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2012-2018 © YIRI ARTS ALL RIGHTS RESERVED

21.03.18 - Back to The Childhood Playground And Be A Director

台中酒廠鍋爐室之光榮禮讚2015.3連建興120P油畫-m

重回童年樂園當導演|Back to The Childhood Playground And Be A Director

「我是個非常喜歡廢墟的人。它們滄桑、破敗,帶著黑色的陰沈感,然而,許多
細節的靜止狀態,彷彿比世間其他許多東西,還來得恆久。

鮮少有人能轉換廢墟這種形象、這種迷人的魅力,到另一個更令人著迷的姿態。但連建興就是。

連建興筆下的廢墟,老少咸宜。那是發滿綠意,長著角的鹿和半空中的鯨魚都悠遊其間的樂園。每個角落都有戲,都有場景、道具、配角和劇情在展延。眼光可以盯著巡邏好幾回,而還能持續發現新鮮的細節。」

做為一位台灣當代代表性的藝術家,多數藝術迷都不可能對連建興的作品陌生。誇張一點地說,就算作品打上馬賽克,也不難從他擅長特有的藍綠色和廣角的劇場構圖輪廓,嗅出他的味道。簡單的說,他的風格不必多說。然而我好奇的是,何以能將乘載著時間哀愁的破敗場景,轉換得如此童趣活躍?有人知道嗎?

他的童年情感,或許是一個小小的契機。

連建興說,廢棄的煤礦場、無人的工業廠館,的確是他小時候最喜歡鑽來鑽去,再熟悉不過的遊樂場。

拜家裡兩老根本不管他的完全放任之賜,他說自己是:「天一亮就往外跑」,「大概有過動症」。陌生路徑和無人管轄的廠區,他都當自己家家酒領域在闖。

然而那些領域,過了這幾十年,殘破起來時,比什麼都蕭瑟。我曾跟著他往九份更上去的一落已廢村子裡,探險。當天毫無例外的下著雨,風非常強勁。再怎麼往這灰色的煙雨裡面搜尋,也是找不太到樂園感的。

連建興說,他四十歲之前,回到舊地,無疑是充滿感傷的。時不我與、滄海桑田,也畫過許多悲愴抑鬱色調的作品。然而我覺得他有趣而天真,或許也可以說是直接的個性是,他很快覺得沈溺在緬懷裡面,一點意思也沒有,好誠實的立刻把這種沈溺的情感,丟掉。同輩裡面,或許還有許多藝術家,還在大演創傷話題。他想起的卻不只是已壞掉的場景,而是以前自己在這裡面鑽遊寫生的開心。

場景物換星移的情緒由它隨風吧,「我的樂趣還是在畫畫本身。」他非常篤定地說。他當然沒辦法再拿著對開畫板,跑來跑去寫生,但他帶著相機,重新在這些熟悉的童年場景裡面取景。這一次,他要用描繪塗畫本身,去找出樂趣。

平平白白的描繪已經頹圮的工廠,那有什麼好玩?蕭瑟的陸城,他就用畫筆令其沈入水底,開展另外一章水底之城的幻曲。遺世獨立的山中廢村,他就用畫筆令其浮躍上天空雲端,創出另一座似曾相識而調子全數刷新的天空之城。

他根本沒空再去感嘆童年樂園不再,他忙著當導演。

畫面中,他將地平線拉得較高,天空壓得較低,廣角如電影般的取景,壓縮凝聚出劇場氛圍。尤有甚者,他點出其中具戲劇張力的做法是:畫出一個高潮迭起前的停格。

啊,原來這位導演,不是在畫面中安排最高峰的那一場大戲啊。其實就像是電影中,男主角準備去告白前,音樂緊鑼密鼓的那一段,比較吸引人全神貫注,比較令人期待緊張。真正告白那一刻,大概期待都鬆懈了。連建興的廢墟樂園之所以扣人心弦,就在他用幾項小物品、幾尊主角,導演出戲劇高潮前一刻的定格。不說還真不知道,這真是一個令人蠻意外,很有趣的手法。

這才是回到童心不是嗎?孩子們在任何場景裡玩,總會發揮莫大的想像力。再怎麼貧脊空虛,也創造得如寶殿屠龍般盛大滂礡,劇力萬鈞。

連建興用畫布上的導演手法,「重遊」自己孩提樂園廢工廠的方式,讓人很有啟示。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