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彩虹 Rainbow |漢娜・伊淇個展 Hanna Ilczyszyn Solo Exhibition

04.10.17 - 彩虹 Rainbow |漢娜・伊淇個展 Hanna Ilczyszyn Solo Exhibition

2017.10.27– 2017.12.03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彩虹 Rainbow
漢娜・伊淇個展 Hanna Ilczyszyn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0.27– 2017.12.03
茶會|10.27 Fri.18:00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漢娜・伊淇今年於伊日藝術台中空間的個展,將台灣城鄉間充滿熱情、奔放的南島性格與長期定居的比利時城鎮作對比。漢娜從小就對於在世界另一端的亞熱帶國家充滿著許多好奇,也常常幻想,在世界的另一端,那裡人們又是如何的生活著?兒時這樣的想像力,使得漢娜的作品帶有一抹沈默得令人參不透的神秘感;低彩度基調的人物肖像,遮蓋著色彩熱烈的塊面、線條;畫中的人物,像是惡作劇、玩著捉迷藏,總是在畫面中隱隱地窺探、凝視著什麼,帶著早熟卻又充滿好奇心的眼光,時而活潑、時而詭譎、時而沉思,猶如漢娜以水滴、陽光折射出的彩虹作為陰陽的比喻,如同生於非熱帶國家的人們,懷有奔赴對於亞熱帶彩色的想像。

漢娜將台灣比喻為一個充滿個各種色彩、各種美食的國家。而這些視覺與味覺上的新體驗,在比利時是前所未有的。對於漢娜而言,彩虹代表著可以帶領她遨遊與探索世界的另一端。而本次個展的靈感創作,源自於彩虹帶給漢娜的許多人生體悟

25.09.17 - 2017|許聖泓個展 Shiu Sheng–Hung Solo Exhibition

2017.10.21– 2017.11.19 駁二空間 Pier-2 Space

bar

2017 | 許聖泓個展 Shiu Sheng–Hu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0.21– 2017.11.19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繪畫作為人類最古老的藝術形式之一,時至今日,以平面繪畫作為表現媒材的藝術家,都難以逃脫龐大繪畫史設下的許多陷阱。 許聖泓也無法例外,早期的創作狀態面對著繪畫龐大的傳統,將繪畫視為感性運作的平台,直到2010年開始的《風景》系列創作,有別於以往創作呈現的繪畫性,許聖泓避免陷入鑽牛角尖的繪畫史問題,選擇了「如何使用繪畫」作為創作的路徑,與感性描述說掰掰。

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對許聖泓來說總是一層介面,以及許多尚待釐清的訊息,這些介面可以是語言,可以是影像,「認識」總是必須透過許多管道〝交互閱讀〞著,才有辦法直探表層背後的意義,因此許聖泓試著將他的繪畫變成一種載體。2013年在南海藝廊的個展《我計劃這趟旅行,那裡有著異國情調》,畫布尺幅刻意選用了長型大尺寸的比例,觀看風景畫的時候彷彿也是瀏覽著16:9的寬螢幕。作品創作時,許聖泓除了挑選檔案內容重新繪製,特殊的筆刷筆觸和珠光顏料的使用,讓觀眾在觀看作品會因為不同的角度、光線,不同層次的圖像彷彿雜訊般,不斷的閃現交織在一起,觀眾唯有透過不斷地讓身體遊走、閱讀,才有辦法一窺作品的全貌,這樣特殊的觀畫經驗,幾乎成為他作品的個人標誌。

25.09.17 - ART Taipei 新人推薦特區 | 伊日藝術@吳家昀 Chia-Yun WU

YIRI ARTS @ ART TAIPEI 2017 貴賓預展|2017.10.19 公眾展期|2017.10.20– 2017.10.23 展覽地點|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大樓一館

bar

MIT新人特區|伊日藝術@吳家昀 Chia-Yun WU
貴賓預展|10/19 (四) 15:00-21:00、10/20 (五) 11:00-14:00
公眾展期|2017/10/20~23
10/20 (五) 14:00-19:00
10/21-22 (六-日) 11:00-19:00
10/23 (一) 11:00-18:00
展覽地點|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大樓一館
展位 Booth|M05
_
《時間的風》以一種哲學性的思維探究影像與時間的關係。人類的記憶和幻想常以影像的形式存在於腦海,並依時間的座標垂直或平行漂浮於一虛幻的空間中。藉著時間的線性累積,逐漸模糊的記憶可能轉化為印象,若印象被幻想介入,這些介於真實和想像間的影像可能成為如夢般的抽象情境;反之,若在未來尚未抵達之前以「回憶」的方式組織關於未來的影像,這些游移於未知時空中的幻想即可能化為「存在的事實」。

此展為一個影像與物質媒材交織的裝置系列,源於藝術家吳家昀於國外求學時,因身處離家近一萬公里遠的異地而對過去的記憶產生質疑,也對未來的想像浮現錯亂之感,進而經歷撿拾或重製影像、研究時間的存在、自我文化認同等過程。經由己身經驗,從「影像的本質」探究起「時間的形狀」至「記憶與現實的空間」再到「穿越時空的內在層面」發展出三件創作:〈時空線〉、〈孤島〉和〈空〉,並透過風的概念將之串連,如文學領域的意識流實踐了揉合文本、情感、空間、時間與記憶間的關係,賦予觀者自由探索的空間。

In Search of Inexistent Time navigates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imagery, time and philosophical thought. The human mind often stores memories and phantasies together, floating in an imaginary sea mapped by the coordinates of time, the linear accumulation of which gradually erodes memories into impressions. When our imaginations interfere with these impressions – already adrift as they are in the penumbra between memory and phantasy – they can become dreamlike, open-ended scenarios that we play-out within ourselves. However, if we dip into our imaginations and process pictures from the future as we might process memories, we risk anchoring those images, hitherto inhabiting a space and time as yet unknown, into land-locked, “established fact”.

The installation is comprised of images and found objects, and draws its inspiration from the artist’s doubts and questions about her memories whilst studying 10,000 miles away from home; uncertainties rendered more confusing by her imagination of the future. And so she began to gather images and to re-process them and, through this voyage, research her cultural identity and question the very existence of time itself. Cross-examining her uncertainties under headings such as “the shapes of time”, “the space of memory and reality”, and “the journey of the spirit travelling through time and space” regarding the essence of image, she produced three works entitled A Line Tells, Lonely Island and darkness within darkness. This triptych is bound by the presence of the wind. Much like the stream-of-consciousness writing of the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this In Search of Inexistent Time slips between text, emotions, memories, time and space, still elusively and ephemerally leaving the audience free to explore uncharted territory within the work.

25.09.17 - The Shining |伊日藝術Yiri Arts@台北藝術博覽會ART Taipei 2017

YIRI ARTS @ ART TAIPEI 2017 貴賓預展|2017.10.19 公眾展期|2017.10.20– 2017.10.23 展覽地點|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大樓一館

bar

The Shining | YIRI ARTS @ ART TAIPEI 2017

展出藝術家 Artists|
陳雲 Yun CHEN、邱懷萱 Huai-Hsuan CHIU、鄭先喻 Hsien-Yu CHENG、 丹尼爾.蘇維勒斯 Daniel Sueiras FANJUL、邱承宏 Chiu- Cheng HONG、蓮輪友子 Tomoko HASUWA、李瀚卿 Han-Ching LEE、賴威宇 Wei-Yu LAI、凱 蒙哥馬利 Kyle MONOTGOMERY、寧森 Sen NING、時永駿 Yung-Chun SHIH、孫培懋 Pei-Mao SUN、寺澤伸彥 Nobuhiko TERASAWA、平子雄一 Hirako YUICHI、金.提爾.撒拉路基 Guim Tió ZARRALUKI

貴賓預展|10/19 (四) 15:00-21:00、10/20 (五) 11:00-14:00
公眾展期|2017/10/20~23
10/20 (五) 14:00-19:00 、10/21-22 (六-日)11:00-19:00、10/23 (一) 11:00-18:00
展覽地點|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大樓一館
展位 Booth|G04
_
「藝術家在直覺中尋求神性的共鳴,但是為了創作,他不能停留在這個令人神往的無形國度裡,他必須回到物質世界去完成他的作品。藝術家的責任,便是在神秘的交流和創造的行動中尋找平衡。」- Patti Smith, Just Kids

我們以導演-庫柏力克的「The shining」為題,邀請觀眾一起進入我們的鬼店,找尋那些未果的記憶。庫柏力克在鬼店中交織著龐大且細膩的符號元素。具有同志傾向的父親、被暴行給孤立的母親、丹尼的通靈、還有圍繞著整部電影的阿波羅火箭政治詭計。這些藏在細節裡的魔鬼,便是人們在生命經驗中累積下的各個節點,或許我們不曾說出來,甚至並不確定那些回憶是否真正存在。庫柏力克用象徵性的符號記錄下每一段他的經歷,藝術家的一勾一筆,都隱藏著創作者個人最深層的秘密。就像姜太公一般,藝術的閱讀總是願者上鉤的,觀看者捧著自己的生命經驗,尋覓著作品與自己之間的連結。伊日藝術在今年的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架構一座 Overlook Hotel,邀請國內外多位藝術家進駐。

“The artist seeks contact with his intuitive sense of the gods, but in order to create his work, he cannot stay in this seductive and incorporeal realm. He must return to the material world in order to do his work. It’s the artist’s responsibility to balance mystical communication and the labor of creation.” -Patti Smith, Just Kids

Diretor Kubrick weaves subtle yet immense symbolism throughout “The Shining”. The father’s homosexual tendencies, the mother’s violent isolation, Danny’s psychic powers, and the political conspiracy theories regarding the Apollo space program derived from the film…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here – we accumulate all sorts of nodes in life, even if we doubt the veracity of our memories and never speak of them. Kubrick uses symbolism effectively in chronicling each segment of his life, much like each stroke of the brush contains the deepest secrets of an artist. Like the Great Duke of Qi, the reading of art is a voluntary process of ensnarement, as viewers seek to connect their own life with the work in front of them.

At Art Taipei 2017, YIRI ARTS has constructed an “Overlook Hotel”. With “The Shining” as an overarching theme, we invite viewers to visit our Hotel, in search of memories yet to be fully developed.

25.09.17 - Super Hero|蓮輪友子個展 Tomoko Hasuwa Solo Exhibition

2017.10.13– 2017.11.12 臺北空間 Taipei Space

bar

Super Hero|蓮輪友子個展 Tomoko Hasuwa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0.13 – 2017.11.12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我想捕捉「光」,或者說、我想將「光的軌跡」給呈現出來。與錄像作品相較之下,或許以平面繪畫來表現「動態的光」,確實是較不適切的媒材,但我也不可能因此停止繪畫。無論如何,我都希望能夠以繪畫的前提下,呈現出更閃亮的光。』 —— 蓮輪友子

蓮輪友子的個展名稱「SUPER HERO」,指的其實並不是那些擁有超能力、並拯救世界的超人,而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那些凡人們。有時候我們佇足在街旁小憩放空,目光可能會不經意地落到某個路人身上,如果思緒放的夠空,或許我們還有機會意外發現他/她們的某些肢體動作,就像電影裡的slow-motion般流暢絢麗。不論是神速擋下那顆、就快要砸到自己的籃球的爸爸,或是拿著手帕替自己擦著唇邊冰淇淋漬以及眼淚、那眼神永遠溫柔療癒的媽媽,他/她們那英勇超能的姿態,在孩子的眼中,其實就像是閃耀在日光底下的超級英雄。比起蓮輪手上的繪畫技巧,或許更值得令人注意的是她精準的眼力。她的登山背包上掛著鍋瓢、精實地掛著滿臉汗珠,實地走訪摩洛哥、西班牙、荷蘭的自然環境與古城區,拿著自己的RICOH-GR相機,用內建的低畫質錄影功能,將大自然的景色、街道上的行人,這些天天都發生在我們眼皮底下,但或許從未被我們入眼的瞬間畫面給摘錄下來,繪製成她的作品。

蓮輪友子開幕10

蓮輪友子開幕6

蓮輪友子開幕3

蓮輪友子開幕8

16.09.17 - 空扌 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2017.9.23– 2017.10.22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空扌 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9.23– 2017.10.22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藝術家余孟儒自身接觸創作的途徑是從工藝開始,先是學習技法、認識材質,才慢慢揣摩如何創作,因此創作過程與材質、與手有很深的連結。學習工藝技法也像是在學習如何控制材質的過程。起初以為透過材質創作是讓材質聽命於藝術家的想法成行,但如今回頭看來,受材質的影響更甚。

我們時常能看見一個人的職業對人格特質的影響,這點對應於材質創作者亦是,面對纖維人、陶瓷人、木工人……等等的各種材質創作者,會因接觸的材質特性、施作的方法不同而產生不同思考迴路,材質世界的邏輯會逐漸滲透生活,融入我們與這世界應對的方式。

余孟儒開幕-07

余孟儒開幕-04

余孟儒開幕-03

余孟儒開幕-01

16.09.17 - 風景的聲音ii The Sound of SceneryII | 謝宗翰Xie Zong-Han Solo Exhibition

2017.9.16– 2017.10.15 駁二空間 Pier-2 Space

bar

風景的聲音ii The Sound of SceneryII | 謝宗翰Xie Zong-Han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9.16– 2017.10.15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藝術家謝宗翰透過感官經驗與內在相互交疊,以聽覺及視覺的方式創作並呈現出來。藝術家在觀察生活的過程中漸漸喜歡上迷途狀態,著迷於「新的經驗」與過去的記憶相交疊,當眼前所見的光景變得陌生,「聆聽」成為熟悉景致的方式。在謝宗翰的創作中,繪畫以詩性的口吻描繪生活中細碎的絲縷之音,而聲音譜出了截然不同的內心風景,兩者交揉成為藝術家陳述世界的方式。
「重新聆聽」——如藝術家在嶄新的旅途上所面對的,放下以往對世界既有的認識,重新體驗身旁熟悉又陌生的景致。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10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30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16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29

06.09.17 - The Sound of Scenery II

XZH173201謝宗翰|幫樹寫一封信,寫給風的信|150×150 cm|2017|紙、燈箱

風景的聲音II The Sound of Scenery II |謝宗翰個展 Xie Zong-Han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李世文

迷途:經驗的開始
The Beginning of Being Lost; The Beginning of Feeling More
藝術家謝宗翰透過感官經驗與內在相互交疊,以聽覺及視覺的方式創作並呈現出來。藝術家在觀察生活的過程中漸漸喜歡上迷途狀態,著迷於「新的經驗」與過去的記憶相交疊,當眼前所見的光景變得陌生,「聆聽」成為熟悉景致的方式。在謝宗翰的創作中,繪畫以詩性的口吻描繪生活中細碎的絲縷之音,而聲音譜出了截然不同的內心風景,兩者交揉成為藝術家陳述世界的方式。
「重新聆聽」——如藝術家在嶄新的旅途上所面對的,放下以往對世界既有的認識,重新體驗身旁熟悉又陌生的景致。

聲音:熟悉地述說日常
Voice: Express the Daily Life Routine
謝宗翰在創作的過程中發現,人類的「想像」受視覺、聽覺彼此作為圖像拉扯,他的作品以聽覺召喚視覺的記憶;以視覺嘗試建構聽覺的樣貌。人們往往以「看見」為認識的主體,觀看主導著我們的生活。都會繁雜喧鬧、日常細瑣,時時環繞著我們的聲音更是容易被淡化、忽略的日常經驗。

「如何將聲音留在畫面上?」,將「聆聽」視覺化,便是謝宗翰致力實驗的,打破「看」的疆域,將兩種感官於畫面中連結,繪畫中呈現出「聆聽」的狀態;畫面遊走於抽象與具象的可識之間,是藝術家對自身生命經歷的探尋。「低頻率的、沙沙的、輕的、似有若無的、過去的/留在原地的⋯⋯。」藝術家在自述中描述著記憶中,雙腳踩在沙地上的聲音。畫面中大量的空曠場景、厚重堆疊的肌理、泛白的色調。是創作者對「聽覺」的轉譯,象徵著細碎、難以辨別的幽微聲響。在謝宗翰的繪畫中彷彿能夠感受腳步行移、樹葉摩擦、微風絲絲輕拂,緩慢地吐氣,猶如一場騷動⋯⋯。回到生活,打開雙耳就會發現,聲音是一場無止盡地抱擁,這便是風景的聲音。

聲音地景——生活、記憶、個人的經驗脈絡
Soundspace – Your Own Personal Experience During Life Journey.
音景(Soundspace),由加拿大作曲家Murrar Schafer於1970年代開始發展,「音景」概念將文化發展出三個聲音層次:基礎聲音(Keynote sounds)信號聲音(Sound single)聲音地標(Soundmark),而當中的「聲音地標」便是因人而異,能夠勾起鄉愁、屬於個人記憶中獨特的聲音。

謝宗翰的實驗性創作《隨風而逝》、《離群事件》帶出了當視覺無法與聽覺共同運作時的趣味性。藝術家採集了生活日常:蟬鳴、腳步的摩擦、樹葉婆娑,甚至是難以辨別的吱嘎聲。作品將聲音及盆栽、石塊等物件四散各處,創造出與白盒子相悖的聽覺環境,聲音與物件相組成為未明的事件;我們謹能依稀辨別自己或許身處於樹林、公園,甚至是某種動作正在進行,卻無法將其可視化,它們就像是解謎的線索、記憶中的斷簡殘篇,經由藝術家重新組合,呈現出了「聽覺的風景」,給予每個人不同的想像;它召喚了遙遠的記憶,猶如我們在彼時、彼刻,曾經聆聽過的,而這樣的心象風景,便是每個人獨特的「聲音地標」。於此,藝術家的作品像是築起一座橋樑,通往由聲音構築成的曖昧風景。身處喧囂日常的我們,接觸藝術使生活重新深刻;對日常的重新認識,便由創作來實現。

!必放!漂浮術|72.5×91 cm|壓克力彩|2015
謝宗翰 │ 漂浮術 │ 72.5×91cm │ 2015 │ 壓克力彩
!必放!隨風而逝|尺寸視場地而定|聲音裝置|2016
謝宗翰 │ 隨風而逝 │ 尺寸視場地而定 │ 2015 │ 聲音裝置

06.09.17 - RAINBOW

1737-3 Hanna Ilczyszyn
Hanna Ilczyszyn| Confetti|50×50 cm|2016|Acrylic、Oil on Canvas

 

彩虹 Rainbow|漢娜・伊淇個展 Hanna Ilczyszyn Solo Exhibition

編輯 / 莊千慧

 

形成了彩虹 Creating a Rainbow

雨後,當水滴與陽光在空氣中交會時,逐漸在天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陰雨、陽光——結合了古代中國人民二元自然觀的陰陽概念,將看似對立的兩種特質放在一起後所產生的和諧感,亦是多種顏色組成後的和諧標誌;是一種跨越現狀的偉大理想與將人們從絕望中解救出來的希望。它如同漆上多種色彩的拱門,將兩個位處平行的地方連結在一起。

漢娜・伊淇(以下稱漢娜)今年於伊日藝術台中空間的個展,將台灣城鄉間充滿熱情、奔放的南島性格與長期定居的比利時城鎮作對比。漢娜從小就對於在世界另一端的亞熱帶國家充滿著許多好奇,也常常幻想,在世界的另一端,那裡人們又是如何的生活著?兒時這樣的想像力,使得漢娜的作品帶有一抹沈默得令人參不透的神秘感;低彩度基調的人物肖像,遮蓋著色彩熱烈的塊面、線條;畫中的人物,像是惡作劇、玩著捉迷藏,總是在畫面中隱隱地窺探、凝視著什麼,帶著早熟卻又充滿好奇心的眼光,時而活潑、時而詭譎、時而沉思,猶如漢娜以水滴、陽光折射出的彩虹作為陰陽的比喻,如同生於非熱帶國家的人們,懷有奔赴對於亞熱帶彩色的想像。

漢娜將台灣比喻為一個充滿個各種色彩、各種美食的國家。而這些視覺與味覺上的新體驗,在比利時是前所未有的。對於漢娜而言,彩虹代表著可以帶領她遨遊與探索世界的另一端。而本次個展的靈感創作,源自於彩虹帶給漢娜的許多人生體悟。

 

1737-2 Hanna Ilczyszyn
Hanna Ilczyszyn|Triangle Girl|60×50 cm|2016|Acrylic、Oil on Canvas

06.09.17 - Hold on and Let go

影_1
空扌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余孟儒

自身接觸創作的途徑是從工藝開始的,先是學習技法、認識材質,才慢慢揣摩如何創作,因此創作過程與材質、與手有很深的連結。學習工藝技法也像是在學習如何控制材質的過程。起初以為透過材質創作是讓材質聽命於自己的想法成行,但如今回頭看來,自己受材質的影響更甚。我們時常能看見一個人的職業對人格特質的影響,這點對應於材質創作者亦是,面對纖維人、陶瓷人、木工人……等等的各種材質創作者,會因接觸的材質特性、施作的方法不同而產生不同思考迴路,材質世界的邏輯會逐漸滲透生活,融入我們與這世界應對的方式。

我出身自金工人,與金屬學習讓我認識到這些銅鐵雖鏗鏘銳利,卻也能變得柔軟可塑,但改變金屬的條件在於是否能尊重金屬的特性與極限,使金屬依循溫度與工具彎折、延展、發亮。如同我們能控制植物生長的方向,卻於無法改變其本質一般,當腦中設計的理想凌駕於材料、施作不得其法,材料便會給予強烈的反彈;而當我們接受材料的誠實回應時,材料亦會帶來想法難以探詢的秘境。控制的態度與造成的因果關係吸引我思索,控制方與被控制方的角色關係時而顛倒時而互文,強硬地面對材料就像是高控制的教養方式,迫使材料遵從意志,因而犧牲材料的特性,也使雙方心疲力竭。我試著重新思考自身與身邊存在的控制關係,其中包含了我在創作中使用的馬達方式。

馬達是具有強烈功能性的物件,往往為了驅動特定物件而服務,有著明確的目的性。起初將馬達置入創作中亦僅是為了讓馬達替我做到某種動態,但腦中的想像總是與實作間有些斷裂,常使我感到不快與挫折。而這些在創作中不適的情緒逐漸在生活中,與自然以及其他生命的相處中逐漸有了頭緒。去控制馬達就像是要去控制一隻狗乖乖聽話、去控制生物遷移他們的棲地、去控制人改變原來的生活,認為他人總是能夠做改變,馬達就是會順從我的想法,而不懂為何受到反彈。只有當我們願意去認識對方的世界,另一種語言與需求,才有機會明白對方的價值,進而被教育。才知道相處的關係不是單方面的要求與控制,而是為了能夠共同呼吸。

蔓生_2_2
癭I_2

Older Posts
No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