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30.05.18 - Column : Yellow Fever My Ass

去你的黃熱病 Column : Yellow Fever My Ass

撰文 / 王若鈞

離開里約的 Vidigal 貧民窟[1]之後,本來預計飛往哥倫比亞的首都波哥大(Bogota),也約好了要和 MullenLowe SSP3 的團隊見面,聊聊他們從2010年開始執行的幾個著名計畫。

哥倫比亞直到2016年,都還面臨著緊張的內戰關係,政府軍和游擊軍長達數十年的僵持和對峙,「和平」有如同天方夜譚的存在。而 MullenLowe SSP3 這個有趣且難以定義的團隊,發揮創意之餘,整合政府資源、媒體力量、廣告行銷,在軍隊真槍實彈的戒備和護衛下,深入叢林執行呼喚游擊士兵回家的社會計畫,如Operation Christmas、Rivers of Light、Creativity Fights Back 等等。我在某次機緣看到這些計畫的相關影片之後,震撼不已!

然而,期待的喜悅並沒有持續太久。在里約機場辦理登機的時候,地勤人員以一種事不關己、且叫我趕快閃開因為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的口吻,不耐煩地說:「要從巴西飛哥倫比亞,必須要有黃熱病的疫苗注射證明,你有沒有?你沒有,那就不能登機。你問我怎麼辦,我怎麼會知道?不然你先去旁邊找航空公司,看能不能換機票。」

焦急地詢問了其他不中用的航空地勤,發現當地接踵疫苗需要等十天才能拿到證明(沒錯,他們說通常要先花個兩個鐘頭在醫院排隊,然後再花個五秒打完疫苗,之後還要花個十天才會等到一張紙),而我本預計只在波哥大待一週。眼睜睜地看著原定的班機飛走、已刷卡的住宿報銷,想著這趟旅程要怎麼繼續?

「啊,原來這就是南美Style啊!」不禁心中默默的吶喊。好在,除了哥倫比亞和玻利維亞之外,巴西不管飛哪裡都不需要疫苗証明,心一橫,我直接往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飛去。

那真是一個可怕的城市!

或許是因為旅途的不順,或許是因為去你的黃熱病而多待了一週,或許是因為這個城市實在過於嘈雜,也或許是因為當時台北有急需處理的工作。林林總總的,讓我對這個城市沒有太多正面的印象。

市區內此起彼落、震耳欲聾的喇叭聲,即便是有交通號誌的馬路或街口,「所有」駕駛仍會在經過「每個」路口時大按喇叭。當地人笑著解釋,說這是種「打招呼的禮貌」,意思在告訴行人:「嘿,我要開過去囉,你快閃開吧。」這是他們長久的習慣,也是一種累積的默契。

聽覺的喧鬧、總是塵土飛揚的街景,加上不時要禮貌回應印加民族的熱情關切,在南美一個半月之後,顯得心力交瘁。「對的,我一個人旅行」、「我來自台灣,不是中國,更不是泰國」,這些對話每天不知道要說幾遍。

於是,讓人忘記利馬其實擁有不容錯過的普克亞納遺址(Huaca Pucllana)、將太平洋盡收眼底的翠綠海岸(Costa Verde),還有親人黏人的街貓、傳統美食和道地的中華料理。而我也是在利馬的當代藝術館(Museo de Arte Contemporáneo Lima),和韓國藝術家Do Ho Suh 的作品《Staircase》重逢,記得第一次欣賞,是在倫敦 Hayward Gallery 的 Psycho Building 展覽之中,一晃眼居然已經十年了。不覺有點惆悵。

不過那下一站,可是傳說中的馬丘比丘啊!

[1]:筆者南美洲之旅的記錄,從伊日藝術誌 Vol. 18開始,目前連載至本期 Vol. 22。


Staircase

Huaca Pucllana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