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8.08.17 - A liitle bully boy, but a big story

RW-02

小混混的大故事A liitle bully boy, but a big story
 
撰文/王若鈞
 
電視裡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捷運站海報上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想起了他的故事,要從三年多前開始說起。
 
曾是藝術雜誌編輯的我,因為工作緣故總是可以快速認識許多創作者。然而,真正成為「好朋友」,並在卸下編輯一職之後還會主動聯絡、持續關心的人,不誇張五隻手指真的數得完!不是這個圈子勢利,而是交朋友這件事大概就是這樣,隨著年齡增長難度也日漸提升,出社會後要交到知心好友更是難上加難,其實最好的狀態反而是「上班好同事,下班不認識」。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天見到他,對坐在20號倉庫工作室裡,聊不到兩個小時,我們就成為「自己人」,我的企劃需要幫忙,他連要做什麼都沒問就一口答應 ; 他突然火燒屁股了,我請三天假衝去台中協助佈展。
 
曾經翹課、打架滋事、混球間,一個不良少年該做的,年少輕狂時的他應該都沒少做。然而,真正讓我刮目相看的,不是他如何從小混混變成小鐵工(絕不用「藝術家」這個稱謂是我們養成的良好默契),也不是他的作品獲邀參加大大小小的展覽(當然作品總是真摯到令人覺得這個世界其實並不糟),而是他說的:「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其實我沒有遺憾!」
 
我瞪大了眼睛,想著這個小混混是哪來的信念?!而「社子島少年行」證明了他的確是一個不會讓自己後悔的人。
 
當他開始在社子島創作的那段日子,我們較為頻繁地碰面,有段時期明顯感受到他的低潮和疲憊,我總是毫不留情地說小我三歲的他看起來已是位大叔了,而且每一次見面都像老了十歲一樣,鬍子又長了一點,背又駝了一點,而他只是無奈地笑著,對於計畫的不順遂、學生們接二連三地離去,一律輕描淡寫地帶過,然後任由我繼續抱怨著自以為不公的一切。
 
直到看完「社子島少年行」的完整影片之後,才明白在那八個多月的時間裡,他所經歷的壓力和挑戰!回想起來真是慚愧,和年長的我相比起來,他展現了真正的強大。那一句「我是不會離開的」,讓我爆哭之後又多掉了幾滴眼淚。
 
他說,社子島和台北的關係,就像台灣在國際間的關係,雖然充滿資源,卻同樣位在乏人問津的邊緣地帶,同樣羨慕進步發展的地區,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在社子島長大的這群孩子們對什麼都無所謂,鬼混逐漸成為一種生存方式。而他從單純的看不下去,到「令伯袂爽」的意氣用事,鐵了心就是想要讓這些參與計劃的小朋友們,知道做完一件事情應該有的堅持和態度。
 
在許多人的幫助下,用回收物件所打造的作品「G生蟹」誕生了,取自寄居蟹尋覓家園的寄生意象,在這個滿是報廢場的社子島,傳達可以利用現有資源開創新生的信念,而孩子們也要願意卸下武裝,才能看得到自己的樣貌,進而願意去幫助別人,隨著作品的遊行衝出社子島。
 
在情緒和緩之後,我打了通電話給他,我們不斷聊著「創作」的可能(不以藝術為前提來談論也是良好默契)。創作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情,只是端看我們要把它放在什麼位置上去做到真正的實踐,從改變一個孩子的態度,到改變整個社會的想法,有時候需要的只是更多的堅持。
 
他說:「堅持不代表一定會成功,但一定會有收穫。失敗沒什麼了不起,生路都是從失敗中走出來的,唯有堅定,才能比別人擁有更多機會。」
 
看吧,他還是一個帥氣的小混混。他是,許廷瑞!
 
#我朋友我驕傲
#你必須要看社子島少年行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