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Space

21.03.18 - Tranquil Leaves

芭蕉樹下的階梯_The Stairway_2018_壓克力於畫布_Acrylic on canvas_150×200cm
寧靜的陪伴 Tranquil Leaves|陳泓圻 個展 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陳泓圻

「描繪植物:關於土地、人與情感」

生命中那些令人狂喜、而後抑鬱惆悵的鄉愁,總從某一個不經意的提示點迸出;潛意識的投射將物件充滿情感,使之意義滿載。

談起如何記憶一個地方的風景——在年少時台南麻豆的家鄉、臺北關渡與八里的幾年、到現在松山區的租屋處;或者深刻且力道巨大的衝擊,短暫漂流的歐洲時光、在布拉格居所的幾個月;亦或是深切感受體制的主宰,國中校園的樣貌、官田軍營裡的庭院。地域的特色、人與情感的投入,藉由植物而具現化;由植栽與庭園的規劃、或自然氣候的樣貌,煞是能模糊地感受到其背後的故事與城市風俗、個人的生活片段和人群的樣態、甚至組織與集體的意識形態。習慣了這些植物的陪伴,它們超越了看似堅不可摧的人造物,那些不會在有生之年變換的事物;由於理解它們是不斷變化的,不竭的生長、代謝、凋零與枯萎,而後再生。處在現在時空的我,沒有辦法隨時隨地的知道,它們現在成長得如何了;也許空想它們於冬雪過後抽出新芽、在碎冰中開花,或許懷念記憶中那佈滿灰黃色的高原、惦記父親種的那棵茶花樹、掛念家裡柚子園今年的收成。我們都時不時地想像,在那一頭的風景是否還是一樣?這一刻,自身情感藉由植物作為投射的標的,而有歸屬感的滿足。事件與情緒記錄在更迭的生長,連結而產生濃郁的鄉愁;而同時時間的流動、地點的移動與記憶,經由植物於畫布上的再現因而能夠被儲存。

描寫自然的繪畫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其仿造與重新植入的生活景象與批判,非為純粹的自然,而是給予一美學與人文的想像,並與時空和土地產生緊密的關係。出自對純潔和野性的嚮往,
試圖將自然物與人為介入相互拼接、重新建構、融入個人情感並再現;藉著地景和植物的移植,擷取出其型態,並刻意捏造或安排,將畫面呈現出好似靜止、位於循環中的剎那間。葉的飄動與茁壯,初芽的生長乃至型態的轉換,對照理性推移的落筆,由植物型態裡萃取出相對應的筆觸與速度感、身體感。在濕潤與乾硬的線條間、色塊與明暗面的空隙中,嘗試將描寫的對象物呈現一移動的狀態,紀錄片面乃至永恆的繁榮與頹敗、侵蝕與耗損的美。同時暗示時間在畫面上的消去抑或不存在,留下的是永久的生長、同時消逝的雙重指向性:關於過去和未來的茁壯與凋零,以保存記憶中相應的氣味,把景色封存於回憶中時空的永恆當下,即便不知道它現在為何種顏色。

「盆栽:背離自然的現代生活」

現代生活對自然來說是危險且不平衡的。試想一個沒有植物的城市景觀:我們追求先進與科技,達到一整潔而乾淨的目標,生活充斥著塑料射出成型的物件、工業鋼板的冷冽與水泥的溫和堅實;此時骯髒的泥土是不必要的,所有能夠吸引蚊蟲而缺乏包裝的有機物是充滿細菌而惡臭的。似乎遺忘生氣蓬勃的自然,那取之自然、帶給萬物能量與活躍的基本要素。

真的能夠喜歡如此一般的現代城市嗎?睡前窗外呼嘯而過的改裝引擎聲,水岸規劃完善的人工造景,充斥吸引觀光客目光的虹彩粉飾,與那些安插在植物身上引人注目的霓虹彩球和塑料文字。人們偏好脫離真實,生活在一個不斷製造希望的城市。這座座文明城市似乎讓現代人失去了接觸自然、面對自然的能力,也限制了其空間,使之喪失對於純粹的細膩想像:關於情感與自然的連結。現代社會持續地製造一人工的牢籠,在其中滿佈捏造的虛假幻象,造就人類對文明城池的不盡嚮往:「從自然而生,進而遠離自然。」

植栽恢復了都市的和諧與整體感,綠意盎然的生命姿態足以溫暖我們,減少痛苦和空虛,讓我們覺得與自然更加接近。從盆栽的種植開始,得以映照自身,短暫的回歸自然、舒緩苦痛。日復一日地看著它們,順著窗台陽光的地方伸去,仿若重新回到自然的懷抱,回到生活並結束城市中的麻木感,以恢復內在對於自然的意識平衡,短暫的逃離。

對自然成癮是天性使然。從沒離開花園的我們,是被社會結構操縱,淡忘了如何與自然共存。人人都想要感受到愛、快樂與追求自我內心的寧靜,但偏偏這座城市與社會變化快速的無力感並不允許我們這麼做,因此我們種植、擁有與蒐集。把自然帶回灰色空間,藉以逃離至都市中的一小片綠地、藉以體現生命。細心照料的付出與尊敬,如同自我的茁壯,療癒挫折與創傷。看著植物的生長,而理解如何當一個人;向草木土石學習,成為一個人。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8.03.18 - 寧靜的陪伴Tranquil Leaves |陳泓圻 個展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2018.3.17 - 4.15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寧靜的陪伴Tranquil Leaves
陳泓圻 個展Chen Hung-Chi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3.17 – 4.15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描寫自然的繪畫之所以歷久不衰,在於其仿造與重新植入的生活景象與批判,非為純粹的自然,而是給予一美學與人文的想像,並與時空和土地產生緊密的關係。出自對純潔和野性的嚮往,試圖將自然物與人為介入相互拼接、重新建構、融入個人情感並再現;藉著地景和植物的移植,擷取出其型態,並刻意捏造或安排,將畫面呈現出好似靜止、位於循環中的剎那間。葉的飄動與茁壯,初芽的生長乃至型態的轉換,對照理性推移的落筆,由植物型態裡萃取出相對應的筆觸與速度感、身體感。

陳泓圻在濕潤與乾硬的線條間、色塊與明暗面的空隙中,嘗試將描寫的對象物呈現一移動的狀態,紀錄片面乃至永恆的繁榮與頹敗、侵蝕與耗損的美。同時暗示時間在畫面上的消去抑或不存在,留下的是永久的生長、同時消逝的雙重指向性:關於過去和未來的茁壯與凋零,以保存記憶中相應的氣味,把景色封存於回憶中時空的永恆當下,即便不知道它現在為何種顏色。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8.03.18 - 青春殘酷物語Cruel Story Of Youth |藝術家聯展 Artist Group Exhibition

web-official

bar

青春殘酷物語Cruel Story Of Youth |藝術家聯展 Artist Group Exhibition

參展藝術家|林宜姵、邱君婷、金提爾、時永駿、陳佑而、葉誌航、賴威宇
展期|2018.3.10 – 4.8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1945年,日本的投降宣告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正式結束。1951年,美軍佔領日本,兩國簽訂了第一次的《美日安全保障條約》。戰後的社會瀰漫著一股絕望與希望並存的普遍意識,50年代起源於美國的垮掉派詩人們(Beat Generatation)奠立了60年代嬉皮的思想與文化根基,跨越著藝術、音樂、文學等不同的媒材,年輕人們交換著血液和體液,一起共享著不會成真的那場夢。遠東這端的日本年輕人們也感染了濃烈的戰後憂鬱、戰後的狂放,他們反抗著一切,政治、經濟、甚至是整個社會的思想環境。

《青春殘酷物語》是大島渚的第二部長片電影,時空背景的設定正是60年代美日第二次的《安保條約》簽訂前夕。日本在戰後的文學與電影思潮,最初就像《青春殘酷物語》那樣充滿著爆發力,年輕人們浸淫在暴力與危險之中,為了還尚未實現的理想而努力著。到了8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漲到了頂端,社會與經濟環境開始瀰漫著濃烈的末日情結,年輕人們對於未來的無力感總算厭倦,出現了大量拒絕就學就業的尼特族(NEET) ,文學與電影的發展也開始漸趨冷靜寂寞,而這樣的消極意識主流於非主流的普遍意識之中,他們再也不願付出努力去改變什麼,甚至連作夢都嫌奢侈。

伊日藝術在《青春殘酷物語》中帶來七位藝術家,他們和所有時代的年輕人一樣,用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命經驗,走過那些殘酷的年歲,留下印記,朝著下一個青春永駐的世代前進。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8.03.18 - 人與機器悖論的殊途同歸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張碩尹個展Ting-Tong Chang Solo Exhibition

2018.3.2 – 4.1 台北空間 Taipei Space

人與機器悖論的殊途同歸 Machines under the similitude of men
張碩尹個展Ting-Tong Chang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3.2. – 4.1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吞下藍色藥丸,起床後,故事都將結束;吃下紅色藥丸,我就帶你去見識見識。」而相信自己可以掌握自身命運的尼歐Neo,選擇吃下紅藥丸好看清「真實」。被眾人當成救世主看待,最後卻得面臨無限迴圈,無法避免毀滅的悖論,這是科幻電影的新里程碑【駭客任務 The Matrix】的核心主軸。

對照張碩尹第一次的台灣個展,從17、18世紀風靡歐洲的自鳴鐘(Automata)帶入,與英國知名學者⻄蒙·謝弗(Simon Schaffer)合作,從對理性秩序、科學的推崇嚮往,再者反方對機械的非理性恐懼,在這兩股思想激辯下,藝術家與不同學門跨域合作,打造當代自鳴鐘,試圖用這樣的藝術生產關係理清無解的悖論。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1.01.18 - On Paper|金.提爾紙上作品展 Guim Tió Zarraluki Solo Exhibition

2018. 2.3 – 3.4 駁二空間 Pier-2  Space

bar

On Paper|金.提爾紙上作品展 Guim Tió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2.3 – 3.4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14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金.提爾將自己的創作手法稱為「眼睛手術」(eye surgery)——將雜誌、海報上原有的人像其油墨溶解、覆蓋、重新化其妝髮,沈靜地回應了媒體、廣告塑造出的主流價值:「美的、高貴的、時尚的、消費的。」種種訊息,讓我們忘卻了背後真實的人性;厚重顏料卻又如新的豔妝,如此鮮明,演示了畫中人物的性格。不同於過去的系列中人像彷彿吊高嗓音,以明烈的神情和線條挑逗著觀眾;此次的新作有如劇場般地安排,靜默著,在灰色的城市上演一齣懸疑戲碼——「她是精明的秘書、他是盈滿愁容的少年;婦人、中年男子、小說家、上班族⋯⋯。」肖像的神情浮出一絲絲的不安與躁動、呼吸著片刻的寧靜,彷彿一切將要發生,而核心卻無人能夠窺見。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1.01.18 - Durbec | 賈費特.布蘭奇個展 Jafet Blanch Solo Exhibition

2018. 1.26– 2.25 台北空間 Taipei Space

bar

Durbec | 賈費特.布蘭奇個展 Jafet Blanch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8.1.26 – 2.25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Jafet Blanch童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閱讀中度過,尤其對動物圖鑑、百科全書、插畫書情有獨鍾。時常著迷般地,一頁一頁的細心翻閱、細細觀察在每一頁上的圖畫。如同複製、貼上一般,在他的眼中持續進行著;而也非常喜愛用筆與紙,恣意地塗鴉。

Blanch自稱自己是那種,在創作時會一直持續畫、一直畫,畫到不想畫為止。創作目標不單單只想要呈現各種人事物的表象,更想傳達其內在的重要性。就好像生活中的每一個形體,都如同在鳥籠中的松雀。人們會因為松雀的鳴叫聲,有了好惡。如同在觀看展覽中,有些作品受到許多人關注喜愛;有些作品則無。但對於Blanch來說,自己之於作品,每件作品對Blanch來說都具有其重要意義。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1.01.18 -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黃禹銘、李世文雙個展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2018. 1.20 – 2.4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
黃禹銘、李世文雙個展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展期|2018.01.20– 2018.02.04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我問過你,明天會持續多久?」
「比永遠多一天。」 ——安哲羅普洛斯《永遠的一天》

時間彷若一條流動的長河,可是對此次參展藝術家而言,時間的流動,是由無數個定格、不流動的切片排列而成。當我們想要留住某個時間的切片的時候,它其實是存在於我們的意識與想像中流動的,因為在我們的期望中,我們希望那個時間切片再繼續下去。

在創作者的眼中,時間向來不是流動而不止的。藝術家以創作節選時間、在當下回顧過去的永遠,以灰白的口吻,述說夾存於創作之中的永恆。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5.01.18 - 我們一起潛水吧Together We Sneak|楊善淳 Yang Shan-Chum Solo Exhibition

Gweb-橫1109

bar

我們一起潛水吧Together We Sneak
楊善淳 Yang Shan-Chum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2.16– 2018.1.14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創傷是我創作的起點,它變成影響力跟感染力』
我就像個旅行者,於是,我開始大量的畫飛行器。- 楊善淳

從2016年的「潛伏者(Stalker) 展覽」開始,使用重複性的標語「我們一起潛水吧(togethet we sneak)」,期許自己慢下來體會生活周遭。如同人類在水中潛水一般,沉潛於未知的水中。緩慢的移動,探索未知的新世界。

好好生活似乎對於講求快速的世界,好不容易。想像我們在水中潛水的感覺,水中世界對我們來說是個未知的世界,我們必須放慢動作,像是太空人一樣。一花一草,都看得仔細。如同緩慢咀嚼日常生活中種種,更安靜地與自己獨處享受片刻。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4.12.17 - 寫形鏡 The Reflection of Sense|徐英豪個展 Hsu Ying-Hao Exhibition

banner_offical
寫形鏡 The Reflection of Sense
徐英豪個展 Hsu Ying-Hao Exhibition

展期|2017.12.22 – 2018.1.21
茶會|2017.12.23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從有記憶以來,我時常會感覺到自己處在一種與他人、社會、世界,甚至自我異化(Entfremdung)的狀態,就像《莊子.齊物篇》中,「罔兩問景」這則寓言的景(影子)的處境:景因自己的意識無法掌控自己的行動,而認為自己應是有所依附(我們都知道影子是依附於形體),卻無法究其所以,然而,即便影子有辦法究其所以,也離不開被形體支配、無法成為自己的主宰的現實。

生而為人,我們雖然擁有超越其他生物的智性,但仍不足以完全掌控自己的身心;無論有意識或無意識,我們的生命活動都無時無刻受到自然環境與其他生物(例如與我們唇齒相依的人體微生物群系)的影響。另一方面,在人類社會的系統裡,我們的生存樣態也從各自的出生之始,便受到自身的身分與社經地位,以及自身所處的社會的意識形態與制度一路左右。不管從生物學還是社會學的角度來看,人都不如想像中地自主,反而自始至終,都處於各種被宰制的狀態。

儘管如此,我還是想對自己在生活中所覺察到的或隱微或顯大的宰制給予回應,作為一種掙扎,而繪畫即是其中之一,同時也是我在此次個展《寫形鏡》中所呈現的。

From the memory, I often feel that I am alienated from the people, the society, the world, and even myself. The state of Entfremdung(alienation) is just like the state of the Shadow of ‘‘Penumbra asked Shadow’’ of the ‘‘Zhuangzi: Discussion of the Equality of Things’’. The shadow cannot control its own actions by its consciousness so it believes that it should have the dependence (We all know that the shadow is attached to the subjects.) without knowing why. Yet, even if the shadow knows the reason, it could not be able to have its own domination anyway.

Born with the wisdom of the other creatures, yet we are still not capable enough to fully control our own body and mind. Whether conscious or unconscious, all our life activities are affected all the time by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other creatures (such as the vital human microbiome). On the other hand, in the system of human society, our survival patterns are partly decided by our own identity and social status since our birth, as well as our own society ideology and system around the way. Whether from the biological or sociological point of view, humans are not as imagined to autonomy, but from beginning to end, are in a variety of dominated state.

In spite of the futility, I still want to respond my observations to the either hidden or significant unpleasant domination in life, as a struggle. Painting is a way of them. And, that is the core of the exhibition ‘‘The Reflection of Sense’’.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4.12.17 - Planeta|白雨個展Bai Yu Solo Exhibition

web-橫

Planeta|白雨個展
Planeta|Bai Yu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1.25– 2017.12.24
茶會|11.25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藝術家白雨創作自述:
自古以來,山水畫便是描寫世界的一種方法。我熱愛的北宋山水更是自成一格的宇宙系統。在古典大師的作畫視野中,世界大多是以「中原」的概念運行。然而,現今世界因資訊的發達而讓我們知道世界已經並非某一塊土地,而是除了地球之外,有更多數不清的隕石、衛星、行星。人類有認識世界的渴望,就如同彼時的巨幅山水是畫家體悟世界後再藉由繪畫抒發主觀情致的表現。也許是侷於現實困境的逃避、也許是純粹的醉情於大自然、也許是呼應著文學意境……等等,山水畫始終承載著既空幻又實際、既詩意又剛強的多元面向。

經多次思考與碰撞,試著將山水繪畫變成具有宇宙世界觀的作品便是我一貫追尋的脈絡,因此將本次個展取名為【Planeta】,期待以宇宙、藝術、水墨之碰撞激發觀者更多不一樣的思考與想像,並不斷自我提問以古典技巧放置到當下的生活想像中,這相互刺激的結果為何?不停想像著在未來時空中,若人類的生活已經跨出了地球圈,而我將會是一位悠遊於那時空中旅行的畫師,盡情體驗能力所及可到之處,並將這份描寫世界的欲望情懷付諸行動。

白雨個展_171224_0050

白雨個展_171224_0054

白雨個展_171224_0052

白雨個展_171224_004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Older Posts
No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