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YIRI ARTS 伊日美學

16.09.17 - 空扌 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2017.9.23– 2017.10.22 台中空間 Taichung Space

bar

空扌 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9.23– 2017.10.22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_

藝術家余孟儒自身接觸創作的途徑是從工藝開始,先是學習技法、認識材質,才慢慢揣摩如何創作,因此創作過程與材質、與手有很深的連結。學習工藝技法也像是在學習如何控制材質的過程。起初以為透過材質創作是讓材質聽命於藝術家的想法成行,但如今回頭看來,受材質的影響更甚。

我們時常能看見一個人的職業對人格特質的影響,這點對應於材質創作者亦是,面對纖維人、陶瓷人、木工人……等等的各種材質創作者,會因接觸的材質特性、施作的方法不同而產生不同思考迴路,材質世界的邏輯會逐漸滲透生活,融入我們與這世界應對的方式。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16.09.17 - 風景的聲音ii The Sound of SceneryII | 謝宗翰Xie Zong-Han Solo Exhibition

2017.9.16– 2017.10.15 駁二空間 Pier-2 Space

bar

風景的聲音ii The Sound of SceneryII | 謝宗翰Xie Zong-Han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7.9.16– 2017.10.15
地點|伊日藝術駁二空間
地址|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群C9倉庫
電話|07-5215783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_

藝術家謝宗翰透過感官經驗與內在相互交疊,以聽覺及視覺的方式創作並呈現出來。藝術家在觀察生活的過程中漸漸喜歡上迷途狀態,著迷於「新的經驗」與過去的記憶相交疊,當眼前所見的光景變得陌生,「聆聽」成為熟悉景致的方式。在謝宗翰的創作中,繪畫以詩性的口吻描繪生活中細碎的絲縷之音,而聲音譜出了截然不同的內心風景,兩者交揉成為藝術家陳述世界的方式。
「重新聆聽」——如藝術家在嶄新的旅途上所面對的,放下以往對世界既有的認識,重新體驗身旁熟悉又陌生的景致。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10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30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16

謝宗翰開幕916_170917_0029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The Sound of Scenery II

XZH173201謝宗翰|幫樹寫一封信,寫給風的信|150×150 cm|2017|紙、燈箱

風景的聲音II The Sound of Scenery II |謝宗翰個展 Xie Zong-Han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李世文

迷途:經驗的開始
The Beginning of Being Lost; The Beginning of Feeling More
藝術家謝宗翰透過感官經驗與內在相互交疊,以聽覺及視覺的方式創作並呈現出來。藝術家在觀察生活的過程中漸漸喜歡上迷途狀態,著迷於「新的經驗」與過去的記憶相交疊,當眼前所見的光景變得陌生,「聆聽」成為熟悉景致的方式。在謝宗翰的創作中,繪畫以詩性的口吻描繪生活中細碎的絲縷之音,而聲音譜出了截然不同的內心風景,兩者交揉成為藝術家陳述世界的方式。
「重新聆聽」——如藝術家在嶄新的旅途上所面對的,放下以往對世界既有的認識,重新體驗身旁熟悉又陌生的景致。

聲音:熟悉地述說日常
Voice: Express the Daily Life Routine
謝宗翰在創作的過程中發現,人類的「想像」受視覺、聽覺彼此作為圖像拉扯,他的作品以聽覺召喚視覺的記憶;以視覺嘗試建構聽覺的樣貌。人們往往以「看見」為認識的主體,觀看主導著我們的生活。都會繁雜喧鬧、日常細瑣,時時環繞著我們的聲音更是容易被淡化、忽略的日常經驗。

「如何將聲音留在畫面上?」,將「聆聽」視覺化,便是謝宗翰致力實驗的,打破「看」的疆域,將兩種感官於畫面中連結,繪畫中呈現出「聆聽」的狀態;畫面遊走於抽象與具象的可識之間,是藝術家對自身生命經歷的探尋。「低頻率的、沙沙的、輕的、似有若無的、過去的/留在原地的⋯⋯。」藝術家在自述中描述著記憶中,雙腳踩在沙地上的聲音。畫面中大量的空曠場景、厚重堆疊的肌理、泛白的色調。是創作者對「聽覺」的轉譯,象徵著細碎、難以辨別的幽微聲響。在謝宗翰的繪畫中彷彿能夠感受腳步行移、樹葉摩擦、微風絲絲輕拂,緩慢地吐氣,猶如一場騷動⋯⋯。回到生活,打開雙耳就會發現,聲音是一場無止盡地抱擁,這便是風景的聲音。

聲音地景——生活、記憶、個人的經驗脈絡
Soundspace – Your Own Personal Experience During Life Journey.
音景(Soundspace),由加拿大作曲家Murrar Schafer於1970年代開始發展,「音景」概念將文化發展出三個聲音層次:基礎聲音(Keynote sounds)信號聲音(Sound single)聲音地標(Soundmark),而當中的「聲音地標」便是因人而異,能夠勾起鄉愁、屬於個人記憶中獨特的聲音。

謝宗翰的實驗性創作《隨風而逝》、《離群事件》帶出了當視覺無法與聽覺共同運作時的趣味性。藝術家採集了生活日常:蟬鳴、腳步的摩擦、樹葉婆娑,甚至是難以辨別的吱嘎聲。作品將聲音及盆栽、石塊等物件四散各處,創造出與白盒子相悖的聽覺環境,聲音與物件相組成為未明的事件;我們謹能依稀辨別自己或許身處於樹林、公園,甚至是某種動作正在進行,卻無法將其可視化,它們就像是解謎的線索、記憶中的斷簡殘篇,經由藝術家重新組合,呈現出了「聽覺的風景」,給予每個人不同的想像;它召喚了遙遠的記憶,猶如我們在彼時、彼刻,曾經聆聽過的,而這樣的心象風景,便是每個人獨特的「聲音地標」。於此,藝術家的作品像是築起一座橋樑,通往由聲音構築成的曖昧風景。身處喧囂日常的我們,接觸藝術使生活重新深刻;對日常的重新認識,便由創作來實現。

!必放!漂浮術|72.5×91 cm|壓克力彩|2015
謝宗翰 │ 漂浮術 │ 72.5×91cm │ 2015 │ 壓克力彩
!必放!隨風而逝|尺寸視場地而定|聲音裝置|2016
謝宗翰 │ 隨風而逝 │ 尺寸視場地而定 │ 2015 │ 聲音裝置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RAINBOW

1737-3 Hanna Ilczyszyn
Hanna Ilczyszyn| Confetti|50×50 cm|2016|Acrylic、Oil on Canvas

 

彩虹 Rainbow|漢娜・伊淇個展 Hanna Ilczyszyn Solo Exhibition

編輯 / 莊千慧

 

形成了彩虹 Creating a Rainbow

雨後,當水滴與陽光在空氣中交會時,逐漸在天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陰雨、陽光——結合了古代中國人民二元自然觀的陰陽概念,將看似對立的兩種特質放在一起後所產生的和諧感,亦是多種顏色組成後的和諧標誌;是一種跨越現狀的偉大理想與將人們從絕望中解救出來的希望。它如同漆上多種色彩的拱門,將兩個位處平行的地方連結在一起。

漢娜・伊淇(以下稱漢娜)今年於伊日藝術台中空間的個展,將台灣城鄉間充滿熱情、奔放的南島性格與長期定居的比利時城鎮作對比。漢娜從小就對於在世界另一端的亞熱帶國家充滿著許多好奇,也常常幻想,在世界的另一端,那裡人們又是如何的生活著?兒時這樣的想像力,使得漢娜的作品帶有一抹沈默得令人參不透的神秘感;低彩度基調的人物肖像,遮蓋著色彩熱烈的塊面、線條;畫中的人物,像是惡作劇、玩著捉迷藏,總是在畫面中隱隱地窺探、凝視著什麼,帶著早熟卻又充滿好奇心的眼光,時而活潑、時而詭譎、時而沉思,猶如漢娜以水滴、陽光折射出的彩虹作為陰陽的比喻,如同生於非熱帶國家的人們,懷有奔赴對於亞熱帶彩色的想像。

漢娜將台灣比喻為一個充滿個各種色彩、各種美食的國家。而這些視覺與味覺上的新體驗,在比利時是前所未有的。對於漢娜而言,彩虹代表著可以帶領她遨遊與探索世界的另一端。而本次個展的靈感創作,源自於彩虹帶給漢娜的許多人生體悟。

 

1737-2 Hanna Ilczyszyn
Hanna Ilczyszyn|Triangle Girl|60×50 cm|2016|Acrylic、Oil on Canvas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Hold on and Let go

影_1
空扌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余孟儒

自身接觸創作的途徑是從工藝開始的,先是學習技法、認識材質,才慢慢揣摩如何創作,因此創作過程與材質、與手有很深的連結。學習工藝技法也像是在學習如何控制材質的過程。起初以為透過材質創作是讓材質聽命於自己的想法成行,但如今回頭看來,自己受材質的影響更甚。我們時常能看見一個人的職業對人格特質的影響,這點對應於材質創作者亦是,面對纖維人、陶瓷人、木工人……等等的各種材質創作者,會因接觸的材質特性、施作的方法不同而產生不同思考迴路,材質世界的邏輯會逐漸滲透生活,融入我們與這世界應對的方式。

我出身自金工人,與金屬學習讓我認識到這些銅鐵雖鏗鏘銳利,卻也能變得柔軟可塑,但改變金屬的條件在於是否能尊重金屬的特性與極限,使金屬依循溫度與工具彎折、延展、發亮。如同我們能控制植物生長的方向,卻於無法改變其本質一般,當腦中設計的理想凌駕於材料、施作不得其法,材料便會給予強烈的反彈;而當我們接受材料的誠實回應時,材料亦會帶來想法難以探詢的秘境。控制的態度與造成的因果關係吸引我思索,控制方與被控制方的角色關係時而顛倒時而互文,強硬地面對材料就像是高控制的教養方式,迫使材料遵從意志,因而犧牲材料的特性,也使雙方心疲力竭。我試著重新思考自身與身邊存在的控制關係,其中包含了我在創作中使用的馬達方式。

馬達是具有強烈功能性的物件,往往為了驅動特定物件而服務,有著明確的目的性。起初將馬達置入創作中亦僅是為了讓馬達替我做到某種動態,但腦中的想像總是與實作間有些斷裂,常使我感到不快與挫折。而這些在創作中不適的情緒逐漸在生活中,與自然以及其他生命的相處中逐漸有了頭緒。去控制馬達就像是要去控制一隻狗乖乖聽話、去控制生物遷移他們的棲地、去控制人改變原來的生活,認為他人總是能夠做改變,馬達就是會順從我的想法,而不懂為何受到反彈。只有當我們願意去認識對方的世界,另一種語言與需求,才有機會明白對方的價值,進而被教育。才知道相處的關係不是單方面的要求與控制,而是為了能夠共同呼吸。

蔓生_2_2
癭I_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Column:Hola, Amigo! Hola, Santiago!

20170806_14075820170806_144200

COLUMN : Hola, Amigo! Hola, Santiago!

撰文 / 王若鈞

「我點了根菸,開始想著無關緊要的問題。比如時間,全球暖化,還有那愈來愈遙遠的星辰。」

Roberto Bolao, 1953-2003

28吋的大行李箱,從台灣飛往上海,再往南奔向奧克蘭,班機延誤只好夜宿機場(誰會知道我的生命裡繼米蘭之後又會再度上演航站奇緣),最後降落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的時候,我已經可以清楚聞到自己頭髮的油膩。50多個小時的折騰,離家18510公里,已無法在飛行地圖上看到台灣的影子,好不容易連上網路報完平安的時候,投宿在Irarrazaval地鐵站附近的airbnb卻突然斷電?

回想起過去不斷起飛、不斷降落的這三天,大概就像智利詩人Roberto Bolao所形容的,只能點根菸想著遙遠且無以名狀的什麼,然後告訴自己該享受這不斷的延誤,並慶幸這裡冬天還有12度的涼爽陽光,在充滿落地大窗的房間裡,盡情閃耀。

「Hola!」果然是熱情的南美洲,所有陌生人只要對到眼總是大聲打著招呼,而不管是已認識或是新認識的朋友,沒有好好認真地抱一抱親一親臉頰,是無法順利說再見的。在這個充滿笑聲和音樂的國度,每當自覺有些無法回應拉丁民族熱情的時候,便只好回應一瓶只要2000披索左右(約台幣100元)的在地濃醇紅酒。

抵達隔天適逢週日,街道只有零星路人,好在MSSA (Museo de la Solidaridad Salvador Allende)、M100 (Centro Cultural Matucana)、MAC (Museo de Arte Contemporaneo Quinta Normal)等藝文展演空間都還敞開大門,也讓我有機會回憶起以往一天連看三個展的緊湊,好在不用再為了孵出文章而硬逼自己投入。這些場館的展覽都在水準之上,然而無法激起太多驚奇,多半是你我習以為常的當代藝術樣貌,也因?如此削弱了地方特性;但若從力道來討論的話,MSSA的展覽Utopia y Crisis倒是極具後作力,在性別平等、性取向自由、性慾自主等議題上毫不留情,整理30多位主要來自南美洲各國藝術家的作品,時間軸橫跨70年代至2010年左右,既深又廣地堆疊出人們在面對性別問題的暴力意識。

然而,在聖地亞哥一個多禮拜下來,最喜歡的地方,卻是位在城市東邊的Corporacion Cultural Las Londes,自成一格的建築模式,沒有所謂小歐洲的矯情,更不是拉丁美洲的刻板狂放,而是像一個自由發展的藝術和手工藝聚落,樸實的木造平房建築群裡,有小巧精緻的畫室,展示脫俗水彩與紀實攝影作品,也有木頭與金屬雕刻、皮製品和織品類傳統服飾,其他如銀器、陶器、瓷器、竹編、礦石、各類古董和手作創意傢俱家飾等,族繁不及備載。

工作室和店家的數量實在難以統計,沒有花上一個下午好好尋寶,難以預料自己會錯失什麼。如果逛累了,還可以在小橋旁品嚐道地小吃,或是坐在廣場邊欣賞接續上演的管樂演奏和民俗舞蹈。當然,號稱貓村的Las Londes,還有好幾隻肥滋滋過爽爽的貓老大們,居高臨下地等著眾多的鏟屎官們餵食和抓癢,那傲嬌的表情就像是在說:「我都翻肚了你還有膽不來抓一下?!」

也是在這個聚落裡,即將結束在聖地亞哥的旅程。即便到了現在,漫遊城市進入第八天,但對於未來要在南美洲其他國家展開一個多月的流浪,仍感到不切實際與不知所措。

不過那也無所謂了,跟隨星辰。下一站,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

20170806_142655
20170806_145823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COEXIST EXHIBITION

多元成展計畫-今天回家                                       

撰文 / 劉星佑

丁建中、張致中、楊雅翔、沈暐翃、趙任威|「境外展」創作計畫

心在哪裡  夢在哪裡

不要忘了家的甜蜜

迷失的人  不要忘了家的甜蜜

《今天不回家》 原唱:姚蘇蓉 作詞:諸戈 作曲:古月

 

現實生活中的性別差異,彷彿空氣般的四處皆然,也可能像空氣般的存在,不被查覺。性別意識的啟蒙、再現與實踐,在日常生活中反覆上演,既可能強化了理解,也可能強化的誤解?「家」的意義,甚至是對於歷史的詮釋,之於性別的想像有著密切且幽微的關係。性別問題並非日常的一切,但是透過性別問題的提醒,有機會開起重新審視自我的可能。

多元成展計畫,於2014年開始,在網路上開始徵集關注性別議題的藝術創作者,並於同年開始,以一年至少一檔展覽方式舉辦實體展,先後分別在福利社藝術空間、國立台灣美術館數位方舟計劃以及南海藝廊,舉辦「見光死」、「你雙眼闔上我滅亡」與「不逾矩」這三檔展覽;分別從出櫃與愛情、媒體與社會以及性別與欲望這三個「離題」的主題,來聚焦性別的討論。今年展覽計畫邁入第四年,在一貫離題的方式中,以「今天不回家」為名稱,在過往展覽主題基礎上,增加對於「家」的想像與思考。此次參展藝術家包含巴魯‧瑪迪霖、莊志維、陳安安+黃韶瑩、陳漢聲、黃孟雯、劉星佑、簡翊洪、藍予聰等人。然而不可否認的,每位藝術家仍有各自的「業障」要面對,有的是自己的情傷,有的則是在表現對於理想關係的追求,有的則是在自我認同的基礎上,思考更多關於民族與國族的議題,有的則是「擾民」任性式的,以自己的父親母親為攝影記錄對象,有的則將彩虹符號做為發想的開端,透過物件交換,與他人產生互動與交流,然而有的則全然不理會上述內容,沉浸在宛若「技術控」的愉悅裡,以數位互動媒體表達自己對於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感受。

巴魯‧瑪迪霖是本計劃第一次合作的原住民藝術家,透過巴魯‧瑪迪霖作品的藝術語言,試圖理解原住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在人權與性別權利之間,有著雙重的困難要面對。藍予聰則是第一個參與本計劃的藝術家群像中,最絕對的「正」妹(「妹」不「妹」是由「正」不「正」來決定的),另外由丁建中、張致中、楊雅翔、沈暐翃、趙任威等人組成的團隊,將分享近年從事諸如籌備凱道婚姻平權音樂會現場、參與同志生命故事拍攝,或是下鄉推廣性別平權等,參與過程的紀錄影像。

最後身為一個恐同同志,希望藉由展覽訴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中心愛心思想;意識形態的戰爭,在平凡的生活中並非不存在,很多時候「假」想敵都是真的,而最大的敵人往往也是自己,《今天不回家》在今日不再是一首禁歌,但「家」的意義仍然有待更多屬於「人」的討論。
展覽執行 | 走路草農/藝團

參展藝術家 | 丁建中 沈暐翃 陳安安 陳漢聲 莊志維 張致中 黃孟雯 黃韶瑩 楊雅翔 巴魯‧瑪迪霖

趙任威 劉星佑 簡翊洪 藍予聰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ONE PIECE CLUB:BECOMING A PERSON OF LIGHT

成為有光的人|One Piece Club:Becoming A Person Of Light

撰文 / 黃琳軒

(全圖2)親愛的瑞音蔻-素描1-5,紙膠、碳筆,21x29.7cm,2010

陳松志|親愛的瑞音蔻-素描

 

若說起最狂熱的藝術收藏家族群,一定少不了畫廊或美術館等機構的創辦人。

陳翠華女士,中文系畢業、卻身為香港持牌的投資顧問,國際金融資產管理曾經占據生活的大部分,也註定此難能可貴的一生中即使峰迴路轉,依舊會回到藝術這片純粹的境地。八年前,以一位母親的身份,將愛的力量加以伸張,藝術收藏則作為此趟浩然生命之旅的重要介質,進而創辦光之藝廊。

筆者撰寫藝術收藏,寫著寫著竟不自覺地將他人的人生寫入,道出藝術收藏與藝術品之間,牽動的無非是一場關於初戀的酸澀苦甜、那一見鍾情奔騰的情感湧洩。陳翠華回憶起,忠孝東路的阿波羅大廈曾經是時代文人的匯集地,當席德進的作品映入眼簾,那份藝術家熟成的氣度,打動了十多歲的她,難以言喻的內心波瀾彷彿一連串地啟動了感官世界的新冒險、新視野。

 

她的收藏|Her Collection

第一件收藏為藝術家陳松志的作品,陳松志藉現成物進行創作,作品多以複合媒體空間裝置的方式呈現,著重觀念並將物質原性進行轉化,注入微妙心理元素,展覽走訪台灣、中、日、韓、法、美、英、埃及等地,陳翠華自信地笑道:「他是一位國際感十足的台灣藝術家。」另外,多年前的台北藝博新人區,陳翠華在藝術家席時斌的作品〈紅書〉中看見了對藝術的那份執著,以及對母親深厚的情感。爾後,當MOCA要舉辦席時斌個展時向她借展,經由策展的方式將藝術家的家族記憶貫穿在其中,從收藏後直到在MOCA展出之間雖間隔了許多年,陳翠華欣喜道:「令人既振奮又欣慰的是,當你再把這件作品拿出來觀看的時候,看到的不是青澀而是藝術家當年所投入的豐厚情感。」

身為投資顧問,陳翠華打趣地說道:「若要以投資的眼光來看待收藏的話,其實我錯過了很多,我錯過了蕭勤、錯過了吳冠中、還錯過了朱德群。但真要說起投資,我其實就繼續從事金融業本行即可。我相信藝術收藏的價值遠超乎金錢所能獲得的,因為人嘛、心最重要。最近常聽企業家演講時會講著講著就講到『空虛』二字。然而,我們時常都需要自問:『你一直在追求的東西是不是真的在你生命中是最重要?』藝術除了能帶給人許多反思,如果今天你收藏了一件作品能令你感受到『靈魂的愉悅』,那麼就是收到件最好的作品了!」

 

___R13席時斌《紅書-第三世界的藝術勞力》木板、紅墨,180x300x180cm,2010

席時斌|紅書-第三世界的藝術勞力

 

成為有光的人|Becoming  a person of light

陳翠華以老子《道德經》中一句「用其光,復歸其明」表達出對於藝術工作者的深切期許,令個體能依循本貌的姿態,將原生藝術的純粹度真誠表現。

陳翠華與筆者聊起近期所閱讀德國學者漢娜鄂蘭的思想,書中「平庸的邪惡」一詞的出現,深覺真正的選擇與自由取決於人們的自覺與自我意識的存在。當她成立「光之藝廊」之時,最想改變的是社會的眼光。社會的眼光會成為社會的價值,並傳遞給每個家庭,然而社會當中所提及的弱勢時常只專注於經濟上的弱勢,但我們卻很少意識到最嚴重的弱勢是精神上的弱勢,許多的不對等看待才是造成社會資源浪費的主因,讓所有事兜了一個圈子在運行著。依傍著這樣的理念,陳翠華對於收藏以及看待藝術家創作更為直接而嚴謹,鼓勵年輕藝術家對自己、對環境趨勢、對藝術家的這個身份有更徹底的內化,創作的動機要真率而純粹,如此一來,不論觀者是否為藝術專業,都能為之動心,讓藝術自身能發揮它本然的影響力。

032–夏卡爾狂想曲

邱俊瑋|夏卡爾狂想曲

 

傳承.交付|Passing the torch.Deliverance

片刻,陳翠華女孩般的眼神望向窗外的天空,轉瞬間,俏皮又由衷地冒出一句:「藝術,如果只有一個人探索的話好孤獨喔!」我們相視而笑著。

信仰基督教的陳翠華,相信每一個個體來到這個世界都帶著一則珍貴的訊息。在依循著一項生命任務的達成後,下一盞燈又會亮在哪兒呢?在卸去台灣身心障礙藝術發展協會理事長一職後,她靜待下一個挑戰的到來:「我想,下一步會是關於家族記憶傳承的項目。」午後的陽光照射進來,在她的微笑上添上一抹溫潤的光暈。文豪蘇東坡曾大度地一語呼出:「山水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能意會山水之樂的人在於寬心品味而非細數琢磨,收藏要放輕鬆點看待,約莫就是這樣的心境了吧! 今日我們談美,深感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情懷,然而,美即存在於用一份嶄新的目光看待原有的事物,心之所向意即所有。

 

IMG_3051

Collector

陳翠華|光之藝廊 創辦人、台灣身心障礙藝術發展協會 創辦人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Documenta 14 – Learning from Athens

d14_Pelagie_Gbaguidi_The_Missing_Link_©_Mathias_Voelzke

德國卡塞爾文件展首次遠征向雅典學習(下)|Documenta 14 – Learning from Athens

撰文 / 吳思薇

不介紹作品的展場導覽?
Walks

到達展覽現場購買門票、報名參加導覽,常常是許多觀眾選擇一個方法在有限的時間中去理解一個展覽。在這屆的卡塞爾文件展中,也有這個項目,但或許跟一般觀眾想像的導覽不太一樣。

註:Kassel – Walks引用了Annemarie 與 Lucius Burckhardt 這對都市規劃學者在八零年代的卡塞爾大學任教時,發展出的都市計畫方法”Urspaziergang” 翻成中文也就是都市散步。

為了充分的體驗今年的展覽,我也報名了其中一個步行導覽,是從Neue Galerie 新美術館到Palais Bellevue(全卡塞爾士中最古老的建築物)這條路線的主題涉及國族、性別與身份認同的議題,參與者有一半是年近半百的高齡觀眾,有禮喜歡與導覽員討論,另一半多為歐陸記者、長時間在做筆記,看似要抓緊截稿時間作業,導覽員受了半年的專門訓練,挑選了幾件他認為有深意的作品,走完兩館,最後的討論時間,他才坦言,『其實在策展人最原先的設計裡,他們應該盡量不要講話、不要詮釋作品,要發動問題,讓參與者不停對話,讓這些對話作為主體,溝通、討論、而不是單向的詮釋』所以他前半年受了大量的訓練,如何讓初見面的人們進行有意義的討論,這終究是理想的,畢竟整個展區裡,最不缺的就是充滿爭議性的議題,『開展兩天以來,我每天都有兩場導覽,歷經四場非常激烈的失敗經驗,我今天終於決定放棄』,其中有一個體驗過四場不同路線導覽的參與者說『噢!昨天我參加的另一場,導覽員完全不介紹,就問我們感覺如何,氣氛非常詭異,大家不太敢表達意見。』導覽員接著說『參與者的負面反應很多,有人說我花錢就是要聽你導覽,為什麼反而要我說話』導覽員接著解釋這半年他們如何受訓要讓民眾開口討論,但是到了實際操演時又遭遇多大的落差。策展人所設想的散步計畫,所想像觀眾間展開的對話,或許就是衝突的本身,這些爭吵若是在展區間發生,又是否稱得上是作品之一呢。

冒著大量白煙的博物館大神殿、用吊高機用書本為建材,營建中的雅典神殿、走在路上巧遇一個個頭頂著書的七仙女,路邊閒置暫停的汽車發出男子的低語,whispering,走在小城裡,無時無刻都像是某種神諭,需要另眼相看。過了一天,我才終於造訪那七仙女的出發地Irena Haiduk”Spinal Discipline”,另一個展區重鎮。Neu Nue Gallery是一個過去的郵政總局,佔地不小,幾乎都維持在過去的模樣。四層樓的建築物,一樓為主展館,一整圈看下來氣氛明確討論種族、移民、新納粹和全球化的影響,有別於其他展區明亮菁英的氣質,neue neue Gallery的展場是幾乎原始的震撼。其中一件作品是Forensic Architecture的”77SQM_9:26MIN”計畫,命名的根據事來自案發現場的面積大小77平方米,作案時間九分26秒。十年前,在這個舉辦文件展的小鎮發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土耳其裔的店主在自家經營的網咖被手槍擊斃。十年來警方採集、調查了案發現場同在網咖中的目擊證人的證詞仍查不出兇手,至今成謎。唯有一個任職於德國情報局的德國人,是在場其他目擊者及家屬認為最有嫌疑者,行兇動機推測是極右的種族主義。而FA是一個來自英國由建築師、科學家、藝術家組成的調查團體,為了這起案件在柏林搭建了一個一比一的空間還原現場,利用三種感官類別的證詞,企圖重組現場,而整個三頻幕的錄像作品,是一個沒有情緒渲染的犯罪片,去解構所有人的證詞,試圖替家屬找尋真正的兇手。不過這個作品的企圖並非只是重返犯罪現場那麼單純的偵探情節,這個行動的意義在於除了控訴德國警備系統對於自家人的掩護,以及,在警察系統中確實的存在新納粹分子的事實。

在建制派崩潰的後真相時代、右派崛起階級分裂,全球化效應,卡塞爾文件展五年一度的也對當今世界的提問、質疑、關注或者討論,許多陌生的作品呈現出陌生的文化脈絡、龐大的展覽、走不完的展場、作品分布的年代亘古通今。對我而言,今年的文件展仍呈現了一種菁英的、獵奇的、百科全書般的品味,需要大量的閱讀、必定也擴張了觀者對於世界的認識,而那些嚴肅的議題,經過策展的呈現,依舊嚴肅、依舊遙遠、似乎依舊無解,但多了許多值得與人討論的切面,或許就如同藝術家Pope.L一件在卡塞爾城中化作耳語的計畫“Whispering Campaign”,將像是各種竊竊的私語藏身在舊車的引擎下、屋簷的藤蔓中。在後真相的年代各種難辨真偽的耳語不斷流竄,人們低頭傾聽各種聲音,卻不預期自己將獲得什麼堅實的定論。

註:新納粹主義是二戰後歐洲一些為了使當時的納粹和法西斯復辟所出現的政治運動及社會運動。新納粹運動基本上以納粹德國總理阿道夫·希特勒的繼承人自居,延續其納粹使命,以及支持納粹主義、反猶太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及種族主義等。這些組織因經常以報復製造事端(例如塗污猶太人的墓碑),而引起警察的關注。他們大多是極右派的種族主義者和國家主義者。(引述自維基百科)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06.09.17 - SHIU SHENG–HUNG Exhibition_2017

12

許聖泓個展_2017|Shiu Sheng–Hung Exhibition_2017

撰文 / 賴柏衡

繪畫作為人類最古老的藝術形式之一,時至今日,以平面繪畫作為表現媒材的藝術家,都難以逃脫龐大繪畫史設下的許多陷阱。 許聖泓也無法例外,早期的創作狀態面對著繪畫龐大的傳統,將繪畫視為感性運作的平台,直到2010年開始的《風景》系列創作,有別於以往創作呈現的繪畫性,許聖泓避免陷入鑽牛角尖的繪畫史問題,選擇了「如何使用繪畫」作為創作的路徑,與感性描述說掰掰。

介面游移中 While swinging on the interface.

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對許聖泓來說總是一層介面,以及許多尚待釐清的訊息,這些介面可以是語言,可以是影像,「認識」總是必須透過許多管道〝交互閱讀〞著,才有辦法直探表層背後的意義,因此許聖泓試著將他的繪畫變成一種載體。
2013年在南海藝廊的個展《我計劃這趟旅行,那裡有著異國情調》,畫布尺幅刻意選用了長型大尺寸的比例,觀看風景畫的時候彷彿也是瀏覽著16:9的寬螢幕。
作品創作時,許聖泓除了挑選檔案內容重新繪製,特殊的筆刷筆觸和珠光顏料的使用,讓觀眾在觀看作品會因為不同的角度、光線,不同層次的圖像彷彿雜訊般,不斷的閃現交織在一起,觀眾唯有透過不斷地讓身體遊走、閱讀,才有辦法一窺作品的全貌,這樣特殊的觀畫經驗,幾乎成為他作品的個人標誌。

計畫了一場旅行 Planning An Exotic Journey

這次個展的風景圖像,來源大多取自於許聖泓外出踏青或旅行拍攝的照片,長期以來他的繪畫都以風景作為命題和比喻,寫生這個作為過去創作和世界連結的方法,對當代和許聖泓而言,已經被攝影、踏青、田野資料調查所取代,媒介成為了第一自然[1]。
除了面對過往的攝影對象寫生,藝術家所做的也不只是單純的再現風景,在繪畫過程中不斷面對當下的自身狀態、生活環境以及場景給出的想像,藉由繪畫性的手法連結過往至當下的時間揉雜在畫面之中,文件、記憶、景點和想像交疊在一起,成為了某個時刻顯現的圖像,透過繪製這些風景畫,也彷彿啟動了考古挖掘的過程。
許聖泓想起他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奶奶不時對孫子們講古,日本時代的故事、以及那些關於老家、躲空襲的記憶;奶奶原本居住於桃子圓的老家,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人為了打太平洋戰爭將居民遷村並規劃成現在的左營海軍軍港,然而回家的路已經不復記憶,只記得老家的附近種了一棵龍眼樹。
藝術家蒐集了許多美軍轟炸台灣的文件紀錄,主要地點包含桃子園左營軍港、半屏山(現在的左營高鐵站附近),空照圖有許多清晰可見轟炸過的彈坑,地點都在許聖泓的老家附近,這樣的故事對他來說有點耐人尋味,像在異國發生的事情。
於是他計畫了一場旅行,實際前往最能接近奶奶老家的地方,《海灘與管制區》這件作品就是他從中山大學往柴山方向上去到大自然的斷崖,旁邊有條隱密小路拉繩索下去會到一個小海灘,在那邊拍攝取景完成的。
作品出現的每座森林都隱喻著自身運作的生態體系,風景裡刻意消除了人的痕跡,彷彿觀眾也只是在這一刻彼此短暫的相遇、消失,然後風景依舊,每一道風景都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點,彼此交織、構成所留下的痕跡。

-
[1] 馬克斯關於人與自然的生態倫理觀念,在人類出現之前,在人具有意識之前,在人類認識自然和改造自然之前,自然就客觀自在地存在了,即第一自然。
【對於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一哲學手稿》中的生態倫理思想】–張莉、陳愛華著

海灘與管制區_壓克力顏料、畫布_130x194cm_2015 _ The beach and the control area_Acrylic on Canvas
許聖泓|海灘與管制區|130X149 cm|2015|壓克力顏料、畫布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Older Posts
No Newer Posts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