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YIRI ARTS

16.01.18 - Durbec

Faisà|Jafet Blanch|Oil on Canvas|100x81cm

Durbec|賈費特・布藍奇個展 Jafet Blanch Solo Exhibition

編譯 / 莊千惠

Jafet Blanch (下面簡稱Blanch) 生於1977年西班牙巴賽隆納,Blanch童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閱讀中度過,尤其對動物圖鑑、百科全書、插畫書情有獨鍾。時常著迷般地,一頁一頁的細心翻閱、細細觀察在每一頁上的圖畫。如同複製、貼上一般,在他的眼中持續進行著;而也非常喜愛用筆與紙,恣意地塗鴉。

Blanch自稱自己是那種,在創作時會一直持續畫、一直畫,畫到不想畫為止。創作目標不單單只想要呈現各種人事物的表象,更想傳達其內在的重要性。就好像生活中的每一個形體,都如同在鳥籠中的松雀。人們會因為松雀的鳴叫聲,有了好惡。如同在觀看展覽中,有些作品受到許多人關注喜愛;有些作品則無。但對於Blench來說,自己之於作品,每件作品對Blench來說都具有其重要意義。

透過觀者在欣賞作品的當下,Blench希望觀者能體解自身正在觀賞的是什麼。當你專注地注視著籠中鳥一般,隨著看著的時間越來越長,好似把一件物件的內核從其表象「抽離」出來,而抽離出來的部分往往也是該物件最真實的本質。Blench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為觀者帶來一場美好的心靈旅程,洗刷每日辛勤生活疲憊的心靈。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6.01.18 - Kyle Montgomery

crystal_mary_stand_2

Kyle Montgomery Solo Exhibition|凱爾・蒙哥馬利個展

編輯 / 莊千惠

Kyle Montgomery (凱爾・蒙哥馬利,以下簡稱為蒙哥馬利) 澳洲籍藝術家生於1987年,現旅居於美國紐約。蒙哥馬利說自己不為任何理由創作,而順從自己心底的那股「我必須要做」的聲音,憑藉著自己的直覺來創作。整個創作的過程,其實就是在告訴觀者自己對於宇宙、外星人的領域所學所知,作品就如同一個知識傳遞的媒介。最廣為人知的藝術創作系列為The Crystal Mary (暫譯為:水晶聖母),此系列的作品深受歐美時尚流行、藝術圈的喜愛。

蒙哥馬利並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他闡述自身還是相信著宇宙的運行。認為宇宙何其廣大,很多事物就居住在地球的人類也難以推測。從小就對於人的前世今生,直至生老病死後將會何去何從的議題非常的著迷。進而將這埋藏在心中的疑問,藉由找尋具有宗教性或心靈寄託等相關,以符號象徵其特殊意義的物件,進行此議題的探討。

「聖母瑪利亞」為大家普遍認知基督教的信仰象徵,相信她將引領、陪伴著其信仰者,指引在死亡後生命道路所該前往的方向。所以蒙哥馬利開始以此象徵創作,在拍賣市場、網路平台、舊物市場,大量收購聖母瑪利亞雕像的老件。他從宗教、靈魂中汲取最好的部分,放在具有神聖純潔的聖母瑪利亞雕像上,創造出一個結合兩個獨立信仰的作品,形成了另一種象徵(The Crystal Mary系列)。

 

KYM173545|凱爾.蒙哥馬利|Crystal Mary 4|33×15×8cm|2017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6.01.18 - ETERNITY AND A DAY

作品一
黃禹銘 | 看的見的城市1 | 60X60cm 2017 複合媒材、水晶裱

 

永遠的一天 Eternity and a Day|李世文、黃禹銘雙個展
Orton Huang, Li Shih-Wen Dual Exhibition

採訪 / 蘇泳升

Q:為何有這次的雙個展?
黃:這檔展覽會成形,是今年二月去了位於桃園的想貳藝文空間看了李世文的個展。雖說展覽空間並不大、作品數量也沒有很多,裝置作品中有著包著白布的椅子、傾斜的桌子與牆上癱軟的畫布。其實,在那一次的觀展經驗中,我可以在那個空間裡感受到很多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看到許多人在這裡、在那裡停停走走。從那刻起我開始懷疑自己感應事物的能力是不是再次被開啟。也因為這次的感受,所以很希望透過自己的創作與世文的作品對話。

Q:這次展覽的靈感來源?
李:這次台中的雙個展,算是我自己在今年二月於想貳空間個展的延伸。我想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想要留住的時間片段,如同在我二月的個展中,我描述了一個人不希望房間內的回憶被時間帶走,於是他鎖上了,但時間的流動是很殘酷的;而黃先生則是做了一個室外風景的回憶描述,冰天雪地中彷彿一切都被凝固成一個模樣,但事實上也是不斷地流動著。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在這次的雙個展中,我處理的是室內的、一個空間內的時間,而另一位創作者的作品恰巧處理了向外的、一個更大的世界裡的時間。

黃:看了世文的作品,感覺到在那個展域很多人在我身邊遊走。所以在想到底這樣的狀態,我能做什麼樣的作品?後來有類似的經歷,是一系列在歐洲捷克一段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我習慣性地坐窗邊的位子,當時的雪很大,但我很清楚看見了這裡發生了許多事,就像是人來人往的日常那樣,所以我拍下了很多照片,並且延伸出了這次雙個展中的作品。

Q:想共同傳達的展覽概念?
我們一直覺得時間是流動的,可是對我們來說那個流動,是由無數個定格、不流動的切片排列而成。當我們想要留住某個時間的切片的時候,它其實是存在於我們的意識與想像中流動的,因為在我們的期望中,我們希望那個時間切片再繼續下去。

 

1
李世文 | 有光的下午 | 80X80cmX2pcs 2017 炭筆、壓克力彩、畫布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5.01.18 - 我們一起潛水吧Together We Sneak|楊善淳 Yang Shan-Chum Solo Exhibition

Gweb-橫1109

bar

我們一起潛水吧Together We Sneak
楊善淳 Yang Shan-Chum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2.16– 2018.1.14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創傷是我創作的起點,它變成影響力跟感染力』
我就像個旅行者,於是,我開始大量的畫飛行器。- 楊善淳

從2016年的「潛伏者(Stalker) 展覽」開始,使用重複性的標語「我們一起潛水吧(togethet we sneak)」,期許自己慢下來體會生活周遭。如同人類在水中潛水一般,沉潛於未知的水中。緩慢的移動,探索未知的新世界。

好好生活似乎對於講求快速的世界,好不容易。想像我們在水中潛水的感覺,水中世界對我們來說是個未知的世界,我們必須放慢動作,像是太空人一樣。一花一草,都看得仔細。如同緩慢咀嚼日常生活中種種,更安靜地與自己獨處享受片刻。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4.12.17 - 寫形鏡 The Reflection of Sense|徐英豪個展 Hsu Ying-Hao Exhibition

banner_offical
寫形鏡 The Reflection of Sense
徐英豪個展 Hsu Ying-Hao Exhibition

展期|2017.12.22 – 2018.1.21
茶會|2017.12.23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從有記憶以來,我時常會感覺到自己處在一種與他人、社會、世界,甚至自我異化(Entfremdung)的狀態,就像《莊子.齊物篇》中,「罔兩問景」這則寓言的景(影子)的處境:景因自己的意識無法掌控自己的行動,而認為自己應是有所依附(我們都知道影子是依附於形體),卻無法究其所以,然而,即便影子有辦法究其所以,也離不開被形體支配、無法成為自己的主宰的現實。

生而為人,我們雖然擁有超越其他生物的智性,但仍不足以完全掌控自己的身心;無論有意識或無意識,我們的生命活動都無時無刻受到自然環境與其他生物(例如與我們唇齒相依的人體微生物群系)的影響。另一方面,在人類社會的系統裡,我們的生存樣態也從各自的出生之始,便受到自身的身分與社經地位,以及自身所處的社會的意識形態與制度一路左右。不管從生物學還是社會學的角度來看,人都不如想像中地自主,反而自始至終,都處於各種被宰制的狀態。

儘管如此,我還是想對自己在生活中所覺察到的或隱微或顯大的宰制給予回應,作為一種掙扎,而繪畫即是其中之一,同時也是我在此次個展《寫形鏡》中所呈現的。

From the memory, I often feel that I am alienated from the people, the society, the world, and even myself. The state of Entfremdung(alienation) is just like the state of the Shadow of ‘‘Penumbra asked Shadow’’ of the ‘‘Zhuangzi: Discussion of the Equality of Things’’. The shadow cannot control its own actions by its consciousness so it believes that it should have the dependence (We all know that the shadow is attached to the subjects.) without knowing why. Yet, even if the shadow knows the reason, it could not be able to have its own domination anyway.

Born with the wisdom of the other creatures, yet we are still not capable enough to fully control our own body and mind. Whether conscious or unconscious, all our life activities are affected all the time by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other creatures (such as the vital human microbiome). On the other hand, in the system of human society, our survival patterns are partly decided by our own identity and social status since our birth, as well as our own society ideology and system around the way. Whether from the biological or sociological point of view, humans are not as imagined to autonomy, but from beginning to end, are in a variety of dominated state.

In spite of the futility, I still want to respond my observations to the either hidden or significant unpleasant domination in life, as a struggle. Painting is a way of them. And, that is the core of the exhibition ‘‘The Reflection of Sense’’.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4.12.17 - Planeta|白雨個展Bai Yu Solo Exhibition

web-橫

Planeta|白雨個展
Planeta|Bai Yu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1.25– 2017.12.24
茶會|11.25 Sat. 15:00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

藝術家白雨創作自述:
自古以來,山水畫便是描寫世界的一種方法。我熱愛的北宋山水更是自成一格的宇宙系統。在古典大師的作畫視野中,世界大多是以「中原」的概念運行。然而,現今世界因資訊的發達而讓我們知道世界已經並非某一塊土地,而是除了地球之外,有更多數不清的隕石、衛星、行星。人類有認識世界的渴望,就如同彼時的巨幅山水是畫家體悟世界後再藉由繪畫抒發主觀情致的表現。也許是侷於現實困境的逃避、也許是純粹的醉情於大自然、也許是呼應著文學意境……等等,山水畫始終承載著既空幻又實際、既詩意又剛強的多元面向。

經多次思考與碰撞,試著將山水繪畫變成具有宇宙世界觀的作品便是我一貫追尋的脈絡,因此將本次個展取名為【Planeta】,期待以宇宙、藝術、水墨之碰撞激發觀者更多不一樣的思考與想像,並不斷自我提問以古典技巧放置到當下的生活想像中,這相互刺激的結果為何?不停想像著在未來時空中,若人類的生活已經跨出了地球圈,而我將會是一位悠遊於那時空中旅行的畫師,盡情體驗能力所及可到之處,並將這份描寫世界的欲望情懷付諸行動。

白雨個展_171224_0050

白雨個展_171224_0054

白雨個展_171224_0052

白雨個展_171224_004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24.12.17 - 牡丹可以像個蕩婦 Flower Myth |閑原個展 Shian Yuan Solo Exhibition

banner_offical

Flower Myth 牡丹可以像個蕩婦
閑原個展 Shian Yuan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11.17 – 2017.12.17
茶會|2017.11.17. Fri.19:00
地點|伊日藝術台北空間
地址|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新矽谷站前大樓)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Flower(花/華)在英語世界裡,除了作為自然物,便是與之相關綻放、茂盛等現象。然而「花」或「華」在漢語世界裡所構成的意象,其複雜程度或許遠超過讀者的想像。

「牡丹可以像個蕩婦」這個展題取自閑原在奧斯陸的一件創作,發音有如「屁耶-翁」(Peon /挪威語)的牡丹跟台灣的牽牛花沒兩樣,甚至隨意亂長溢出庭院,花開太大垂頭沾滿泥水,被蟲咬的憔悴不堪也不奇怪。然而這是作者第一次真正看見牡丹這個原產於北半球溫帶的植物,而不是在台北故宮的古畫與中式餐館中的「富貴滿堂」,才發現「國色天香」的認知多麼虛幻飄渺,面對一種長久被「花/華」同其神話滋養、暗示、屏蔽的複合感受。

展覽中有三件雕塑作品分別名為「渴望」、「攜手」、「祈願」,是藝術家侯連秦的黑色大理石石雕創作,至於閑原的水墨畫個展為何會有侯連秦的作品,有如謎樣的對話,以一個我們暫無法用言語定義的形式呈現,是神話還是打破神話,歡迎11/18(六)15:00前來座談會一探究竟,兩位作者與展覽形式的神祕發想人將有一場有趣的對談。

_DSC0241

_DSC0256

_DSC0270

_DSC026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5.11.17 - Experience Art wih 44 Gallery

3.
收藏品|席德進作品與非洲部落藝術

One Piece Club:Experience Art wih 44 Gallery|小巴,藝起走!

撰文 / 黃琳軒

呂英菖,同時兼具藝術家、收藏家、畫廊負責人的三種身份,當身為觀者的我們疑惑如何能在二十年後依舊對一件事物有著如此純粹地鍾愛,他的雙子座特質擁有輕盈有度的質地,相當適合與大家分享箇中絕妙之處。

收藏首要:純粹滿足的是自己,無關他人。從國小時的集郵、到國高中的球員卡、到現在的部落藝術、藝術品,現在回過頭來去檢視當時自己的狂熱與耐心,會發現當你全然投入與喜愛一項事物的時候,你會為此學習更多其它的可能、結識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這些可能與好友們會串連出目前自己的樣態。

部落藝術與當代藝術的對話

部落藝術始於各部族人生活中的各種需求品,例如慶典中配戴的面具,保護家族的雕像,或是身份或角色的象徵配件亦或是具有識別作用的椅凳等等。另外有幾項重要特質,即是每一件物品都是獨立的,也在產生之初就已賦予其用途與意涵,但若以「獨一無二」一詞來形容就會顯得特別多餘。再者,部落藝術品不是以作者的名字來進行藝術市場上的各項評斷,最大的準則即是作品本身獨特的造型感與觀者自己的直觀,這也影響呂英菖亦以直觀的方式看待當代藝術。在部落裡其創作媒材除了隨手易得的木頭,還有銅、鐵或象牙等質材,但這並不會絕對影響它的價值或是藝術性。

小巴廊開始成立之初定位為部落藝術的方向,當到新空間後,以白盒子的概念期許更多的可能性發生。呂英菖試圖將非洲部落藝術與台灣當代藝術家的作品進行對話。有幾種展覽方式:部落藝術主題性展覽,例如「母與子」、「椅凳」、「動物」、「面具」等,將其作品歸類與建構資料庫;交換展,以部落藝術品與藝術家作品進行交換,此「以物易物」的靈感亦源自於部族之間的物品交換模式,講求對於價值的直觀與相互信任;當代藝術合作展,每年會與一兩位藝術家合作,藝術家的創作與部落藝術的原始意象有所對話。以上三種展覽方式皆是系統的整合與積累,當十年、二十年後再將這些作品一系列匯整展出時,就逐漸可以觀察出兩者相互影響後的脈絡。如此部落藝術與當代藝術的對話方式,在歐洲是常見且是當前許多畫廊持續的方向,因部落藝術是以一種純粹的存在促使人們進一步覺察並對當代藝術進行思辨。

真誠的感受比閱讀義涵來的重要

呂英菖:「小巴廊這個名字如何而來、我的義大利名字Som如何而來、為什麼選擇去義大利留學..,很多一切都是沒有預設的。別稱、符號、說法,在生活裡並沒有非要怎樣不可,但也因此,心態在此時就顯得特別重要。你決定用怎麼樣的態度去體驗當下人生的一切?我的心中總會有個『底』,順應的前進著,藍圖是逐漸會浮現的,與其追求涵義上的邏輯正確,不如將心胸放寬去納入一次又一次的體驗更來的誠摯真切。

關於時間軸十年、二十年的那些想法

我的人生有三個重要的轉捩點,一個是到義大利念書,一個是獲得Geisai Taiwan首屆的村上隆獎,最後一個是小孩的出生,許多生命中的驚奇都因這三個階段而開始。在義大利有一段插曲,住院十天並且被宣判罹患癌症、僅剩三年的生命,即使後來發現這只是場誤會,生命的時間、週期、循環成為時常用來檢視自己的一項元素,不僅表現在自己的創作上[1],不知不覺成為一個習慣,在處理畫廊展覽時(如上述)、在面對與家人共度的時光(如下述)等等,都會牽引出一段時間的距離來看待,時間這項元素彷彿包裹了自己許多面向的情感。

家人是呂英菖創作最核心、神話故事般的畫面,人物的形象裡有許多的意涵與寄託,太太是嚮往自由的鳥人、兒子是獵人最信賴的嚮導犬、女兒是兔子人、姪子帶有一整串的麵包、父親是鐵漢柔情的鋼鐵人,母親是象徵最高一對發光的角,哥哥是規矩住在盒子當中的魔法人。每個角色上的紅花代表著心中最掛念的情感,月亮與太陽象徵時間不間斷的前進。呂英菖同時也讓孩子們的塗鴉置留在自己的創作當中,當十年過後,若將一系列作品展出,孩子們的成長也在他的作品當中劃出一道可貴可觀的時空線性。作品畫面的繽紛,看似是平衡死亡恐懼的方式,卻又來得如此珍貴如同是生命的一股璀璨乍洩。呂英菖將自己純粹的情感與美好的人事物封存在自己的創作與收藏中,因此即使二十年後,依舊鍾愛如初。

[1] 呂英菖於義大利就學時期創作一支錄像作品,將象徵一天結束的晚餐進行每日拍攝,拍攝用前的晚餐與完食的影像,共拍攝483天,並將此966張攝影濃縮在3分39秒的影片中。收錄在NABA米蘭藝術學院的網站中。

 
2.
收藏品|葉子奇與上原浩子作品

4.
收藏品|林宏信、陳敬元、張騰遠、吳逸寒、吳耿禎、吳冠德、李承道等人作品

1.
Collector |呂英菖
NABA 米蘭藝術學院
小巴廊 – 部落藝術 終身志工
藝術家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5.11.17 - ART NEWS

ART NEWS | 藝術新聞

編輯 / 楊幸寧

reclining_nude_1919_web
1.泰特美術館
TATE MODERN, London

此次展出表現主義畫派Modigliani作品回顧展,他在短暫顛簸的人生中,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獨特及易辨識繪畫風格。其中Modigliani著名的裸女畫將會是本次展覽中的焦點之一,現場總計有12張裸女作品,而這些視覺感官上肉慾性感的作品在1917年首次推出時,也曾引發極大的爭議並被認為是藝術家猥褻的行為而遭受審查,但現在這些情感強烈的肖像與誘人的裸體畫作,皆屬於在20世紀中最令人喜愛的畫作之一。

MODIGLIANI
D/ 2017.11.23 – 2018.04.02
P/ TATE MODERN, London
W/ http://www.tate.org.uk/

 

camille-henrot
2.東京宮
Palais de Tokyo, Paris

法國出生的國際藝術家Camille Henrot於東京宮展出第三次無限制條件的展覽。展覽名稱為“Days are Dogs”,這次展覽將對於決定我們存在的主權與虛構之間的關係提出疑問,同時也由在我們生活中最基本架構的元素-週來組織構成。在展覽中的每一間房間,喚起一週之中的一個日子,也同時代表一個開放性的世界讓傳統、情緒、個人自由有趣地互相對質。

“Carte blanche" to Camille Henrot
Days are Dogs
D/ 2017.10.18 – 2018.01.07
P/ Palais de Tokyo, Paris
W/ http://www.palaisdetokyo.com/

 

1
3.森美術館
Mori Art Museum, Tokyo

阿根廷當代藝術家 Leandro Erlich的作品,如大型裝置藝術與錄像作品,經常使用視錯覺與聲音效果來撼動觀者對於基本常識的看法。這次的展覽涵括藝術家24年生涯歷程作品,透過觀賞Erlich的作品,我們將會擺脫以往的慣性、習慣、預想的觀念,獲得視覺上並非是真實的智慧,體會新穎清晰的幻覺與即將來臨的新世界。

Leandro Erlich: Seeing and Believing
D/ 2017.11.18 – 2018.04.01
P/ Mori Art Museum, Tokyo
W/ http://www.mori.art.museum/

 

1
4.巴塞隆納當代美術館
MACBA, Barcelona

此次的展覽將會是ROSEMARIE CASTORO第一個主要的機構性展覽,聚焦於1964-79年間的作品。Castoro在美國以極簡主義和觀念主義建立起自己的職涯,影響力遍佈於紐約前衛派的核心。展覽內容包含抽象繪畫、概念性作品、在街頭與工作室的行為藝術、詩、信件藝術、雕像、裝置與大地藝術,揭示出藝術家多元的藝術實踐。

ROSEMARIE CASTORO-FOCUS AT INFINITY
D/ 2017.11.09 – 2018.04.15
P/ 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 Barcelona
W/ http://www.macba.cat/

 

1
5.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MOMA, New York

本次展覽包含過去五十年來Stephen Shore的整體作品,在這段期間他實施連續不停歇對於影像製作的審問,從他年輕時製作的明膠銀質印刷到近期數位平台的參與。Stephen Shore藉由使用世俗平凡的角度去捕捉美國流行文化,形成容易理解的、單調的影像,因而經常被認為是於1970年代逐漸竄起知名度的藝術家之一。

Stephen Shore
D/ 2017.11.19 – 2018.05.28
P/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W/ https://www.moma.org/

 

1
6. 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
MMCA, Korea

展是為迎接2017,2018年韓英相互交流而舉辦的展覽,內容將聚焦於Richard Hamilton六十多年來一直追求的創作手法,與如何透過靜物畫和風景畫來反映廣告的時代。藝術家被現代社會中隨處可見的大量生產意象所吸引,特別關注人類消費、欲望的生成過程中,意象的再生產和其運作方式。在他的作品裡,他將特定意象進行解體、改變、生產和重複。

Richard Hamilton
D/ 2017.11.03 – 2018.01.21
P/ National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Korea
W/ http://www.mmca.go.kr/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5.11.17 - Happy Together

伊瓜蘇_

Column:Happy Together|不如我們重頭來過? 在阿根廷重遇春光乍洩

撰文 / 王若鈞

小時候看電影〈春光乍洩〉,哪裡懂得什麼是「流浪」,什麼又是有家可以回才可以肆無忌憚的流浪,更加不會明白兩個相愛的人之間,存在著多?糾結的牽絆,還有那無法擺脫的愛恨眷戀,與隨之而來的猜忌、束縛,甚至是無法避免、無以為繼的悲傷。

恰逢電影問世的20週年,我踏上阿根廷,旅程中沒有想要致意或追尋什麼的意思,甚至連出發前都未曾想起這部經典之作。只是恣意地在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意思是美好的空氣)流連忘返,住在舊城區San Telmo,前往龍蛇混雜卻又人文薈萃的La Boca,每天看著繾綣交纏、濃烈炙熱的tango在街邊上演 ; 然後前往烏蘇華亞(Ushuaia,看著太陽落下的城市),出海看看那個虛假冒名世界盡頭的燈塔 ; 最後前往伊瓜蘇(Iguazu,大水),體會那傳說中的惡魔的咽喉(Devil’s Throat),享受一頓暢快淋漓。

當我瞬間意識到自己跟隨電影中何寶榮、黎耀輝、小張等幾位主角的移動步伐時,已是在阿根廷國境的最後一晚。像是命中注定一樣,〈春光乍洩〉就這樣在20週年的現在,直直地往我心中撞了進來!

然而,我並沒有不開心的事情要去南境的燈塔留下,也沒有要等的人一起站在絢麗的藍色瀑布之下,只是再看一次〈春光乍洩〉,迎來的卻是久違的泣不成聲。

何寶榮總是問著「不如我們重頭來過」,像是賣弄小聰明喊著狼來了的孩子,看似不羈地在重頭來過的雙重涵義裡玩著捉迷藏的遊戲,完全不明白簡單的幾個字卻足以毀掉黎耀輝好不容易建構的安全堡壘,而最終最痛的,仍是失根的自身。而我也在離開16年後,終於體悟到自己還有一個不斷想逃離、卻明白回去總是安全的,一個名為「家」的地方,也了解所謂說走就走、想留就留,根本稱不上是隨心所欲的自由,若無法掙脫心靈的束縛,充其量只是失落與失重的人生。2017年,我終於來到世界的盡頭,不知為何如同小張一般,突然之間很想回家。

來不及去BAR SUR朝聖,但也無所謂了,如果沒有遺憾反而是種遺憾吧!更何況我想我會重返這多彩的國度,重返這妖嬈的城市。

如果智利的聖地亞哥是一瓶霸氣外露的Pisco(註),那麼,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就是一支極度黏著的Tango,令人興奮,卻也令人窒息。

註:皮斯可酒是一種由葡萄發酵蒸餾而成的烈酒,多年來智利與秘魯兩國就皮斯科酒的發明源流爭論不休,然兩國製作手法和流程也不盡相同。

-

後記:

很多人問我,如果要去布宜諾斯艾利斯,要待幾天才夠?我總是笑著說,不管幾天都不夠。一般光觀景點如方尖碑、總統府(Pink House)、五月廣場、七九大道等,不會花上太多時間,也不需要在這裡贅述。然而,好些個值得參訪的場館,以及城市新舊交融、流動變遷的氛圍,卻需要時間慢慢體會,推薦給有機會前往阿根廷的朋友:

● Kirchner Cultural Centre (CCK)
● Recoleta Cultural Centre
● The Fundacion Proa
●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in Buenos Aires (MACBA)
● Museum of Latin American Art of Buenos Aires (MALBA)
● Teatro Colon
● El Ateneo Grand Splendid
● Tango Porteno
● Recoleta Cemetery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Older Posts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