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30.05.18 - Antique

古道具|Antique

撰文 / 張聖坤

明治28年(西元1895年)以杜絕盜品之買賣為原由,日本政府訂定了古物商取締法,在昭和24年(西元1949年)時,於現行法令中訂定了古物營業法,開設了古物營業許可、古物商及古物市場主等營業的相關法令,也是日本古物營業循法的最早依據。古物商在營業分類中有明確條列的13項目,除了具有工藝價值的美術品、書冊、和服、車輛等具有較高市場價格及文化價值的分類之外,一些普遍的中小型生活道具如家飾品、碗盤、電器等,在近年內也進入相當興盛的買賣熱潮之中。

不論是在70年代香港重慶大廈裏頭那些非法移工開立的二手商店,或是現在仍盛行於歐陸上的yard sale,這些物件的來源或是盜品、或是家裏不要的二手舊貨,它們以相對低廉的價格流通於市場交易之中。可是在現代的交易市場,相對珍稀的生活古道具也漸漸晉升到一如古美術般的存在價值,不只其市場價格飆高,人們對於破舊物件的青睞心理,似乎也晉升為一種特定的品味傾向。伊日藝術在這次的策展主題「古道具」中,舉薦四位鍾情古道具的參展者,分別是日本古道具熊川店主邱芷瑩、金工職人モリソン小林、木雕職人水田典寿,以及台灣藝術家時永駿。我們挑選出這四位職務身份不同的參展者,同以「古道具」作為命題,提出他們的展品中不同的詮釋角度。

古道具熊川

在十五世紀初,日本有一種修補破裂食器的傳統工藝技術「金継ぎ」,是以漆料先行接著、再以「蒔絵」之技術飾以金粉,將破碎的陶瓷製品重新拼製,延長其使用壽命。古物的修復技術具有多種不同的心理出發點,或許是對於珍愛之物的不捨之情;又或許是在經濟不濟的情況下無奈地續用老舊物件。但在古道具熊川店主邱芷瑩的心中,將生活投入過去的美好年代之中,許是一計強健精神與心靈的良方。畢業於臺北藝術大學的古道具熊川店主邱芷瑩具備各種不同金屬、玻璃製品、木作等傢俱的修復技術,她走遍日本關東地區各蚤市,蒐集那些破損的珍奇道具並加以修復,將以一種pop-up shop的形式於伊日藝術台北空間展出。

モリソン小林

「當感受到大自然寄贈之物的龐大之時,我們才能感受到自己是多麽渺小的存在、我們才能體會到如何抱有謙遜之心。這一份情緒,絕對不能忘記。」Morison Kobayashi於1969出生於東京,受到考古學家的兄長影響,他自幼就對博物學抱持著濃厚的興趣。Morison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工業設計系,專攻空間造型,畢業後曾在設計師百人以上的大型室內設計公司工作三年,於2001年後退出上班族身份,以自己的專業金工技能及心儀的考古之情,投入專職藝術創作。Morison非常喜歡大自然環境,他仔細地將登山時拍攝下的植物照片加以分類建檔,並以金屬擬造出植物其堅強與脆弱並存的造型特性所產生的生命之力。
「金屬的繡漬也是大自然所賦予的現象,就像植物的生命之火即將逝去之前的乾枯之姿」Morison將自然植物消長的時序拉長,令他的金屬植物永遠保持在腐敗之際,那令人心憐的姿態看似被他永恆保存下來了,但遍佈於空氣中的氧原子總是情不自禁的奪走鐵原子身上的電子,金屬植物終將發繡脆化,在Morison的世界裡,永恆之於整個地球,或許也只能是那麼一瞬間的事。


水田典寿

「我並不傾向於任何一邊,我只想捕捉下、那纏繞在脆弱與其延伸出的堅強之間的空氣。就像在時間流動相當緩慢的那種場合裏,緩緩地湧入懷裡的那種東西。」水田1977年生,於2001年畢業於品川職業校金屬造型科後兩年,開始發表以漂流木及廢棄物重組的雕塑作品。水田未必從蚤市中蒐集他創作所需的素材,他反而喜歡在那些在大型垃圾場中搜尋被徹底被廢棄掉的生活物件。
水田透過他的雙眼重新檢視那些廢棄物件,他搶救回那些殘存著靈魂的破損椅腳,在其木質腐敗之處重新雕刻出禽鳥的顱型,將椅腳那流暢的工匠線條轉化為牠們的頸部;或把漂流木的樹根之處細細打磨防腐處理,將塊莖部位重新形塑為霸王魷的光滑軀幹。破敗之物所產生的自然造形是他作品的靈感來源,保留下生活道具中那些透過人為之力所刻造的部分形體,研究遭受大自然之力所破壞之型態,是否能夠轉化為動物之羽翼、爪、角。轉譯是水田的作品中最重要的語彙之一,他將符號重組、塑出一座具有靈魂的動物馬戲團。


時永駿

「自從房子被宣告要被收回的那一刻起,我就開始想著能為這棟房子做點什麼。我希望能保留下這個房子,但房子終究不屬於我的。」這段關於房子的文字敘述,節錄自時永駿2019年將於個展同步展出的六萬字中篇小說。不論是裝置、雕塑、攝影或繪畫,時永駿作品中的懷舊之情不言而喻,自大學時期開始,他便持續發展著雕塑與老舊現成物的組合裝置作品,廢棄的老眷村對當時期的時永駿而言就像遊樂場似的,他經常地穿梭其中,替自己擬定一個幻想中的角色,佐以那些屬於自己的兒時回憶,在古道具及廢棄空間中蒐集著創作時所需的實體及虛擬元素。
他在這次的古道具聯展中展出一件使用了十年之久的破舊沙發、一件老舊的藍色洋裝及其相對應的繪畫作品。破舊的沙發經年累月地曝曬在窗櫺透出的陽光之中,某天椅墊處被坐穿了,他便拆掉整張皮革,在椅背上繃綁鳥型的石膏雕塑,在彈簧椅墊上滿佈各種不同地方蒐集而來的老舊球體,製成一件擊鳥遊樂儀;而在那件貌似制服的藍色素面洋裝上,他縫滿了顏色斑駁的七色鳥隻。時永駿就像尚未被污染的兒童一樣,也具備著造語的特質,他在神遊過後,總能冷靜地回神,以奇想去美化自己的生活點滴,編導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成人童話,挑戰著觀者的辨讀能力。


時永駿|藝品店.C – 有鳥群的藍色洋裝|47x67x30cm|2017|FRP、衣料


時永駿|藝品店.B – 一個有鳥的夢|61x91cm|2017|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