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30.05.18 - Column : Enjoy Miserable Tragedy


台北台北

享受人生的谷底 | Column : Enjoy Miserable Tragedy

撰文 / 盧怡安

藝術家倪瑞宏和我約在西門町的泡沫紅茶店碰面。

星座算命投幣筒、貝殼裝飾、鞦韆座椅、缸裝珍奶……,一切都非常復古懷舊,不,是根本從來沒有改變過。她環顧一周,似乎有點惋惜地說,更古老的那一間已經不再開張了。她的話使我充滿違和感。看起來十分青春洋溢,甚至可以說稚嫩的倪瑞宏,怎麼會這麼老派、這麼懷舊,喜歡二、三十年前的流行?

她說,從小就跟著爸媽聽民歌、懷舊西洋老歌,整個青春期都充滿那樣復古的音符。她特別喜歡那些曲調和歌詞中,彷彿無止盡的樂觀。喜歡到甚至無法遏抑地盲目愛上就像那個時代民歌手長相的學長。連帶愛上當時流行鮮豔到刺眼的配色,花稍重複的幾何圖案,和這些仿佛沒有憂慮,少女感滿溢的浮華裝潢泡沫紅茶店。

於是在她的畫作中,我看見了彈奏不停的「無止盡的樂觀」。主題永遠是人,主人翁全都有一種很認真卻很傻氣、很嚴肅卻很爆笑、很慘卻很執著的表情與故事。像是穿得很辣卻從樓梯上跌下來摔死,臉上表情仍認真覺得自己很棒很美的女孩。太特別了。

我沒意料到,許多故事情節,竟然是真實發生在她身上的悲劇和低潮。

她跟著個性不合、方向衝突的老師學陶作,最後慘到只能把自己的塗畫興趣,發揮在零食紙盒等垃圾上。或者,遇人不淑,愛上莫名其妙的爛咖加三級,在風中苦等對方兩小時,最後只能回家邊哭邊畫邊聽老派卻有治癒力的爸媽級民歌「True Love」,來解決自己各種失敗感情的苦悶。

她筆下的人物,永遠都這麼慘,卻好像不懂自己身陷什麼樣的深淵,呈現著一種樂觀感。就是這樣的衝突,反而有一種治癒別人的幽默,讓她的作品,在我心中,變成一個獨特的存在。

也慢慢透過她的觀察,才讓人發現宇宙中有這麼多荒謬的人物,就在身邊週遭。像是當她在眼鏡行打工時,夜晚,來了一位被人用摩托車載卻雷殘摔車,滿身傷疤繃帶的妹仔,很堅持在這個時候,上門來補充她一隻眼是紅、一隻眼是藍的嚇人虹膜變色片。或者,親戚鼓勵漂亮的倪瑞宏去考空姐,當她認真看完所有空姐考試教戰守策,瞪大眼睛地瀏覽那些畫著大濃妝躺在地上示範CPR女孩的影片,報考的時間已經悲劇性的過期了。但沒關係,這些荒謬的悲劇角色,都變成她畫筆下的故事。

最近,她把遇上稀奇古怪情節的人物們,一一集合畫成長卷。每一位都是人生谷底中的谷底,卻因為倪瑞宏獨特的詮釋、眼光和令人莞爾的可愛,成為苦悶觀眾的心情出口。結果是挺令人享受的,不是嗎?


謝謝你不愛我|1024x35cm|2016|黃素描紙、鉛筆、廣告顏料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