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of Tomorrow

YUAH Hsin-Yuan Solo Exhibition
明天的故事
袁心元個展

「這個世界似乎有兩個世界,一個世界是明亮穩定的,是秩序且整潔的、有大人在主持的世界;另一個世界是迷路的世界,是從明亮道路的邊界往草叢延伸出去的,越離開道路越往前走越是一望無際的草原,除了一路上用自己的腳把眼前的草壓下去的道路外,只能瞇著眼儘可能地看清遠方有些什麼。還好這兩個世界似乎是可以相互來回的。」-袁心元 . . . 

read more

Imitating Intimate Intimidation

Juan Yung-Han Solo Exhibition
擬壞壞
阮永翰 個展

撰文 / 阮永翰

「我的心在身體的經歷和磨練中漸漸地定型,那形狀如果不是意味著殘缺又是什麼?」
-奚淞,《封神榜裡的哪吒》,1971 . . . 

read more

#thebodything

​Hsu Rae-Yuping Solo Exhibition
身體東西
徐叡平 個展

水壺的「物性」不在於它的物理組成而在於它作為器皿的存有方式,在於它的「空」。以此類推試問身體的「物性」為何? . . . 

read more

Intimate Yet Tender Moment

Lai Wei-Yu Solo Exhibition
很痛很親密
賴威宇 個展

賴威宇的繪畫作品一直以來都以幽默詼諧的手法呈現出強烈且複雜的情緒感受,恐慌的、憤怒的、孤獨的、悲痛的、狂歡的等等…,而讓這些情緒在單一個體或群體中交疊、混淆、以至於難以辨識其情緒的確切向度,進而呈現更加混沌的焦慮感。
而賴威宇也不斷的在尋找這些焦慮的載體,因而發展出許多系列主題與手法。
從個體的焦慮狀態到集體式的恐慌奔逃,例如團體活動、校園師生、家庭成員,都是賴威宇畫中常見的『受害者』。 . . . 

read more

Playing with Fire

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金・提爾 個展

「旅程回來後,我將所現有的一切拋諸腦後。」
– 金・提爾 Guim Tió Zarraluki

帶著有如亞曆克斯・卡茨 Alex Katz 的鮮明與簡潔、高更 Gauguin 的色彩、大衛・霍克尼 David Hockney 的活力,金・提爾 Guim Tió Zarraluki 踏上了一條追尋真正自我的旅程。 . . . 

read more

ART NEWS

Mori Art Museum
森美術館

近幾十年來在全球世界各地發生了不同的災難,從2001年的911事件至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與海嘯災害。面對這些悲劇的事件,許多藝術家藉由創作來將災難所遺留下來的影響或故事,傳承至未來的世代。“災難與藝術的力量”這檔展覽將聚焦於藝術如何處理突然重擊群體的大型災難、個人性的悲劇、以及在復原的過程中藝術所扮演的角色,盼能藉由”藝術的力量”這股動力將負面能量翻轉成正面的力量。 . . . 

read more

COLUMN : GORGEOUS PUNCH

華麗揮拳

撰文 / 盧怡安

一個人被壓制在地,跨坐在其身上的另一個人,揮拳相向。看起來暴力的畫面,捏緊的拳頭和被揍的臉旁,迸出的卻是繽紛歡樂,鮮黃色、天藍色、橘色、桃紅色的彩色小紙花。這種華麗又痛快的打法,是藝術家賴威宇的作品中,常出現的招牌主題。 . . . 

read more

FRIENDS WITH BOOKS – ART BOOK FAIR

柏林藝術書展

撰文 / 吳思薇

我想許多柏林人都有同感,十月是柏林最美的季節,在這個有40%以上綠地的城市,當季節變換,秋風吹起,所有樹梢上的葉子一瞬間都曬黃了。在漫漫夏季四處度假的柏林人紛紛回到城市裡,收心回到工作中,而在臨冬最後一個週末,柏林也聚集了來自歐陸各地的藝術書迷,與各地的藝術出版商、以紙本為媒材的藝術家、藝術雜誌總共超過200個書攤一起聚集在漢堡車站當代美術館裡,摩肩擦踵的宣達各自對於出版品的熱愛。 . . . 

read more

My Beloved Wouldn’t Save Me!

我家的狗不會來救我
賴威宇 個展
Lai Wei-Yu Solo Exhibition

文字編輯 / 賴柏衡

兩年前在伊日藝術台北空間賴威宇的個展『腦補沙龍』,藝術家對於自己在台灣學習、認知、體驗藝術的經驗與其有趣又荒謬的現象還原於展場中,腦補沙龍呈現了賴威宇的藝術觀點和對藝術的反省。 . . . 

read more

The Matter of the Memory

努里雅·法瑞個展 Núria Farré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莊千慧

「我哥哥與嫂嫂送我一張我未來姪子的超音波照片,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姪子的臉龐的輪廓。幾天後在我們家的家庭相冊中,看到一張哥哥小時候,在石頭休憩的照片。讓我不禁將姪子的超音波照聯想在一起,兩張重疊的影像如同姪子Mati正在爬山,勇敢地在母親的子宮當中漸漸的成長,如同登山一樣。一步一步的攀爬,當攻頂時也是出生之日。 . .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