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未分類

15.11.17 - Experience Art wih 44 Gallery

3.
收藏品|席德進作品與非洲部落藝術

One Piece Club:Experience Art wih 44 Gallery|小巴,藝起走!

撰文 / 黃琳軒

呂英菖,同時兼具藝術家、收藏家、畫廊負責人的三種身份,當身為觀者的我們疑惑如何能在二十年後依舊對一件事物有著如此純粹地鍾愛,他的雙子座特質擁有輕盈有度的質地,相當適合與大家分享箇中絕妙之處。

收藏首要:純粹滿足的是自己,無關他人。從國小時的集郵、到國高中的球員卡、到現在的部落藝術、藝術品,現在回過頭來去檢視當時自己的狂熱與耐心,會發現當你全然投入與喜愛一項事物的時候,你會為此學習更多其它的可能、結識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這些可能與好友們會串連出目前自己的樣態。

部落藝術與當代藝術的對話

部落藝術始於各部族人生活中的各種需求品,例如慶典中配戴的面具,保護家族的雕像,或是身份或角色的象徵配件亦或是具有識別作用的椅凳等等。另外有幾項重要特質,即是每一件物品都是獨立的,也在產生之初就已賦予其用途與意涵,但若以「獨一無二」一詞來形容就會顯得特別多餘。再者,部落藝術品不是以作者的名字來進行藝術市場上的各項評斷,最大的準則即是作品本身獨特的造型感與觀者自己的直觀,這也影響呂英菖亦以直觀的方式看待當代藝術。在部落裡其創作媒材除了隨手易得的木頭,還有銅、鐵或象牙等質材,但這並不會絕對影響它的價值或是藝術性。

小巴廊開始成立之初定位為部落藝術的方向,當到新空間後,以白盒子的概念期許更多的可能性發生。呂英菖試圖將非洲部落藝術與台灣當代藝術家的作品進行對話。有幾種展覽方式:部落藝術主題性展覽,例如「母與子」、「椅凳」、「動物」、「面具」等,將其作品歸類與建構資料庫;交換展,以部落藝術品與藝術家作品進行交換,此「以物易物」的靈感亦源自於部族之間的物品交換模式,講求對於價值的直觀與相互信任;當代藝術合作展,每年會與一兩位藝術家合作,藝術家的創作與部落藝術的原始意象有所對話。以上三種展覽方式皆是系統的整合與積累,當十年、二十年後再將這些作品一系列匯整展出時,就逐漸可以觀察出兩者相互影響後的脈絡。如此部落藝術與當代藝術的對話方式,在歐洲是常見且是當前許多畫廊持續的方向,因部落藝術是以一種純粹的存在促使人們進一步覺察並對當代藝術進行思辨。

真誠的感受比閱讀義涵來的重要

呂英菖:「小巴廊這個名字如何而來、我的義大利名字Som如何而來、為什麼選擇去義大利留學..,很多一切都是沒有預設的。別稱、符號、說法,在生活裡並沒有非要怎樣不可,但也因此,心態在此時就顯得特別重要。你決定用怎麼樣的態度去體驗當下人生的一切?我的心中總會有個『底』,順應的前進著,藍圖是逐漸會浮現的,與其追求涵義上的邏輯正確,不如將心胸放寬去納入一次又一次的體驗更來的誠摯真切。

關於時間軸十年、二十年的那些想法

我的人生有三個重要的轉捩點,一個是到義大利念書,一個是獲得Geisai Taiwan首屆的村上隆獎,最後一個是小孩的出生,許多生命中的驚奇都因這三個階段而開始。在義大利有一段插曲,住院十天並且被宣判罹患癌症、僅剩三年的生命,即使後來發現這只是場誤會,生命的時間、週期、循環成為時常用來檢視自己的一項元素,不僅表現在自己的創作上[1],不知不覺成為一個習慣,在處理畫廊展覽時(如上述)、在面對與家人共度的時光(如下述)等等,都會牽引出一段時間的距離來看待,時間這項元素彷彿包裹了自己許多面向的情感。

家人是呂英菖創作最核心、神話故事般的畫面,人物的形象裡有許多的意涵與寄託,太太是嚮往自由的鳥人、兒子是獵人最信賴的嚮導犬、女兒是兔子人、姪子帶有一整串的麵包、父親是鐵漢柔情的鋼鐵人,母親是象徵最高一對發光的角,哥哥是規矩住在盒子當中的魔法人。每個角色上的紅花代表著心中最掛念的情感,月亮與太陽象徵時間不間斷的前進。呂英菖同時也讓孩子們的塗鴉置留在自己的創作當中,當十年過後,若將一系列作品展出,孩子們的成長也在他的作品當中劃出一道可貴可觀的時空線性。作品畫面的繽紛,看似是平衡死亡恐懼的方式,卻又來得如此珍貴如同是生命的一股璀璨乍洩。呂英菖將自己純粹的情感與美好的人事物封存在自己的創作與收藏中,因此即使二十年後,依舊鍾愛如初。

[1] 呂英菖於義大利就學時期創作一支錄像作品,將象徵一天結束的晚餐進行每日拍攝,拍攝用前的晚餐與完食的影像,共拍攝483天,並將此966張攝影濃縮在3分39秒的影片中。收錄在NABA米蘭藝術學院的網站中。

 
2.
收藏品|葉子奇與上原浩子作品

4.
收藏品|林宏信、陳敬元、張騰遠、吳逸寒、吳耿禎、吳冠德、李承道等人作品

1.
Collector |呂英菖
NABA 米蘭藝術學院
小巴廊 – 部落藝術 終身志工
藝術家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3.08.17 - 家庭相簿Family Album | 葉誌航 Yeh Chih Hang Solo Exhibition

2017.9.8– 2017.10.8 臺北空間 Taipei Space

bar

家庭相簿Family Album | 葉誌航 Yeh Chih Ha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9.8 – 2017.10.8
茶會|2017.9.8. Fri.19:00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DSC6314

_DSC6324

_DSC6336

_DSC6319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9.05.17 - Elbphilharmonie Revisited |易北愛樂廳的再拜訪-藝術家眼中的愛樂廳

圖片 1
易北愛樂廳的再拜訪-藝術家眼中的愛樂廳 Elbphilharmonie Revisited

撰文:吳思薇

在要離開漢堡前的兩個小時,試著在這座一切都新的發亮的城市裡尋找不那麼典型的行程。在大街上撇見Deichtor Hallen的展覽廣告,還以為那個全世界最昂貴的易北愛樂廳,也像潮流般的附上一個建築展,預期走入看見一些建築團隊的草圖、模型、平立剖、材質測試等,屬於建築迷的學術展。不期不待的在雨中步行到展間,卻壓根沒料到“ Elbphilharmonie Revisited易北愛樂廳的再拜訪”其實是一檔來真的藝術策展。

策展人邀集了12位遊走在建築與視覺藝術邊界的藝術家,與打造Herzog & de MEURON易北藝術廳的建築師團隊共同合作。12位藝術家端出的作品,橫跨聲音、裝置、繪畫、攝影到文件。而議題面上,從公共及政治的面向、到建築工人於社會中的群像等,提供了別於一般對於建築學解釋的視角,小至一個個人,大至一種哲學思辨。就一個觀者而言,這展既不像典型的建築展,卻也不像一般命題艱深思考人類世的當代藝術展。

近年來許多奪人耳目的數位建築確實衝擊了,人類對於科技與視覺上的奇觀。許多時候以建築學的主流角度,告訴一般大眾,建築師如何構造理想世界,如何使用最新科技,提供使用者一個最理想也最好的生活方式,而其中的學問、研究、科技如何在建築師的巧思下完美結合,這是多數的建築展試圖告訴觀眾的事情。但在易北愛樂廳再拜訪的策展當中,僅有限的展出數幅愛樂廳的實體攝影、將建築模型放入像是標本櫃的玻璃展櫃中,再無其他解釋。剩下的空間,便是12位背景迥異的藝術家則提供給觀眾另類的、理解建築的方式。

在開展前兩個月,阿根廷籍藝術家Tomás Saraceno運來兩隻大約掌心大的人面蜘蛛進行現地創作,建構了以鐵桿組合成的立方體,架上收音器材,兩隻蜘蛛在其上輪流不停結網,輪替的時候蜘蛛會破壞另一隻蜘蛛的成果。在現場觀看時,蜘蛛網已經被建構的非常繁複,甚至其中一面網連續的輪廓就像是易北愛樂廳的天際線。而當蜘蛛在網上移動時,蜘蛛網被震動的音響,被即時收音且被放大播出。這件作品被命名為Arachno Concert(蜘蛛演唱會),觀眾可以聽見蜘蛛結網時產生的現場演出,而在這件作品前的觀眾,也恍若站在一個進行中的工地現場。

而另一件巨型裝置,造型模擬縮小的易北愛樂廳,卻全由易北藝術廳建築過程中產生的回收廢料所構成。若用最直接的方式感受這件作品,像是一記挖苦,巨型的無機垃圾。這件作品是由比利時藝術家Peter Buggenhout為此次展出的特別製作(台灣觀眾或許對他更有印象的是在2014年台北雙年展中,展出〈盲人引領盲人〉的系列作品。)而現場這座15公尺高的巨型裝置,人在不算小的展廳中,仍要抬頭仰望。將一座費資千億的劃時代建築物,以其製作生產中的廢棄物加以擬像。這樣尖銳的對立,除了心理直觀的衝擊外,更是將兩者的差異對比,說是挖苦或是嘲諷當然簡單,但,不如看作是一種記憶的斷裂、正常的失序、或是日常的崩壞,以喚醒某種直覺式的情緒震動。

在展場的另一角落,來自威尼斯的女性藝術家Monica Bonvicini,發下一份問卷,給參與此次工程的建築工人“你的女友/老婆是如何看待你的工作的?”由於參與工程的建築包工來自不同國籍,問卷也自然以不同語言被呈現,藝術家將蒐集而來的問卷以素樸的框裱上,無間隙的掛上視平線的展牆上。像這樣有如人類學田野調查般的資訊,邊行進邊閱讀的緩慢過程中,將原來隱形於偉大建築誕生的事件下的個人,重新顯影了。

總的來說,這個特殊的策展為無論對於藝術或是建築,都帶來了一些有意思的觀點,好像這個劃時代的愛樂廳神話不再那麼完美無瑕般的偉大,除了資金中斷工程卡關的困難以外,我們還有各種角度可以加以理解。每一個到漢堡來玩的觀光客,或許都會到易北藝術廳中一探究竟,排上長長的隊伍領取免費的入場票,在預定的時間現身入口,搭上宛如要進入未來的緩慢而近似無限的手扶梯。
這個共同經驗,則更使得此次看展的觀眾,難得的體驗與展出藝術家達成某種共通的理解,而藝術家針對這個主題所做出的作品,似乎顯得離觀眾特別的近,甚至許多觀眾還沒走到近得足以閱讀到作品標題或理念前,就聽見共鳴的笑聲。這個難得的策展設定,之於藝術、之於建築都得以突破某種既定的結界,使得觀眾獲得了特別新鮮的觀展體驗。

完全不無聊的展出看完,讓人不經想問這座號稱史上音響效果最好的愛樂廳,除了被扁平的理解為人造工程的世界奇觀外,還可以被識別成什麼。而再往遠一點看,或者這個策展更大的野心是在討論,建築之於社會或是個人,還能被理解、被想像、被思考成什麼?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8.04.17 - We Are Humorous Families |我們是幽默的一家人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們是幽默的一家人 | We Are Humorous Families

撰文:盧怡安

幽默感這東西,應該是天生的,而且說不定跟遺傳有關。同一家人,笑點是有默契的。當藝術家蕭筑方的創作,遇到一點點平緩期,小她十三歲的弟弟,路過隨口一句,竟成為了一個新系列的highlight。讓蕭筑方的幽默路線,又發展出新的一頁。

藝術家蕭筑方的筆下,有一種獨特的幽默感。其實可能只是一張佔滿畫面,很囧的臉;或是縮著脖子,超彆扭的姿勢。但單單是這些,從最平凡生活中揪出的表情或動作,常常觸動最直接自然的反應,讓人莞爾一笑。很想邊笑邊推她說:「妳很煩內!」

近期,她那些佔滿整個畫面的臉部表情,開始騰出了一點點位置,讓一些小配件在畫面中出現。這些配件,更是欠打的令人發笑。不是一把搔背的「不求人」,就是在看電視吃飯的人旁邊,飄來飄去的「鬼火」。那些看起來無厘頭的安排,卻在畫面中自我產生了連鎖效應和化學變化。一面很想嘀咕:「到底哪來的靈感?」一面又不爭氣的笑了。

蕭筑方說,小配件這條新路線,起因於她把舊作靠在牆上,由於工作室不大,不小心滴到了顏料,流下了幾條痕跡。她覺得有趣,於是幾滴不明痕跡,成了畫面中身佩十字架的傳道士,皺著眉(但卻兩眼分神)看著的對象。

她發現筆下無言的表情,跟這樣的小配件,很能在畫面中自我對話。無關的關聯,讓人饒富興味的在其中發掘再三。她便開始實驗,看到底能變出哪些極為無關又有意思的小道具。

有時候還真難想。想不出來。一天,她隨口問問,半年前搬來和她同住的弟弟,「欸,這個人要讓他手上拿什麼好?」弟弟不考慮半秒,馬上說:「不求人。」姐弟便相視大笑了。幽默感這種東西,還真是天生的,而且八成跟遺傳有關係。同一家人的笑點,帶著默契。

蕭家的招牌是黑色幽默。像是某年過年前,她和妹妹兩人都在和母親鬧彆扭、生著氣,家裡氣氛四分五裂。年夜飯那晚,照例要端出整尾全魚的,母親卻默不吭聲端出了把魚切成一段一段的魚湯。看到魚段在湯中載浮載沉,本來在生氣的蕭筑方,也忍不住大笑了。

小她十三歲的弟弟,在長大的過程中,其實交集不多,卻是影響蕭筑方創作很重要的人。

創作?青春期學畫的蕭筑方,其實不了解什麼叫做創作。沒有可以看著描摹的東西,她就不知道要畫什麼好。那時修的一門課,開始得要創作。「明明大家都在虛應故事,我一個人不知道在那邊熱血什麼,很想把它畫好。」蕭筑方說:「但我修得很痛苦。所有同學好像都交差了,我卻畫不出來。」

那時弟弟才國小二、三年級,剛好很迷戰鬥陀螺的年紀。蕭筑方路過客廳看到他,一個人拿個本子畫得很起勁。「我走近一看,他畫得全都很草率嘛,陀螺飛過去的時候,就是兩撇這樣。」一張紙的畫面,斜斜分割成沒有邏輯的好幾塊,他自己居然可以連成一段故事。

她心想,這樣也可以?「我就偷學他這招好了,不要想那麼多。」她回想當時,迷惘許久的困擾,突然解開,她心跳變快,熱血的心情也沸騰起來。很快,她就交出了當時「一顆被吸走的頭」系列作品。嗯,聽名稱就是蠻沒有想很多的。得到了旁人說:「妳這樣畫,妳們老師可以喔?」的驚嘆評語。說得誇張一點,小弟一開始就「奠定」了蕭筑方無視別人、特立獨行的創作路線。

弟弟求學的幾年,年齡差距甚大的姐弟,幾乎沒有太多交談。不過,最近畢業了的弟弟,開始找工作,姐弟又重聚,一起生活。從「不求人」這張畫開始,令人有點期待,蕭氏姐弟不知道又可以「一起」創作出點什麼,在生活中微不足道卻又真真實實的無厘頭系作品呢。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8.12.16 - ART NEWS | 藝術新聞

ART NEWS | 藝術新聞

編輯:莊千慧

1_2

1.法西里畫廊|Galerie Cecile Fakhoury, Ivory Coast

來自阿爾及利亞的Dalila Dalléas Bouzar 認為透過創作,讓自己從生命的枷鎖中解放並找到自由。 創作題材主要探討阿爾及利亞的獨立戰爭和九零年代發生的內戰之創傷歷史與記憶反思。於本次展覽中,將再度從自我的生命經驗出發, 結合文字、影像資料與平面繪畫來詮釋。匯集了Bouzar於不同時期的平面、影像裝置作品展出。
In Her Room|Dalila Dalléas Bouzar
2016.12.09-2017.02.18
Galerie Cecile Fakhoury, Ivory Coast

2-2

2. MAXXI 博物館|MAXXI Museum, Rome

Letizia Battaglia 同時是攝影師也是影像記者,但最為人知的作品為拍攝義大利黑手黨的影像紀錄系列。不但造就 Battaglia 擁有「義大利黑手黨攝影師」之稱,還被公認為當代最重要的攝影師之一。本次個展中,展出高達兩百件以上的攝影作品,其中不乏紙本刊物、影像訪談與電影的相關攝像紀錄。更將帶領觀者見證回顧,過去40年義大利人的生活方式與社會變遷。
Just for Passion | Letizia Battaglia
2016.11.24-2017.04.17
MAXXI Museum, Rome

3-1
3. 佩斯畫廊|Pace Gallery, Bejing

李松松為中國當代繪畫著名的藝術家,這次「北京之聲:北海」個展將展出過去三年的重要作品及2016年的最新創作系列。李松松的作品多以老照片為基底,並採用繪畫顏料將畫面進行拆解甚至破壞。暗示、表現或重新詮釋重大政治或歷史事件,以強烈的筆觸及色塊樹立起鮮明且極富浮雕感的繪畫風格,但又不讓作品本身掩蓋原始老照片圖像的痕跡。

北京之聲:北海|李松松
2016.12.10-2017.02.11
Pace Gallery, Bejing

4-1
4.里昂美術館 | The Museum of Fine Art Lyon, France

綜觀藝術家 Matisse 的一生,生活都離不開創作。使用的創作媒材非常的廣泛,包含現成物、筆、墨水、鉛筆、鵝毛筆等等。展覽將以線性方式闡述藝術家的一生:從20世紀初時以學徒的身份開始學畫,直至個人生涯最後的著名偉大傑作。作品以平面與立體作品交錯呈現,互相呼應。並原地重現Mattissee個人工作室的氛圍,讓觀者一探藝術家生前極為私密的工作室擺設與創作歷程。

Le Laboratories Intérieur | Henri Matisse
2016.12.02-2017.03.06
The Museum of Fine Art Lyon

5-1
5. 古根漢美術館 |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由華裔策展人翁笑雨和侯瀚如策畫的最新展覽,匯集來自中國、香港、台灣藝術家的九件全新創作。參展藝術家有饒加恩、闞萱、 孫遜、孫原&彭禹、曾建華、陽江組和周 滔。透過講故事的方式來審視與認知「地緣」的實踐。探討當今社會的諸多現象,在過往與當下、神話與現實、理性與瘋狂、個體與集體等看似對立的關係中游刃有餘地自由穿梭、構建連接。

Tales of Our Time | Group Exhibition
2016.11.04-2017.03.10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6-3
6. 柏林市立畫廊 | Berlinische Galerie,Berlin

Cornelia Schleime 在1953年出生於東柏林,於德列斯登美術學院專攻繪畫。由於作品對於當時的民情太過標新立異,而收到展演禁令。為此曾多次申請出境,最終成功舉家搬遷至西德,但也導致當時期所創作的數件作品慘遭遺失。Schlemiel 曾獲頒柏林終身成就獎等數個藝術獎項。創作領域涉略廣泛,不但有繪畫與詩歌寫作,還有表演與電影拍攝。本次展覽將展出Schleime獲得Hannah Höch獎的作品。

A Blink of An Eye | Cornelia Schleime
2016.11.25-2017.04.24
Berlinische Galerie, Berlin

http://www.berlinischegalerie.de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8.12.16 - Now+Then |綻放的此時彼刻

%e7%9a%ae%e6%b7%ae%e9%9f%b3%ef%bd%9c%e6%99%82%e5%85%89%e7%8d%bb%e7%a6%ae%e8%97%8d%ef%bd%9c42x22x12cm%ef%bd%9c2016%ef%bd%9c%e4%b8%8d%e9%8f%bd%e9%8b%bc%ef%bc%8c%e5%a5%88%e7%b1%b3%e5%99%b4%e5%a1%97stai

綻放的此時彼刻 Now+Then|皮淮音個展Pi Huai-Yin Solo Exhibition

撰文:皮淮音

尋冰之旅|A Journey Heading towards Unknown
「許多年後,當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便會想起父親帶他去找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1】
在魔幻寫實的文學作品《百年孤寂》一書中,馬奎斯描繪主角邦迪亞上校年幼時,與父親踏上「尋冰之旅」。初次見到那個巨大透明、且冒著白煙的冰塊時,他深深地震懾於其魔力;當他忍不住伸手觸摸時,卻驚覺「好燙呀!」的灼熱感!

而我的「尋冰之旅」,則開始於1997年紐約春天的某個午后。在隨手翻閱家居雜誌時,目光瞬間被圖片上的透明充氣枕吸引。那個放置於白色陶瓷浴缸上的充氣枕,其晶瑩剔透與純淨的意象,觸動了我,縈繞心中久久不去。自此,展開了對充氣容器的探索。

不論是充氣容器表面的特殊膨脹紋理,或是吹嘴挺拔矗立的獨特外型及其象徵意涵,對我具有不可言說的魅力,吸引著我持續探索。在時間沉澱後,許多延伸的創作構想醞釀成形,並產生新的火花,我逐步將長期在心中悸動不已的圖像呈顯出來。

「榮耀之光如鳳凰浴火重生,呼吸,綻放光芒,漸漸逝去」【2】|And glory like the phoenix midst her fires, exhales her odours, blazes, and expires.
吹嘴不僅是介於「內/外」、「虛幻/真實」之間的媒介,同時,也是一種符號象徵。在我的作品中,吹嘴扮演關鍵的角色。它是主要的充氣媒介,溝通了介於內在律動的和諧與外在世界中短暫的詩意。藉由吹嘴,外部空氣得以注入容器,並且逐漸撐起外殼;而不可見的氣體,則被暫時地保存於容器中。然而,正如記憶會逐漸褪色一般,伴隨時間的流轉,氣體終將消逝。

當吹嘴被轉化為他種材質,除祛了實質充氣功能時,它成為一種符號。在「綻放的此時彼刻」個展中,我以吹嘴作為符碼,探討記憶中那些介於不確定狀態間的浮光片影。作品採用大量的吹嘴,貫穿全場,如花朵般地盛開綻放,甚至發出微微光點,引領我們進入如夢似幻、虛實交晃的場域,開啟訴說這一段段的故事。

從生活縫隙流瀉而出的微光片刻|The Twilight Moment from Life Experiences
「往日,想必這一帶堪稱灑脫優雅的地段。在山坡悠然漫步之間,不難覓出其過去的光景。路兩旁想必兒童嬉戲,琴聲悠揚,蕩漾著晚餐溫馨的香味。我可以在肌膚上感受到這些記憶,猶如穿過幾道透明的玻璃門。」【3】
片刻(The Moment)系列作品,歷經長時間的醞釀發展,作品不僅反映我的生活歷程,也呈顯創作脈絡。我以創作的第一個記憶容器片刻I (Moment I)—上方佈滿以矩陣排列吹嘴的透明充氣記憶容器作為「原型」,延伸發展出系列作品。

充氣容器如同玫瑰花,隨著芬芳綻放而來的是逐漸消氣與枯萎。歷經薛西佛斯推石上山般的無盡反覆充氣過程,我思索著如何將充氣形體禁錮於膨脹的終極狀態,繼而發展出相似形貌卻以不同材質表現的系列作品,近年來,我以自身充滿童趣的生活經驗為起點,發展出彩色的記憶容器。對我而言,每件記憶容器都是一個視覺密碼,類似於某個記憶;它的形式喚起了曾經發生過的事件。

本系列作品輔以他方此刻(This Moment @ Elsewhere)影像投射,圓形框景如窺視孔般使影像斷續浮動出現,喚起記憶中真實與虛幻交錯難辨的記憶片段。它呈顯了記憶雖然隨著時間的遠去而變得模糊,然而生命中令人難忘的片段時刻,總在特定情境的觸動下,以相似的形貌在記憶中反覆出現。

噢!給你的禮物|Hey! A Present for You
「這水就像是獲贈禮物一般,令人深感喜悅。當我還是個小男孩時,映在聖誕樹上的燭光、子夜彌撒的音樂,溫暖的笑臉,常交織成我收到禮物時的光影。」【4】

蝴蝶結是一種奇妙的視覺符号,因其外型與昆蟲蝴蝶相似而得名。它以簡單的裝飾方式,跨越時間與空間,創造出豐富的象徵意涵;不同顏色的蝴蝶結,各自代表某種社會運動和認同。而在華人社會中,蝴蝶結隱含「福在眼前,富運迭至」的涵意。

我們的生活周遭充斥著各式蝴蝶结元素,它不僅具有甜美、夢幻、可愛的意味,也是禮物的象徵,常使用在包裝禮品上;繫上蝴蝶结,代表充滿祝福的心意,傳達喜悅的幸福聯想。「他時常神祕地從書包中拿出各式珍貴的禮物,舉凡親手製作的圖畫、手工藝品,甚或路邊採擷的小花,撿拾的果實等,都是他喜愛餽贈的禮物」。我以蝴蝶結作為創作元素之觸發,是來自於五歲兒子的貼心舉動。「他說:「噢!這是給你的禮物!」然後嘴角上揚、一溜煙地跑開了,留下收禮者的一陣驚喜與感動。」「禮物」的英文PRESENT,同時也是「此時此刻」之意。

在禮物「PRESENT」系列作品中,我將象徵禮物的蝴蝶結,轉化為不同材質與形體呈顯,並加入吹嘴元素,延伸發展。這些禮物似乎藉由吹嘴相互對話,跨越時間與空間的向度,在此時彼刻如繁花般絢爛多姿,盡情綻放。

【1】 馬奎斯著,楊耐冬譯《百年孤寂》,志文出版社,1992
【2】 拜倫著,楊德豫、查良錚譯《拜倫詩歌精選》北岳文藝出版社,2010
【3】 村上春樹著,林少華譯 《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上海譯文出版社,2007
【4】 安東尼〮聖修伯里著, 李思譯《小王子》,寂天文化,2001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7.11.16 - ART NEWS

3

ART NEWS|藝術新聞

1. 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Sydney
由藝術館第二次策劃的本屆澳洲多貝爾素描雙年展以「快到家了」為展題,探討如何用素描表達複雜的主題,達到個人與共享的境界。策展人Anne Ryan:「此次參展的作品從個人的經驗與宇宙全觀的認知角度出發,彼此互相輝映,在回憶與想像力的溫床下滋養成長。」多貝爾素描獎自1993年舉辦至今,開幕時由藝術家Wlodarczak在藝術館內的玻璃窗上,作現場繪畫表演,該作品在展覽結束時將被清除。
Close to Home|Dobell Australian Drawing Biennial 2016
2016.7.30-12.11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Sydney

2. 蛇形藝廊
SERPENTINE GALLERIES, London
本次展覽「醉醺醺的咖啡色小屋」帶來海倫馬登從未曝光過的全新的作品。作為同時入圍今年度透納獎及赫普沃斯雕塑獎的藝術家海倫馬登,此次展出作品含括錄像、動力裝置、雕塑、數位版畫,探討二維與三維向度的可能性、畫面與語言學之間的含糊地帶。海倫馬登的創作媒材從青銅、鋼鐵、石頭到皮革、玻璃、羽毛等各種日常事物,試圖彰顯抽象拼貼的過程、釋放物質原有的蓄意與感知。
Helen Marten|Drunk Brown House
2016.09.29-11.20
SERPENTINE GALLERIES, London

3. 洛杉磯當代藝術美術館 MOCA,California
「凱瑞·詹姆斯·馬歇爾回顧展」展出了近三十載的80餘件鉅作。生於阿拉巴馬、成長於洛杉磯的經驗,使馬歇爾對於自身角色在當今社會的存在意識與責任感中尋求認同。作品畫面充滿著歡樂的美國黑人角色,暗示著黑人的人權,有時以黑人生活日常為題、有時則是黑人相關的歷史片段。堅持只以黑人角色為題材的馬歇爾,在自身的創作中解放長久以來被否認的美感與良善。
Kerry James Marshall: Mastry
2016.03.12-07.02
MOCA, California

4. 芳草地藝術中心
Yerba Buena Center for the Arts, San Francisc
跨界於繪畫、錄像、資料分析、與聲音創作的墨西哥藝術家Erick Meyenber,此次創作運用大量繁瑣的複合媒材,呈現出如何利用影像詮釋物件,而物件詮釋著資料的過程。此次展覽為藝術家田野調查的呈現,此計劃透過實驗,由藝術家與研究對象間共同參與及創作,以各種角度探討暴力與制約如何影響肉身的生活。
Erick Meyenberg: The Wheel Bears No Resemblance to a leg
2016.10.14-02.19
YBCA, San Francisco

5. 現代藝術博物館 MOMA, New York
Tony Oursler利用佩珀爾幻象原理,添加氣味與動感,試圖帶給觀眾五種感官的衝擊的超實境展覽。此次展覽「不可測」以過去兩百年來科技發展與超自然現象之間的激盪為題材,結合了藝術家自身的經歷、家族回憶、心電感應、信仰等,將幻影似的現象虛實交錯的呈現。
Tony Oursler: Imponderable
2016.10-2017.04.16
MOMA, New York

6.新當代藝術博物館 New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New York
此次聯展「我的野蠻人」在展覽期間以不定期的現場行為藝術或展演呈現出過去與現在的社會問題,展演的同時也是一場實驗。其中,巡迴世界且歷時八年發展至今的「PoLAAT」計畫,結合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包含編舞家、作曲家、平面藝術家,以行為藝術的形式來呼應時事與社會運動。
My Barbarian: The Audience is always right
2016.09.28-2017.01.08
New Museum, New York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8.09.16 - Wish Making House

_dsc7637

Wish Making House|許願餅乾屋

撰文|黃琳軒

一個藝術家經營的空間,初衷總是簡單且最重要的。HO-YO Cookies,其實就是希望大家吃完後,都能由衷地發出「吼唷!怎麼這麼好吃啦!!!!」的讚嘆!Ho-Yo Space,空間精神也如同其極簡的語意:由於對於藝術價值自主及形式自由的渴望,期許一個更貼近日常生活與大家共同討論藝術、共享生活的展演空間。並且長期規劃一個不設限的創作、對話平台讓新一代年輕藝術家展演進駐。

吳琪勝對於做吃的一直都很有興趣,自己改良過的美式手工餅乾更意外地受到大家喜愛,於是開始研發其他甜點,如今的招牌巧克力香蕉蛋糕也算是店內始祖級產品。在他南藝大快結束研究所兩年學限時,想找個在台南市區合併住家、工作室、以及預售餅乾甜點功能的地點,某天偶然的經過中正路138巷,意外發現一間40坪的空間正在出租,此時靈感浮現,一個平面的空間比起上下兩層樓的空間更能吸引大眾無壓迫感地踏入空間觀賞展覽。簽約後找來大學學弟一起施工裝潢,除水電牽線外,整間HO-YO都是親手耗費3個月工時所建造而成的。

Ho-Yo Space與相連的HO-YO Cookies互為獨立管理、互助合作的經營型態。餅乾店為主要出入口,裝潢時刻意地隔為兩個獨立空間,讓光源及聲音等因素互不干擾,期許能以一個輕鬆的方式引領民眾進入當代藝術的空間。Ho-Yo Spcae空間本身不介入展覽藝術家作品之買賣,主要經濟方式仍是由HO-YO Cookies支撐運作,Ho-Yo Space徵件能夠以免場地租金方式,提供更多年輕藝術家無負擔的展覽、實驗,也是吳琪勝延續自身藝術創作的方式,店內夥伴還有與他同為當代藝術家的好友蔡依潔 、許家禎協助管理。

成立這樣一個許願空間的初衷是浪漫的,當初想成立空間時,就已經打算沒有要以盈利為目的經營,但藝術家也是需要生活的,所以更需要另一個空間,也就是餅乾店來支撐兩邊的營運,這是最一開始的概念,也是目前為止的運作方式。想法就是如此Ho-Yo地簡單!

推薦
1. 臺南最晚甜點店&展覽空間!
2. Ho-Yo Space展覽的開幕茶會由HO-YO Cookies提供,一開始從基本甜點、特製甜點甚至鹹食,會特別為了展覽研發與主題相關意象的新點心,像是條棒樹幹蛋糕、貝殼瑪德蓮與乾燒蛤蠣(簡翊洪個展)、手指蛋糕(莫亭殷個展)、骨頭法國麵包與骨頭泡芙(許芝瑜個展)等…。老闆歡迎大家來許願研發新產品唷!

_dsc7440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9.07.16 - Soho Original Bookshop

Soho Original Bookshop

Soho Original Bookshop | 紅酒與皮鞭蘇活區性異癖書店
撰文:張聖坤

蘇活區位於倫敦市中心西側,以牛津街、攝政街、查令十字路為界,區隔出一塊方形的地段。以蘇活為中心散射出去的這些街道,涵括許多時髦的餐酒館、旅店、獨立書店,集合歷史文化、觀光購物為一身,亦被認為是遊歷倫敦時的重要地標之一。而她也是上個世紀著名的倫敦紅燈區。
有人說紅燈區一詞,來自鐵路工人們在夜晚手持的燈火,在他們入閘尋芳之前,將盞盞油燈懸掛於店鋪門廊上所形成的景觀。SOHO ORIGINAL BOOKSHOP座落在啤酒街(Brewer Street)上,木造的墨綠牆面及招牌的霓虹燈管,堅守著老倫敦的紅燈精神,搖曳著鮮明的紅光、鑲嵌在蘇活區中心的一個顯著街角。SOHO ORIGINAL BOOKSHOP的書庫,囊括藝術、音樂、情色及各種次文化選書。可以在一樓的店面中發現有如經典般神聖的Robert Mapplethorpe攝影集,也看得見最潮的Terry Richardson攝影集;你可以看到刺青的強壯女體寫真,也可看到臂膀爆筋的日本男同志漫畫。
地下一樓的18禁專區,除了播放小電影的神秘影院之外,成人影片及性道具的各種主題分區也非常有趣。除了普遍的一般性向,亦搜羅許多同性、變性、變裝傾向的雜誌或影片,替顧客忠實呈上各種需求與可能性。漫步在書店內的訪客樣貌也閒散舒適,在週六的午後安靜地挑選著低溫蠟燭,鼻腔輕哼著輕快的小曲,期待著今夜的紅酒與皮鞭。

soho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9.07.16 - The Freak Guy Simply Eats The Ice Cube At The Park

1633-02|王冠蓁|暈的捷運|120×162cm|2016|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王冠蓁|暈的捷運|120×162cm|2016|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The Freak Guy Simply Eats The Ice Cube At The Park | 奇葩男子索性在公園吃冰塊 王冠蓁個展

撰文:郭書殷

「我每天重新打造一條秘密小路,在蜿蜒奇詭的歸途中盡情冒險。」[1]
王冠蓁享受她的生活,在日常裡尋覓著創作的可能性,不放過任何視角、不放過任何分秒,拼湊著生活裡的片段,在畫中製造一些休息的人、有大火焰在旁邊燃燒需要溫暖的人、過度用力或無所事事的人、擅於遺忘的人,刻畫著情愛日常、食吐、寂寞、無所謂激進、貓的、廢棄的、無料的、違背的各種、純然的、膚淺的、這個那個關係、好的、爛的、無須絕對的絕對,將這些呈現在畫布上,像閱讀小說一樣,讓我們彷彿身歷其境似地窺視著藝術家的日常,於是這成就了一種繪畫風格、一種生活態度、一種你我都能共同參與的冠蓁式生活物語。

奇葩男子索性在公園裡吃冰塊
The freak guy simply eats the ice cube at the park.
王冠蓁:「一個混亂中突然閒適下來的時刻,就像是吃冰塊的時刻。冰塊容易凍舌頭,即便是很熱的時候,所以吃的時候仍然需要心無旁騖。變換它在嘴裡的位子,有的時候要用臼齒咬住,不讓它滑出;有的時候則讓舌頭接住冰水,用心等待到融化。全力體驗微不足道的事,銜接每件看似重要的事,就像吃冰塊的時刻。」這是她描述自己如何體驗生活的方式,經由不斷地幻想、不斷地轉化,再透過自己的生活,將身邊的人物、場景、動作、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一刻描繪出來,平凡生活中卻充滿著驚奇萬分的小確幸,微妙地帶領我們進入一層又一層的異想世界裡。

當夢境灑落在日常裡
When dreams sprinkle over the life.
「世界角落建了座城市給你,
陽光下一定都會有塵埃,
拍拍就不在,
世界盡頭建了座花園給你,
我們可以一起做些小事情、一起談天氣、一起玩遊戲。」[2〕
在生活中常會碰到與夢境相似的場景映入眼簾,可能是一些人,可能是一些景,可能是跟一群平常完全不會有交集的朋友們玩樂談天,甚至可能是玩弄著每天都會路過而不會打招呼的鄰居寵物,這些看似真實而非實際發生的日常,盡在藝術家王冠蓁的筆下呈現出來,一幕一幕,像故事、像電影,充滿著奇詭驚喜。像是將夢境灑落,攪和著真實播映著,看著他的作品,總能賦予我們勇氣盡情地去想像、去做夢,並用屬於觀者自在的視角去探索這個世界。

儘管現實如此,那些曾經的美好依舊歷歷在目啊!
Though reality’s like this, old beautiful times still glow vividly.
在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3]中,小女孩艾蜜莉任由想像力無拘無束地馳騁來打發日子,自己去發掘生活的趣味,例如喜歡收集石子到河邊打水漂、把草莓套在十個指頭上慢慢地品嚐、咀嚼…等等,她用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方法,改變著他人的命運。王冠蓁就像小女孩艾蜜莉一樣,大力想像著生活該有的樣貌,運用分泌自如的旺盛腦內啡來看待生活、看待事物的本質,於是在他們眼裡,隨處都是好風景。在她的作品中會看到各種場景、生活配備、人體伸展、眼神聚散、甚至是衣著配件,皆以隨性慵懶又輕鬆自在的視覺表現手法呈現出來與觀者同樂,儘管後來長大了的我們都知道生活及社會是非常現實的,但看了她的作品,仍會讓我們記起曾經的那些美好片刻,因而感到喜悅,內心富足了起來。

1633-06|王冠蓁|久待路邊的人|91×72.5cm|2016|壓克力彩、畫布 Acrylic on Canvas

啊,又斜眼了。
Oops! Looking Sideways Again.
「有時你側著眼盯著一樣東西太久,左眼眼珠會往外偏,回不到原位,變成短暫性的斜視。」[4]
在王冠蓁的畫中,人物總是眼神迷離分散,眼珠向外傾斜,並非毫無思緒、空洞無感,而是主角早已沉入事件思考空間裡。在閱讀王冠蓁作品時,由於畫面配色純粹而透明、筆觸擺動無所拘束、顏料悠遊流動,總是會讓人輕易地在腦海浮現畫中人物的真實動作。在追尋人生的道路上,我們以時間去累積相互的情感、以情感去堆疊彼此的記憶,而為了感受存在,藝術家用畫筆紀錄這些每分每秒都正在消逝的日常,有陰鬱、有躁動、有破碎、有情愛、有溫暖、有煩惱、有快樂、有驚奇、有失落、有收穫,因這些微小事件、微小情緒而紀錄,不斷追尋、不斷創造更多在生命中值得我們專注的片段。

[1〕幾米《我的心中每天開出一朵花》,大塊文化,2006
[2〕節錄自歌詞《瑣碎的小事》,詞/曲:吳曉萱
[3〕《艾蜜莉的異想世界》,Miramax Films,2001
[4〕宮本輝,陳蕙慧譯《幻之光》,青空文化,2015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Older Posts
No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