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YIRI ARTS

21.03.18 - A woman with three breasts

HCL1181501|侯辰璐|環形劇場Circular Theatre-1|64×94cm|2017|墨、毛邊紙

撰文 / 李世文

三個乳房的女人,似乎成為了侯辰璐的創作標誌;從1990年的《Total Recall》中三個胸部的妓女,到2014年《American Horror Story: Freak Show》中長著三個乳房的陰陽人,甚至是現實生活中,曾為媒體寵兒的Jasmine Tridevil,三個乳房成為了超越尋常肉身慾望的存在,在萬眾的眼光之下成為了獵奇的標的,一如她們在戲裡、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們如何活用這不尋常的肉身。
然而何為尋常的肉身?在侯辰璐的筆下,體態豐腴、三個乳房的女體、赤裸裸地在城市中閒蕩。她們如其所是,大膽地挑戰觀眾的眼睛,甚至由畫中回眺;彷彿回應了眾人的獵奇審視,說著肉身的存在、肉身的權利,生來便是如此。

華燈初上,城市私語,以肉體織錦
關於女性豐腴的身體、肉身的堆疊,藝術家說道,幼時的生活記憶伴隨著父母工作的工廠,那種九〇年代群體生產線的環境,下工後所有人都會在公共澡堂洗完身體才回家;熱騰的蒸氣及工廠婦女的豐腴身材,成了侯辰璐童年最深刻的回憶。由記憶轉化出的,是燻燒的土偶或白描於紙上一層層的肉體織錦,猶如儀式般互相挑弄軀體、或是上個世紀的老舊城區:鐵柵欄、霓虹燈、厚重的塑膠招牌。華燈初上,藝術家創造的都市帶著觀者到了另一個時空,畫中人物交頭接耳、在角落鬼祟、傾視著畫外的觀者,彷彿她們早已意識到了畫外的對象。要說她們的赤裸、在暗巷交纏的鏡頭觸犯了禁忌?但她們的適在,彷彿那些畫面只是她們日常中的一片一段,似乎昭示了衣冠完整的我們才是異議份子,我們以為的觀看,事實上正被她們無止盡地打量著。我們總是被這諾大世界的千奇百怪勾引出好奇心,侯辰璐憑自身的兒時經驗,企圖在這樣的集體眼光下做出回應,何為群體社會下的主流價值,而在這樣的社會價值下,肉身的慾望又該給予什麼樣的空間?

21.03.18 - The Rainbow Bridge

leelichung_2018_document_THELOYALTY_open-3

彩虹橋The Rainbow Bridge|李立中個展 Lee Li-Chung Solo Exhibition

文 / 李立中
編輯 / 賴柏衡

孤寂冷眼而曖昧感性,藝術工作者李立中熱衷庶民文化情感細節與流動,長期關注歸屬、宿命、後全球化處境等議題,近年來則自溺於賽鴿文化研究。嚮往天上飛的視角,及過度迷戀賽鴿歸巢的本能甚至到某種狂熱的程度,曾ㄧ度自詡為鴿子,卻在想像與現實的拉扯狀態中驚醒。原來身為一隻賽鴿的使命跟活著要像人同樣,與生俱來肩負著無法拋開的宿命。以鴿子作為自我創作的情感投射,不再只是簡單的鄉愁,神秘低調的賽鴿生態也反映人類社會的現況。這裡可看見當代奴隸的難以翻身,有多少還妄想著能階級翻轉,當下卻也是最接近夢想的時候。在處理自身與鴿子的關係的同時,如何在資本社會洪流中找到見縫插針的位置,是創作者現階段處理的課題,李立中意圖將自己的無能為力徹底展現在他的藝術創作上。

「彩虹橋」這檔展覽名稱是挪用台灣原住民族< 賽德克>對彩虹信仰的尊崇,看見每個肩負的使命堆砌成一道亮麗的彩虹。創作者想為承載著人類慾望的賽事留下記錄,有所本的擬造或改編戰場上的聽聞,並以檔案文件形式呈現,作品《忠勇 vol.1》就是一份報紙,同時也是中華民國空軍的精神口號,這檔展覽作品也包括大量攝影、手繪,及部分的立體作品。過去擅長運用媒材的廉價性與物理現象詮釋作品的感性浪漫,而這檔展覽作為階段性轉換,創作者不再拘泥內心抒情的書寫,將視角落實在社會的現實上。在眾人還懵懂不知之際,創作者有強烈談論他們的迫切感,將喃喃自語轉化為速食般的媒體神話卻又顯得苟延殘喘,欲透過賽鴿生態作為創作脈絡的狀態下,賽鴿的樣貌與我們的處境能更顯得文學性。

「彩虹橋」展覽中的攝影作品《Candy 糖果肖像系列》,創作者刻意為他們拍攝肖像照片,更有別於以往隨性抓拍風格(Snap Shot),在與被攝者的對峙過程中看見他們的舉動與回饋。這些肖像照片也是《忠勇 vol.1》裡的一個篇章,作為生命競賽中人生勝利組的此曾在,彩色的畫面卻比較像美夢乍醒下的人生。而手繪作品《鴿子》也是2016年底發表過的作品,作品張數仍舊持續累積中,是最貼近創作者個人狀態的內心書寫。將自身所飼養的鴿子用色鉛筆手繪在再生紙筆記本的翻頁裡,檔案式的日誌體敘述著鴿子的生命史,而《尋鴿啟示-558》則使用廉價色紙大量印製,以廣告傳單堆疊形式呈現,希望眾人能幫忙賽鴿遺失之事。

創作者透過日常生活、藝術創作呈現對鴿子無盡的愛,滿心關懷著賽鴿的遭遇與處境的同時,眾人眼裡或許自我沈迷在烏托邦世界裡,將資本社會的無事生產所造就的虧欠轉移到鴿子身上,但這就像作品《尋鴿啟示-558》的錯用「示」字,將單純的協尋之事轉化為一種領悟,愛是條件交換下的產物。這般脈絡的幾件作品在媒材運用上選擇大量廉價複製或是長期曝曬而殘破不堪的材質詮釋下,(無)意識地顯露了對生命的殘暴,那群鴿子在戀人、主從關係等多重身份的扮演中,感性浪漫的包裝赤裸裸的將一生展現在眾人面前。最後,同為展覽名稱的作品《彩虹橋 #3》將生命編碼與個人後設全球化的處境投射於作品上,在轉化為生活周遭常見的政治性物件的當下,你可以看見大量色彩鮮豔的腳環堆砌而成的一道亮麗彩虹,靜靜地佇立在那兒。

21.03.18 - CRUEL STORY OF YOUTH

LWY173508|賴威宇|放學打完才能回家|116.5×91cm|2017|油彩、畫布

青春殘酷物語Cruel Story of Youth|林宜姵、邱君婷、金・提爾、時永駿、陳佑而、葉誌航、賴威宇

撰文 / 張聖坤

1945年,日本的投降宣告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正式結束。1951年,美軍佔領日本,兩國簽訂了第一次的《美日安全保障條約》。戰後的社會瀰漫著一股絕望與希望並存的普遍意識,50年代起源於美國的垮掉派詩人們(Beat Generatation)奠立了60年代嬉皮的思想與文化根基,跨越著藝術、音樂、文學等不同的媒材,年輕人們交換著血液和體液,一起共享著不會成真的那場夢。遠東這端的日本年輕人們也感染了濃烈的戰後憂鬱、戰後的狂放,他們反抗著一切,政治、經濟、甚至是整個社會的思想環境。

《青春殘酷物語》是大島渚的第二部長片電影,時空背景的設定正是60年代美日第二次的《安保條約》簽訂前夕。日本在戰後的文學與電影思潮,最初就像《青春殘酷物語》那樣充滿著爆發力,年輕人們浸淫在暴力與危險之中,為了還尚未實現的理想而努力著。到了8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漲到了頂端,社會與經濟環境開始瀰漫著濃烈的末日情結,年輕人們對於未來的無力感總算厭倦,出現了大量拒絕就學就業的尼特族(NEET) ,文學與電影的發展也開始漸趨冷靜寂寞,而這樣的消極意識主流於非主流的普遍意識之中,他們再也不願付出努力去改變什麼,甚至連作夢都嫌奢侈。
伊日藝術在《青春殘酷物語》中帶來七位藝術家,他們和所有時代的年輕人一樣,用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命經驗,走過那些殘酷的年歲,留下印記,朝著下一個青春永駐的世代前進。

西班牙藝術家Guim Tio喜歡蒐集老東西,他在二手市集裡面找到一捲八釐米膠卷,裡面記錄著一支3分44秒的黑白家庭錄像。馬德里很少下雪,但每個家庭都一樣,總會在難得的下雪日,拍下孩子們在雪地上打滾、玩盪鞦韆、扔雪球等遊戲的畫面當作紀念。Guim將那卷八釐米膠卷拆解攤開,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將每個小框格中的人臉用刮刀剔除掉。當可識別的五官符號被抽離了,畫面中的那對兄弟,就像另個時空背景的你我一樣,挑弄著觀者的記憶。
藝術家邱君婷除了「女性」藝術家的身分之外,去年她又新增了一張「妻子」的標籤。君婷的作品經常是以家庭作為創作的核心主題,在她2017年的新作當中,她以廣大的荒野空間作為世界觀,雪白的狼、飛鳥、鹿透著腹部的嫣紅,懷抱著下一代生命,繼續勇往前進。

「終身為伴」是藝術家林宜姵在2018年開始延伸的系列主題之一。宜姵在2017年發表的個展《最後一頁麥德布魯》是以逝去的情感作為主命題,將甲蟲象徵為恐懼與壓力的符號。在新系列中,宜姵將她的符號訊息以更隱晦更超現實的形式呈現在作品之中,例如在湖中各自漫遊的兩隻天鵝的距離關係,看起來是既疏遠又陌生,但漫天飛舞的彩帶卻就像慶典似的在祝賀著什麼,其畫面的違和感與矛盾,仍是她這次意欲呈現的作品主題核心。
賴威宇的繪畫世界,就像費里尼那匹暗藏禍心的木馬,呈現的是一張張千奇百怪的我城眾生相,奇幻誇張的情節,洋溢著叮叮咚咚嘉年華式的歡樂。從早期較為寫實的人物畫,到逐漸走向富幻想、象徵、劇場氣息的創作路線,賴威宇將看似荒謬的事件,以孩子般的遊戲心,將畫布塗抹得像費里尼的彩色萬花筒,邀請觀者進入其中一起狂歡、喧囂,但在陽光照不到的角落,我們同時也看到了人生的無奈與荒涼。

雕塑藝術家陳佑而在就讀北藝的時期就進入了台北動物園擔任志工,負責導覽解說,並學習製作標本的技術。從沖繩縣立藝術大學博士班畢業之後,佑而目前留在沖繩藝大任教,同時進入沖繩動物園繼續研究近代動物園的發展與人類關係。《If I woke up next to you》是以肢體殘缺作為視覺表現的系列作品,當我們在路上看到一位斷手的人、或是一位瞎眼的殘疾人時,我們會產生相當程度的同理心;但我們看到一隻斷腳的狗或瞎眼的貓時,心理所激發出的情緒似乎未達人類等級的同理心,而是更傾向於相對旁觀的同情心。熱愛動物的陳佑而以寫實動物的雕塑形象,結合著動物與人類之間的形象,意圖喚醒觀者對於生物、對於自然的這份天性,這份愛戀之心。

《家庭相簿》是藝術家葉誌航在2017年的個展主題,他將自己童年時期的相簿重新翻拍放大,用寫實的繪畫技巧將照片重現,並加上自己對於兒時的一些回憶和想像;就像我們會將國小課本上面的那些人物肖像加上帽子、領帶、甚至是讓他們施放氣功波等等的惡搞圖像,葉誌航將充滿回憶的相片完整的重現之後,再用刮刀將顏料剃除,透出底部那些絢麗的螢光色料,把這些舊照片舊回憶,用一種充滿童趣的形式重新再現。

藝術家時永駿從2009年始發表的作品系列《日常體制》,便開始將異化的物件拼湊在畫布上,以夢境似的視覺呈現形式進行創作。畫面雖是組合式的超現實呈現,但作品中出現的元素仍是以現實存在的人、事、物做為基礎。他抽出敘事主體,將客體的符號簡化、物化,並分解主體與客體之間的關聯性,建構出失序、非線性的時空畫面。這次展出時永駿在2010年發表的作品《示範生活 – 植物學》,在畫面中我們可以看到課桌椅上的花草果物交錯滿佈,課程好像很忙碌的進行著,但教室中的孩童們卻各個心不在焉,打著呵欠闔著書簡,陷入自己的異想世界裡。佈告欄上的紙張在孩童的奇想中幻化為紙鴿,乘載著孩子們的意識一起逃竄出教室,順著飛洩的軌跡,視線被引導到司令台前一個孤坐的孩子,一個不曉得是想要塞進紙箱、還是被紙箱困住的孩子。時永駿的作品乍看之下總是絢爛華麗,這些符號就像一塊塊彩色的積木般造型獨立,他精挑細選的將它們堆積起來,蓋出一座每個孩子都傾羨的小城堡。但在心理層面上,這座城堡或許是鏡面的,觀者們透過時永駿的作品,看見的卻會是自己的回憶。

在《青春殘酷物語》中,女主角放浪的在夜晚上了陌生人的便車,小混混男主角擊退了意欲玷汙女主角的中年男子,兩人相識。他們各自睡著那些富裕的中年男子中年婦女,從他們身上得到金錢與社會資源,回過頭再來談著自己的愛。而這當然不會是整個社會中的唯一一種選項,女主角的姊姊與前男友則是面對著殘忍的現實,為了生計而存在。那是一個靠身體,靠意識反抗社會的年代。在伊日藝術《青春殘酷物語》中,七位藝術家各自以自己的視點,汲取這個世界中的虛幻與現實、絕望與希望。

LYP180905∣林宜姵∣Mate for Life-I∣27x35 cm∣2018∣油彩、畫布

21.03.18 -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圖片 1
⼈與機器悖論的殊途同歸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張碩尹個展 Ting Tong Chang Solo Exhibition

撰文.編輯 / 張碩尹 張云瀚

「吞下藍色藥丸,起床後,故事都將結束;吃下紅色藥丸,我就帶你去見識見識。」而相信自己可以掌握自身命運的尼歐Neo,選擇吃下紅藥丸好看清「真實」。被眾人當成救世主看待,最後卻得面臨無限迴圈,無法避免毀滅的悖論,這是科幻電影的新里程碑【駭客任務 The Matrix】的核心主軸。對照張碩尹第一次的台灣個展,從17、18世紀風靡歐洲的自鳴鐘(Automata)帶入,與英國知名學者⻄蒙·謝弗(Simon Schaffer)合作,從對理性秩序、科學的推崇嚮往,再者反方對機械的非理性恐懼,在這兩股思想激辯下,藝術家與不同學門跨域合作,打造當代自鳴鐘,試圖用這樣的藝術生產關係理清無解的悖論。」

哲學的玩具|
在中世紀前工業化時期,齒輪、水磨、煉鐵技術的精進,和鐘錶業的助益下,開啟了自鳴鐘的輝煌時代。歐洲一線大城如巴黎、倫敦、阿姆斯特丹開始出現做工精緻的鐘錶,除了基本的報時功能,表面還擁有華麗的飾物,設計機械系統表現複雜擬真的動作,如彈琴宮女或振翅的機械鳥,甚至玻璃噴水池等浮誇的功能。如實的反映了啟蒙運動以來的哲學企圖,證明人類能夠運用理性思維克服原有的缺陷,好達到更完美的理想社會。因此自鳴鐘背後擁有了更多精神面的正面意義,代表著發揚科學、教育大眾的用途。

人工的智慧|
但也因為「模仿人類的機器」技術日益精進,相對的反而帶來更多的焦慮。如沃爾夫岡·馮·肯佩倫(Wolfgang von Kempelen)所製的⼟⽿其魁儡(the Turk, 1770)。是一座可報時又可自動對奕的自鳴鐘,還在當時打敗了拿破崙、富蘭克林等名人和無數挑戰者,轟動了歐洲社會。如此超人的智慧反而引起恐懼,開啟了思辨,成為日後人們反思科技進步帶來負面效果的理論基礎。從【銀翼殺手】、【魔鬼終結者】等經典電影都可看出機械終將取代甚至毀滅人類的反烏托邦思考。而這兩方爭辯已久的悖論也將是藝術家對我們當代現今社會的一個提問。嘗試在這無解的命題下,用藝術的手段引領觀者找到自己的答案。

08.03.18 - 寧靜的陪伴Tranquil Leaves |陳泓圻 個展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2018.3.17 - 4.15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寧靜的陪伴Tranquil Leaves
陳泓圻 個展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3.17 – 4.15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描寫自然的繪畫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其仿造與重新植入的生活景象與批判,非為純粹的自然,而是給予一美學與人文的想像,並與時空和土地產生緊密的關係。出自對純潔和野性的嚮往,試圖將自然物與人為介入相互拼接、重新建構、融入個人情感並再現;藉著地景和植物的移植,擷取出其型態,並刻意捏造或安排,將畫面呈現出好似靜止、位於循環中的剎那間。葉的飄動與茁壯,初芽的生長乃至型態的轉換,對照理性推移的落筆,由植物型態裡萃取出相對應的筆觸與速度感、身體感。

陳泓圻在濕潤與乾硬的線條間、色塊與明暗面的空隙中,嘗試將描寫的對象物呈現一移動的狀態,紀錄片面乃至永恆的繁榮與頹敗、侵蝕與耗損的美。同時暗示時間在畫面上的消去抑或不存在,留下的是永久的生長、同時消逝的雙重指向性:關於過去和未來的茁壯與凋零,以保存記憶中相應的氣味,把景色封存於回憶中時空的永恆當下,即便不知道它現在為何種顏色。

08.03.18 - 青春殘酷物語Cruel Story Of Youth |藝術家聯展 Artist Group Exhibition

web-official

bar

青春殘酷物語Cruel Story Of Youth |藝術家聯展 Artist Group Exhibition

參展藝術家|林宜姵、邱君婷、金提爾、時永駿、陳佑而、葉誌航、賴威宇
展期|2018.3.10 – 4.8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1945年,日本的投降宣告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正式結束。1951年,美軍佔領日本,兩國簽訂了第一次的《美日安全保障條約》。戰後的社會瀰漫著一股絕望與希望並存的普遍意識,50年代起源於美國的垮掉派詩人們(Beat Generatation)奠立了60年代嬉皮的思想與文化根基,跨越著藝術、音樂、文學等不同的媒材,年輕人們交換著血液和體液,一起共享著不會成真的那場夢。遠東這端的日本年輕人們也感染了濃烈的戰後憂鬱、戰後的狂放,他們反抗著一切,政治、經濟、甚至是整個社會的思想環境。

《青春殘酷物語》是大島渚的第二部長片電影,時空背景的設定正是60年代美日第二次的《安保條約》簽訂前夕。日本在戰後的文學與電影思潮,最初就像《青春殘酷物語》那樣充滿著爆發力,年輕人們浸淫在暴力與危險之中,為了還尚未實現的理想而努力著。到了8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漲到了頂端,社會與經濟環境開始瀰漫著濃烈的末日情結,年輕人們對於未來的無力感總算厭倦,出現了大量拒絕就學就業的尼特族(NEET) ,文學與電影的發展也開始漸趨冷靜寂寞,而這樣的消極意識主流於非主流的普遍意識之中,他們再也不願付出努力去改變什麼,甚至連作夢都嫌奢侈。

伊日藝術在《青春殘酷物語》中帶來七位藝術家,他們和所有時代的年輕人一樣,用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命經驗,走過那些殘酷的年歲,留下印記,朝著下一個青春永駐的世代前進。

08.03.18 - 人與機器悖論的殊途同歸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張碩尹個展Ting-Tong Chang Solo Exhibition

2018.3.2 – 4.1 台北空間 Taipei Space

人與機器悖論的殊途同歸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張碩尹個展Ting-Tong Cha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3.2. – 4.1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吞下藍色藥丸,起床後,故事都將結束;吃下紅色藥丸,我就帶你去見識見識。」而相信自己可以掌握自身命運的尼歐Neo,選擇吃下紅藥丸好看清「真實」。被眾人當成救世主看待,最後卻得面臨無限迴圈,無法避免毀滅的悖論,這是科幻電影的新里程碑【駭客任務 The Matrix】的核心主軸。

對照張碩尹第一次的台灣個展,從17、18世紀風靡歐洲的自鳴鐘(Automata)帶入,與英國知名學者⻄蒙·謝弗(Simon Schaffer)合作,從對理性秩序、科學的推崇嚮往,再者反方對機械的非理性恐懼,在這兩股思想激辯下,藝術家與不同學門跨域合作,打造當代自鳴鐘,試圖用這樣的藝術生產關係理清無解的悖論。

21.01.18 - On Paper|金.提爾紙上作品展 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2018. 2.3 – 3.4 駁二空間 Pier-2  Space

bar

On Paper|金.提爾紙上作品展 Guim Tió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2.3 – 3.4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金.提爾將自己的創作手法稱為「眼睛手術」(eye surgery)——將雜誌、海報上原有的人像其油墨溶解、覆蓋、重新化其妝髮,沈靜地回應了媒體、廣告塑造出的主流價值:「美的、高貴的、時尚的、消費的。」種種訊息,讓我們忘卻了背後真實的人性;厚重顏料卻又如新的豔妝,如此鮮明,演示了畫中人物的性格。不同於過去的系列中人像彷彿吊高嗓音,以明烈的神情和線條挑逗著觀眾;此次的新作有如劇場般地安排,靜默著,在灰色的城市上演一齣懸疑戲碼——「她是精明的秘書、他是盈滿愁容的少年;婦人、中年男子、小說家、上班族⋯⋯。」肖像的神情浮出一絲絲的不安與躁動、呼吸著片刻的寧靜,彷彿一切將要發生,而核心卻無人能夠窺見。

21.01.18 - Durbec | 賈費特.布蘭奇個展 Jafet Blanch Solo Exhibition

2018. 1.26– 2.25 台北空間 Taipei Space

bar

Durbec | 賈費特.布蘭奇個展 Jafet Blanch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1.26 – 2.25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Jafet Blanch童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閱讀中度過,尤其對動物圖鑑、百科全書、插畫書情有獨鍾。時常著迷般地,一頁一頁的細心翻閱、細細觀察在每一頁上的圖畫。如同複製、貼上一般,在他的眼中持續進行著;而也非常喜愛用筆與紙,恣意地塗鴉。

Blanch自稱自己是那種,在創作時會一直持續畫、一直畫,畫到不想畫為止。創作目標不單單只想要呈現各種人事物的表象,更想傳達其內在的重要性。就好像生活中的每一個形體,都如同在鳥籠中的松雀。人們會因為松雀的鳴叫聲,有了好惡。如同在觀看展覽中,有些作品受到許多人關注喜愛;有些作品則無。但對於Blanch來說,自己之於作品,每件作品對Blanch來說都具有其重要意義。

21.01.18 -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黃禹銘、李世文雙個展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2018. 1.20 – 2.4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
黃禹銘、李世文雙個展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展期|2018.01.20– 2018.02.04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我問過你,明天會持續多久?」
「比永遠多一天。」 ——安哲羅普洛斯《永遠的一天》

時間彷若一條流動的長河,可是對此次參展藝術家而言,時間的流動,是由無數個定格、不流動的切片排列而成。當我們想要留住某個時間的切片的時候,它其實是存在於我們的意識與想像中流動的,因為在我們的期望中,我們希望那個時間切片再繼續下去。

在創作者的眼中,時間向來不是流動而不止的。藝術家以創作節選時間、在當下回顧過去的永遠,以灰白的口吻,述說夾存於創作之中的永恆。

Older Posts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