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6.09.17 - Documenta 14 – Learning from Athens

d14_Pelagie_Gbaguidi_The_Missing_Link_©_Mathias_Voelzke

德國卡塞爾文件展首次遠征向雅典學習(下)|Documenta 14 – Learning from Athens

撰文 / 吳思薇

不介紹作品的展場導覽?
Walks

到達展覽現場購買門票、報名參加導覽,常常是許多觀眾選擇一個方法在有限的時間中去理解一個展覽。在這屆的卡塞爾文件展中,也有這個項目,但或許跟一般觀眾想像的導覽不太一樣。

註:Kassel – Walks引用了Annemarie 與 Lucius Burckhardt 這對都市規劃學者在八零年代的卡塞爾大學任教時,發展出的都市計畫方法”Urspaziergang” 翻成中文也就是都市散步。

為了充分的體驗今年的展覽,我也報名了其中一個步行導覽,是從Neue Galerie 新美術館到Palais Bellevue(全卡塞爾士中最古老的建築物)這條路線的主題涉及國族、性別與身份認同的議題,參與者有一半是年近半百的高齡觀眾,有禮喜歡與導覽員討論,另一半多為歐陸記者、長時間在做筆記,看似要抓緊截稿時間作業,導覽員受了半年的專門訓練,挑選了幾件他認為有深意的作品,走完兩館,最後的討論時間,他才坦言,『其實在策展人最原先的設計裡,他們應該盡量不要講話、不要詮釋作品,要發動問題,讓參與者不停對話,讓這些對話作為主體,溝通、討論、而不是單向的詮釋』所以他前半年受了大量的訓練,如何讓初見面的人們進行有意義的討論,這終究是理想的,畢竟整個展區裡,最不缺的就是充滿爭議性的議題,『開展兩天以來,我每天都有兩場導覽,歷經四場非常激烈的失敗經驗,我今天終於決定放棄』,其中有一個體驗過四場不同路線導覽的參與者說『噢!昨天我參加的另一場,導覽員完全不介紹,就問我們感覺如何,氣氛非常詭異,大家不太敢表達意見。』導覽員接著說『參與者的負面反應很多,有人說我花錢就是要聽你導覽,為什麼反而要我說話』導覽員接著解釋這半年他們如何受訓要讓民眾開口討論,但是到了實際操演時又遭遇多大的落差。策展人所設想的散步計畫,所想像觀眾間展開的對話,或許就是衝突的本身,這些爭吵若是在展區間發生,又是否稱得上是作品之一呢。

冒著大量白煙的博物館大神殿、用吊高機用書本為建材,營建中的雅典神殿、走在路上巧遇一個個頭頂著書的七仙女,路邊閒置暫停的汽車發出男子的低語,whispering,走在小城裡,無時無刻都像是某種神諭,需要另眼相看。過了一天,我才終於造訪那七仙女的出發地Irena Haiduk”Spinal Discipline”,另一個展區重鎮。Neu Nue Gallery是一個過去的郵政總局,佔地不小,幾乎都維持在過去的模樣。四層樓的建築物,一樓為主展館,一整圈看下來氣氛明確討論種族、移民、新納粹和全球化的影響,有別於其他展區明亮菁英的氣質,neue neue Gallery的展場是幾乎原始的震撼。其中一件作品是Forensic Architecture的”77SQM_9:26MIN”計畫,命名的根據事來自案發現場的面積大小77平方米,作案時間九分26秒。十年前,在這個舉辦文件展的小鎮發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土耳其裔的店主在自家經營的網咖被手槍擊斃。十年來警方採集、調查了案發現場同在網咖中的目擊證人的證詞仍查不出兇手,至今成謎。唯有一個任職於德國情報局的德國人,是在場其他目擊者及家屬認為最有嫌疑者,行兇動機推測是極右的種族主義。而FA是一個來自英國由建築師、科學家、藝術家組成的調查團體,為了這起案件在柏林搭建了一個一比一的空間還原現場,利用三種感官類別的證詞,企圖重組現場,而整個三頻幕的錄像作品,是一個沒有情緒渲染的犯罪片,去解構所有人的證詞,試圖替家屬找尋真正的兇手。不過這個作品的企圖並非只是重返犯罪現場那麼單純的偵探情節,這個行動的意義在於除了控訴德國警備系統對於自家人的掩護,以及,在警察系統中確實的存在新納粹分子的事實。

在建制派崩潰的後真相時代、右派崛起階級分裂,全球化效應,卡塞爾文件展五年一度的也對當今世界的提問、質疑、關注或者討論,許多陌生的作品呈現出陌生的文化脈絡、龐大的展覽、走不完的展場、作品分布的年代亘古通今。對我而言,今年的文件展仍呈現了一種菁英的、獵奇的、百科全書般的品味,需要大量的閱讀、必定也擴張了觀者對於世界的認識,而那些嚴肅的議題,經過策展的呈現,依舊嚴肅、依舊遙遠、似乎依舊無解,但多了許多值得與人討論的切面,或許就如同藝術家Pope.L一件在卡塞爾城中化作耳語的計畫“Whispering Campaign”,將像是各種竊竊的私語藏身在舊車的引擎下、屋簷的藤蔓中。在後真相的年代各種難辨真偽的耳語不斷流竄,人們低頭傾聽各種聲音,卻不預期自己將獲得什麼堅實的定論。

註:新納粹主義是二戰後歐洲一些為了使當時的納粹和法西斯復辟所出現的政治運動及社會運動。新納粹運動基本上以納粹德國總理阿道夫·希特勒的繼承人自居,延續其納粹使命,以及支持納粹主義、反猶太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及種族主義等。這些組織因經常以報復製造事端(例如塗污猶太人的墓碑),而引起警察的關注。他們大多是極右派的種族主義者和國家主義者。(引述自維基百科)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