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6.09.17 - Travelling in Peaceful and Bright Mood

既靜謐又開朗的獨旅心情  Travelling in Peaceful and Bright Mood

撰文 / 盧怡安

凍結之地的樹03 Trees in the Frozen Land 03│100x72.5cm 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2017
藝術家蘇郁嵐來自一個穩定而務實的家庭,小時候很少遠行。但在她筆下的北歐旅行風景,遼闊、安定,讀不到在異鄉的不安全感,也不是充滿爆破性的興奮感,反而有種寧靜祥和,又開朗自在的啟發,十分獨特。

寬闊的大景,蜿蜒的道路,被雪濡濕的地面與微亮的天空,藝術家蘇郁嵐都以灰色的基調塗染。但看上去,心情卻一點都不陰沈,反而有種開朗、遼闊,舒坦和安心的感覺。

這彷彿是蘇郁嵐要把旅行的心情,寄給家裡的一張張明信片。

「我很好。」「這裡的天空好寬。」「一路上都很舒服。」「從這裡看下去讓人很安定。」她宛如用這樣畫面,向家裡傳達一句句內心感受,讓站在畫前面的人都讀到了。

蘇郁嵐說,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家裡的氣氛一直很務實、很安穩。但他們總覺得孩子就是要在身邊,不要遠行。家庭旅行去過的地方,在記憶中寥若可數,大多就是離家較近的所在。

一直到北上念大學,有了自己的摩托車,蘇郁嵐發現自己很喜歡一個人到處亂晃。去東北角,去淺水灣,去說不出名字的海邊小村。她喜歡上旅行,特別是一個人的旅行。

終於在前幾年,她把自己帶來北歐。連台灣附近國家都沒有去過幾個,第一次遠行,就是去芬蘭,去丹麥,去各個她從來沒想像過的地方。

冷得要命。「很冷、很冷很冷。」蘇郁嵐一連講了五次,但卻是興奮雀躍的語氣。「冷得很過癮啊。」她開心地說,沒有一絲害怕。

母親來電,總關心她:「妳不會怕嗎?」「遇到什麼問題要講哦。」但她如魚得水啊。一個人走自己喜歡的路徑,「不需要目的地。」她說。只是走著走著就很自然地坐上纜車,總是來到高山,或是登上高台,一眺望整片整片寬闊的景色、廣渺的場景,她的心情就很平靜,很愉快。

於是她把這樣平靜而愉快的心情,畫給了家人。

在她的畫中,即使是看起來一片單調的大塊雪地,也一點都不沈悶,遼闊的水平線讓人感覺祥和。即使是渺無人煙的路徑上,也一點都不孤寂,靜謐的空間使人放鬆和自在。一個人往遠處的旅行,原來是這樣的感覺、這樣的心境,和刻板印象並不相同。

我暗自猜想,就是因為平穩安定的家庭,給了她來自內心的篤定力量,於是不擔心遠行的孤寂與不確定感,那種相隔得遠遠地,仍有一種互相聯繫、互相支持的安定感,帶來了她畫中獨特的氛圍,既靜謐卻又開朗。

於是站在畫前面的人,也像收到蘇郁嵐的明信片與家書一般,被療癒了。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