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28.07.18 - The Last Child

最後的孩子|莫妮卡·蘇畢迭 個展

The Last Child|Mònica Subidé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楊幸寧

 

「最後的孩子;我喜歡談論童年,

因為多過於記憶,能一直陪伴在我們身邊的就是感覺和知覺。」

—Mònica Subidé

 

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的Mònica Subidé,今年首次於台灣舉辦個展,帶來不同系列的作品,討論著一個共同主題: 童年。多年以來,她讓自己沉浸於探討童年的世界裡,研究起童年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 是在森林裡被一群馴鹿圍繞在身旁的夢境,還是愛麗絲掉進兔子洞裡的童話故事,或是女孩手握住鳥、男孩頭頂著魚、蝴蝶停在身上的畫面,小時候曾經看見的、夢見的、發生過的、幻想的童年光景,不同時期的孩童階段,Mònica用她厚重模糊的筆觸與大量中性色調一一重擬而出,乍看像是黃綠粉黑各色色塊交叉堆疊,細看畫中的動物人類又栩栩如生般迷走於森林草地。

 

腦海中遺失的童年記憶,其實身體都記得。記得在爸爸背上熟睡的安心感、記得媽媽牽著你手握手的溫熱感、記得和手足玩耍嬉戲的親暱感、記得走入童話世界裡的驚奇感、記得每一個家庭事件的喜怒哀樂,身體的感知往往多過於腦中的記憶。小時候午休的夢境,同學編造的鬼故事,害怕上學考試的夢魘,對於長大成人的恐懼,現在的我們雖早已淡忘夢的內容、害怕的原因、或是恐懼的根源,但這些遺留下來的情緒感觸,總會在某個悄然無人的時刻爬回我們的身上,從肌膚的觸覺開始再到雙眼的視覺與耳朵的聽覺。Mònica畫的即是這些兒時的敏感情緒感知,藏於畫中人物表情之下的脆弱心靈,天真童趣之外對於恐懼的惴惴不安,沉溺於夢境幻想的無邪,皆逐一在她的畫筆下顯現。

 

最後的孩子,在我們身為小孩子的最後一刻,在我們成為女人或男人之前的最後一個夢境,在要成長蛻變前的最後一個暑假,Mònica持續探討這些記憶所遺留下來的感覺和知覺。追尋童年光景看到的畫面,身旁的童話人物,豢養的想像動物,消失的親人,她將成長的時鐘指針暫停,使我們停留在長大成人前的最後一秒,靜靜感受這些專屬於孩童的敏銳知覺。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