最新創作,取材於日常觀察的喜劇與悲劇,在無力存在感中探討痛苦和歡樂的共存。展覽作品以畫作為主,題材具體但又在滑稽與抽象邊緣徘徊,表現出對人性的多層感官。沒有多餘裝飾的畫面,類似告示牌的平面設計,就好比是一個城市的反廣告,在對觀眾聲明平日表面下的內心知覺。 . . . 

read more

AS DEAD AS A DODO

逝者如渡渡 – 陳聖文 個展
Chen Sheng-Wen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陳聖文

模里西斯(Mauritius Island),這是個位在馬達加斯加(Madagasikara)東部一千多公里的小海島,渺無人煙,一切皆以最原始、最自然的方式存在著。
1505年,葡萄牙的航海家驚喜地踏上了這片海灘,成群的鳥迎上前來,對於第一次見識到人類這種生物,表達過度的熱情及親暱。後來的人們發現,這些鳥對於人類毫無畏懼,也因為在島上幾乎沒有天敵,翅膀早已退化無法飛行,沈重的身軀無法快速移動,對於初次見到這種鳥的葡萄牙人,覺得既新鮮又可笑,於事隨口喊到:「doudo」,是謂愚笨的意思。於是,「渡渡鳥」出現了。
法國、荷蘭、英國人接踵而至。渡渡鳥在演化上,並未有強勁的天敵出現,因此毫無抵抗外來敵人的能力,溫順而笨拙的鳥自然成為島上最美味的佳餚,一盤盤端上餐桌,成為滿足殖民者口腹之慾下的烈士。
1681年的某日清晨,一聲槍響劃破寂寥的早晨時光,在被人類發現後的二百年的時間內,最後一隻渡渡鳥倒下了。森林不再如往常般熱鬧,寂靜地仿佛一切都在這一刻凝結了。渡渡鳥,終於正式走入了歷史。 . . . 

read more

Mònica Subidé Solo Exhibition

最後的孩子 | 莫妮卡·蘇畢迭 個展

展期|2018.8.4 – 9.2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 . . 

read more

Seeding – Yuichi Hirako Solo Exhibition

bar

SEEDING|平子雄一個展 Hirako Yuichi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6.30 – 7.29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平子雄一的作品均是以空想的植物物種、及其繁茂的混合空間作為系列創作主題。在他的作品畫面中,混雜著大自然空間、人類文化行為以及人造物等元素,也像我們生存的真實空間一樣,其實我們經常是無法清晰地劃分自然物與人造物之間的差別。平子雄一擬人化了植物,創造出類似樹精的小生物,在他的構圖佈局上也經常具有一種神聖儀式的張力特質,時而摻入較輕鬆詼諧的行為動作,使他的作品畫面充滿更多的閱讀感知。平子雄一的作品中確實具有很強烈的敘事性,但真正令他關心的並非是呈現作品中具體的故事,他意欲呈現給觀者的是那些日常生活中相當容易忽略地枝微末節、那些有關"自然植物與人類之間"的曖昧關係。

如果仔細觀察平子的作品,我們可以發現他在符號的操作上,在各個不同的面相上都具備明顯的二元性。好比說注視著作品時觀者正在疑想畫面中的「森林」場景,真像是一個「庭園」的配置形式,而當觀者得出這個論點後,又會馬上認為這「庭院」應該是「森林」才對。某些畫面具備著餐桌、書櫃等家飾品,看起來就像「室內」場景,但其室內地面及牆面上的綠意看起來卻又像是「戶外」的狀態。桌面上那些植於盆壺中的「活植物」對比著那些造型裝飾、或是被拿來當作燃料使用的漂流木,是「死植物」。融合了這些在表徵上相異、本質上卻相同的曖昧元素,平子雄一呈現出現代社會中的一種模組,也是我們早就習慣的日常生活。生命/非生命、自我/他人、理性/非理性、個體/普遍、中心/外圍。這些二元同時並存的現象,是平子雄一的作品想像力來源,也是他希望傳達給觀者的核心概念。 read more

Animal Farm

bar

動物農莊 Animal Farm

參展者|江卓豫、葛大乘、張美宇、葉誌航、潘美妙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如果說《動物農莊》這部20世紀中葉的作品,帶領我們思考現實社會的種種奴役現象,這樣的一篇成人寓言,在當代社會還能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創作啟示?

藝術家與創作者所尋找的,是探尋生活中的細小裂縫,由此窺見更大的世界、或是喚回過去的情感、挑起觀眾的共同感受。不變的是,藝術在一成不變的生活現狀中尋找新的觀看之道,創作者在現實與感性世界拉起了一條明晰的界線,目的不在於使他們對立,而是讓我們重新一見世界的多彩。 read more

A Hermit’s Way of Looking at Life – Michael Vincent Manalo Solo Exhibition

bar

端看生活的方式|邁克爾.文森特.馬納洛個展
A Hermit’s Way of Looking at Life|Michael Vincent Manalo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4.21 – 5.20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大隱住朝市,小隱入丘樊。」
退而隱,原指放下紅塵俗事;脫離塵世回歸自然的人,隱居不與世間有太多來往的人,無人看清真實內在的人,抑或一種理想未達成或很想要達到的境地,於是隱而不發。

「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Michael Vincent Manalo回到菲律賓的家鄉,回歸自我、斷絕與世界的連結,企圖以不同的觀點重新省視生活;面對著一扇窗,與生活周遭的親人好友,毫無言語交談長達近三週,每天的日常生活不過是煮煮飯、做做接案的工作、游泳、看影片、編個吉他的曲…等,就在這段期間,Manalo特別思考的是他生命經驗中與家族成員的過往記憶。深居簡出且隱逸的這段時間,Manalo認為如果遠離節奏快速的現代社會及起伏不定的心緒,藉由獨處於一個空間,將能夠更清楚地察覺那些容易遺忘的事情。

「隱居的心,俗世中人誰會懂,恍夢中身在九嶺。」
過去一年,多使用數位繪圖(Digital Paintings)為主的Manalo,決定以影像合成(Photo-manipulations)的方式持續創作。甫結束丹麥個展,此次的創作圍繞在家庭、朋友及生命中重要的人。畫面的人物情景,是一段又一段反覆呢喃的模糊記憶,而不變的是遠方美好的藍天綠地,儘管美的讓人懷疑,卻也是生命中最接近真實的一瞬;而離開塵世紛擾,沉浸自我、放飛自我,也才能體會欲辯已忘言的箇中真意。

read more

Tranquil Leaves

芭蕉樹下的階梯_The Stairway_2018_壓克力於畫布_Acrylic on canvas_150×200cm
寧靜的陪伴 Tranquil Leaves|陳泓圻 個展 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陳泓圻

「描繪植物:關於土地、人與情感」

生命中那些令人狂喜、而後抑鬱惆悵的鄉愁,總從某一個不經意的提示點迸出;潛意識的投射將物件充滿情感,使之意義滿載。

談起如何記憶一個地方的風景——在年少時台南麻豆的家鄉、臺北關渡與八里的幾年、到現在松山區的租屋處;或者深刻且力道巨大的衝擊,短暫漂流的歐洲時光、在布拉格居所的幾個月;亦或是深切感受體制的主宰,國中校園的樣貌、官田軍營裡的庭院。地域的特色、人與情感的投入,藉由植物而具現化;由植栽與庭園的規劃、或自然氣候的樣貌,煞是能模糊地感受到其背後的故事與城市風俗、個人的生活片段和人群的樣態、甚至組織與集體的意識形態。習慣了這些植物的陪伴,它們超越了看似堅不可摧的人造物,那些不會在有生之年變換的事物;由於理解它們是不斷變化的,不竭的生長、代謝、凋零與枯萎,而後再生。處在現在時空的我,沒有辦法隨時隨地的知道,它們現在成長得如何了;也許空想它們於冬雪過後抽出新芽、在碎冰中開花,或許懷念記憶中那佈滿灰黃色的高原、惦記父親種的那棵茶花樹、掛念家裡柚子園今年的收成。我們都時不時地想像,在那一頭的風景是否還是一樣?這一刻,自身情感藉由植物作為投射的標的,而有歸屬感的滿足。事件與情緒記錄在更迭的生長,連結而產生濃郁的鄉愁;而同時時間的流動、地點的移動與記憶,經由植物於畫布上的再現因而能夠被儲存。

描寫自然的繪畫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其仿造與重新植入的生活景象與批判,非為純粹的自然,而是給予一美學與人文的想像,並與時空和土地產生緊密的關係。出自對純潔和野性的嚮往,
試圖將自然物與人為介入相互拼接、重新建構、融入個人情感並再現;藉著地景和植物的移植,擷取出其型態,並刻意捏造或安排,將畫面呈現出好似靜止、位於循環中的剎那間。葉的飄動與茁壯,初芽的生長乃至型態的轉換,對照理性推移的落筆,由植物型態裡萃取出相對應的筆觸與速度感、身體感。在濕潤與乾硬的線條間、色塊與明暗面的空隙中,嘗試將描寫的對象物呈現一移動的狀態,紀錄片面乃至永恆的繁榮與頹敗、侵蝕與耗損的美。同時暗示時間在畫面上的消去抑或不存在,留下的是永久的生長、同時消逝的雙重指向性:關於過去和未來的茁壯與凋零,以保存記憶中相應的氣味,把景色封存於回憶中時空的永恆當下,即便不知道它現在為何種顏色。

「盆栽:背離自然的現代生活」

現代生活對自然來說是危險且不平衡的。試想一個沒有植物的城市景觀:我們追求先進與科技,達到一整潔而乾淨的目標,生活充斥著塑料射出成型的物件、工業鋼板的冷冽與水泥的溫和堅實;此時骯髒的泥土是不必要的,所有能夠吸引蚊蟲而缺乏包裝的有機物是充滿細菌而惡臭的。似乎遺忘生氣蓬勃的自然,那取之自然、帶給萬物能量與活躍的基本要素。

真的能夠喜歡如此一般的現代城市嗎?睡前窗外呼嘯而過的改裝引擎聲,水岸規劃完善的人工造景,充斥吸引觀光客目光的虹彩粉飾,與那些安插在植物身上引人注目的霓虹彩球和塑料文字。人們偏好脫離真實,生活在一個不斷製造希望的城市。這座座文明城市似乎讓現代人失去了接觸自然、面對自然的能力,也限制了其空間,使之喪失對於純粹的細膩想像:關於情感與自然的連結。現代社會持續地製造一人工的牢籠,在其中滿佈捏造的虛假幻象,造就人類對文明城池的不盡嚮往:「從自然而生,進而遠離自然。」

植栽恢復了都市的和諧與整體感,綠意盎然的生命姿態足以溫暖我們,減少痛苦和空虛,讓我們覺得與自然更加接近。從盆栽的種植開始,得以映照自身,短暫的回歸自然、舒緩苦痛。日復一日地看著它們,順著窗台陽光的地方伸去,仿若重新回到自然的懷抱,回到生活並結束城市中的麻木感,以恢復內在對於自然的意識平衡,短暫的逃離。

對自然成癮是天性使然。從沒離開花園的我們,是被社會結構操縱,淡忘了如何與自然共存。人人都想要感受到愛、快樂與追求自我內心的寧靜,但偏偏這座城市與社會變化快速的無力感並不允許我們這麼做,因此我們種植、擁有與蒐集。把自然帶回灰色空間,藉以逃離至都市中的一小片綠地、藉以體現生命。細心照料的付出與尊敬,如同自我的茁壯,療癒挫折與創傷。看著植物的生長,而理解如何當一個人;向草木土石學習,成為一個人。 read more

Tranquil Leaves – 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2018.3.17 - 4.15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寧靜的陪伴Tranquil Leaves
陳泓圻 個展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3.17 – 4.15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描寫自然的繪畫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其仿造與重新植入的生活景象與批判,非為純粹的自然,而是給予一美學與人文的想像,並與時空和土地產生緊密的關係。出自對純潔和野性的嚮往,試圖將自然物與人為介入相互拼接、重新建構、融入個人情感並再現;藉著地景和植物的移植,擷取出其型態,並刻意捏造或安排,將畫面呈現出好似靜止、位於循環中的剎那間。葉的飄動與茁壯,初芽的生長乃至型態的轉換,對照理性推移的落筆,由植物型態裡萃取出相對應的筆觸與速度感、身體感。

陳泓圻在濕潤與乾硬的線條間、色塊與明暗面的空隙中,嘗試將描寫的對象物呈現一移動的狀態,紀錄片面乃至永恆的繁榮與頹敗、侵蝕與耗損的美。同時暗示時間在畫面上的消去抑或不存在,留下的是永久的生長、同時消逝的雙重指向性:關於過去和未來的茁壯與凋零,以保存記憶中相應的氣味,把景色封存於回憶中時空的永恆當下,即便不知道它現在為何種顏色。 read more

Eternity and a Day –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2018. 1.20 – 2.4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
黃禹銘、李世文雙個展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展期|2018.01.20– 2018.02.04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我問過你,明天會持續多久?」
「比永遠多一天。」 ——安哲羅普洛斯《永遠的一天》

時間彷若一條流動的長河,可是對此次參展藝術家而言,時間的流動,是由無數個定格、不流動的切片排列而成。當我們想要留住某個時間的切片的時候,它其實是存在於我們的意識與想像中流動的,因為在我們的期望中,我們希望那個時間切片再繼續下去。

在創作者的眼中,時間向來不是流動而不止的。藝術家以創作節選時間、在當下回顧過去的永遠,以灰白的口吻,述說夾存於創作之中的永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