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06.09.17 - Hold on and Let go

影_1
空扌Hold on and Let go|余孟儒個展Yu Meng-Ju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余孟儒

自身接觸創作的途徑是從工藝開始的,先是學習技法、認識材質,才慢慢揣摩如何創作,因此創作過程與材質、與手有很深的連結。學習工藝技法也像是在學習如何控制材質的過程。起初以為透過材質創作是讓材質聽命於自己的想法成行,但如今回頭看來,自己受材質的影響更甚。我們時常能看見一個人的職業對人格特質的影響,這點對應於材質創作者亦是,面對纖維人、陶瓷人、木工人……等等的各種材質創作者,會因接觸的材質特性、施作的方法不同而產生不同思考迴路,材質世界的邏輯會逐漸滲透生活,融入我們與這世界應對的方式。

我出身自金工人,與金屬學習讓我認識到這些銅鐵雖鏗鏘銳利,卻也能變得柔軟可塑,但改變金屬的條件在於是否能尊重金屬的特性與極限,使金屬依循溫度與工具彎折、延展、發亮。如同我們能控制植物生長的方向,卻於無法改變其本質一般,當腦中設計的理想凌駕於材料、施作不得其法,材料便會給予強烈的反彈;而當我們接受材料的誠實回應時,材料亦會帶來想法難以探詢的秘境。控制的態度與造成的因果關係吸引我思索,控制方與被控制方的角色關係時而顛倒時而互文,強硬地面對材料就像是高控制的教養方式,迫使材料遵從意志,因而犧牲材料的特性,也使雙方心疲力竭。我試著重新思考自身與身邊存在的控制關係,其中包含了我在創作中使用的馬達方式。

馬達是具有強烈功能性的物件,往往為了驅動特定物件而服務,有著明確的目的性。起初將馬達置入創作中亦僅是為了讓馬達替我做到某種動態,但腦中的想像總是與實作間有些斷裂,常使我感到不快與挫折。而這些在創作中不適的情緒逐漸在生活中,與自然以及其他生命的相處中逐漸有了頭緒。去控制馬達就像是要去控制一隻狗乖乖聽話、去控制生物遷移他們的棲地、去控制人改變原來的生活,認為他人總是能夠做改變,馬達就是會順從我的想法,而不懂為何受到反彈。只有當我們願意去認識對方的世界,另一種語言與需求,才有機會明白對方的價值,進而被教育。才知道相處的關係不是單方面的要求與控制,而是為了能夠共同呼吸。

蔓生_2_2
癭I_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