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itating Intimate Intimidation

阮永翰試圖透過各種形象來回收四肢勞動過後的餘剩價值。如幻肢一般,這些形像伴隨著沒有被遺忘的記憶,在殘體的過勞之中,描述動作無法停止的原因。

read more

Playing with Fire

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金・提爾 個展

「旅程回來後,我將所現有的一切拋諸腦後。」
– 金・提爾 Guim Tió Zarraluki

帶著有如亞曆克斯・卡茨 Alex Katz 的鮮明與簡潔、高更 Gauguin 的色彩、大衛・霍克尼 David Hockney 的活力,金・提爾 Guim Tió Zarraluki 踏上了一條追尋真正自我的旅程。 . . . 

read more

CEMETERY OF OBJECT

Lu Yi-Lun, Lin Yi-Chi Group Exhibition
物塚
呂易倫、林羿綺 聯展

撰文 / 呂易倫、林羿綺

本展覽為左營計劃的尾章,在面對多年前已被拆除殆盡的荒地為出發,用抒情的方式為這塊荒地上的曾存在與消逝的物種,以影像的兩種不同流動形式詮釋在廣大的物塚之上那些屬於「靈」的不可視精神,也試圖以可被視覺化的媒介重新透過編導、拍攝,描繪出創作者所給予的想像連結。 . . . 

read more

My Beloved Wouldn’t Save Me!

我家的狗不會來救我
賴威宇 個展
Lai Wei-Yu Solo Exhibition

文字編輯 / 賴柏衡

兩年前在伊日藝術台北空間賴威宇的個展『腦補沙龍』,藝術家對於自己在台灣學習、認知、體驗藝術的經驗與其有趣又荒謬的現象還原於展場中,腦補沙龍呈現了賴威宇的藝術觀點和對藝術的反省。 . . . 

read more

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

Nobuhiko Terasawa Solo Exhibition

寺澤伸彥個展

撰文 / 寺澤伸彥
翻譯 / 賴麗曲

我的繪畫創作涵蓋了「稀有性的」、「象徵性的」、「創新性的」等元素,這是需具備能面對一切價值觀的變化性,且必須擁有與全部事件的關聯性,透過光線浮現出的影像是我認知的主要核心部位,必須持續深入下去的。 . . . 

read more

Arrested Development

發展受阻

撰文 / 劉耀中

“ 不要行動,只要思考(Don’t Act. Just Think.)- 紀傑克 Slavoy Zizek ” . . . 

read more

The Euphoria

Xevi Solà Solo Exhibition
狂喜 |塞維.索拉個展

編輯 / 李世文

「我在創作時,對於將色彩重組,從沒有過任何的猶疑。雖然這聽起來很沒有科學依據,我想這就是人們口中『與生俱來的直覺』。近年來,在創作時我漸漸變得有使用色彩的強迫症,總是想要一口氣把所有的色彩都用上。但心中又反向的想要抑制自己,對於色彩使用上的狂熱。也想在使用的過程當中,找到一個平衡。」——Xevi Solà . . . 

read more

The Last Farm Boy

Chen Han-Sheng Solo Exhibition
陳明福 |陳漢聲個展

【展覽自述】
學會與家人道別,永遠不嫌晚,但總是感覺遲,與土地相處的感覺,也是如此。應該要很熟悉,其實很陌生,以為陌生就不在意,卻又放在心上,難以抹去。北上讀書工作,至今已邁入六年,回到家鄉舉辦個展,以「陳明福」為展名,為了要紀念一段與爺爺的陌生情感 。
我的爺爺陳明福,大家都叫他「鼠仔」,一個一輩子待在高雄大社的莊稼人。鼠仔過世後,再回到福仔耕種的土地上,兒時嬉戲的場景不禁湧現,而泥土裡不時可以挖到的陶瓷碎片,則是回憶的一部分,這個碎片也是鼠仔在整地時,會遇到的日常,而曾經每天被使用的農具,如今也被靜置在工寮許久,不再被使用。
藍白的陶瓷碎片,象徵著無名氏的歷史,是被迫無關緊要,並被迫自我淘去,靜置的農具,其實也從未真的罷工。物件總透過被使用過的痕跡,召喚一個以農入藝的創作方法。倘若農具對鼠仔來說,只是一個工作的「傢伙」,而務農時挖掘到的碎片,是一個鬆土時欲除掉的障礙,但在我來說,農具是一個對抗土地,以及對話的媒介,而這些碎片,或許就是我得重新耕耘的新土地。藝術應該是一種勞動,不崇高,卻很珍貴,有價值,但不是沒有價錢,如此,藝術才有機會跟鼠仔一起下田。
這些無法辨識的藍白陶瓷碎片,以及不捨丟棄卻又不知道怎樣處理的農具,在展覽結束後,或許仍然是無可名狀的,透過展覽,我希望能可以分享這種無奈卻強烈的無可名狀。 . . . 

read more

The Rainbow Bridge – Lee Li-Chung Solo Exhibition

bar

彩虹橋|李立中個展
The Rainbow Bridge|Lee Li-Chu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4.14 – 5.13
茶會|2018.4.14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孤寂冷眼而曖昧感性,藝術工作者李立中熱衷庶民文化情感細節與流動,長期關注歸屬、宿命、後全球化處境等議題,近年來則自溺於賽鴿文化研究。嚮往天上飛的視角,及過度迷戀賽鴿歸巢的本能甚至到某種狂熱的程度,曾ㄧ度自詡為鴿子,卻在想像與現實的拉扯狀態中驚醒。原來身為一隻賽鴿的使命跟活著要像人同樣,與生俱來肩負著無法拋開的宿命。以鴿子作為自我創作的情感投射,不再只是簡單的鄉愁,神秘低調的賽鴿生態也反映人類社會的現況。這裡可看見當代奴隸的難以翻身,有多少還妄想著能階級翻轉,當下卻也是最接近夢想的時候。在處理自身與鴿子的關係的同時,如何在資本社會洪流中找到見縫插針的位置,是創作者現階段處理的課題,李立中意圖將自己的無能為力徹底展現在他的藝術創作上。

「彩虹橋」這檔展覽名稱是挪用台灣原住民族< 賽德克>對彩虹信仰的尊崇,看見每個肩負的使命堆砌成一道亮麗的彩虹。創作者想為承載著人類慾望的賽事留下記錄,有所本的擬造或改編戰場上的聽聞,並以檔案文件形式呈現,作品《忠勇 vol.1》就是一份報紙,同時也是中華民國空軍的精神口號,這檔展覽作品也包括大量攝影、手繪,及部分的立體作品。過去擅長運用媒材的廉價性與物理現象詮釋作品的感性浪漫,而這檔展覽作為階段性轉換,創作者不再拘泥內心抒情的書寫,將視角落實在社會的現實上。在眾人還懵懂不知之際,創作者有強烈談論他們的迫切感,將喃喃自語轉化為速食般的媒體神話卻又顯得苟延殘喘,欲透過賽鴿生態作為創作脈絡的狀態下,賽鴿的樣貌與我們的處境能更顯得文學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