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8.08.17 - Fluttering Scene

CHA1722-03|張驊|室內植物|91.0×72.5cm|2015|油彩、畫布oil on canvas
張驊|室內植物|91.0×72.5cm|2015|油彩、畫布oil-on-canvas

浮動景緻 Fluttering Scene|張驊個展Chang Hua solo Exhibition

撰文/張驊

對於眼睛所「看到」的事物,我們是如何「看待」的?

真實的形塑
Shape into reality
人們對事物的構造與形體的判斷往往來自於過往的經驗與所見所聞,例如:我們會怎麼描述一幅深印於腦海裡的風景。若要拆分描述背後的建構,大抵可以分成兩件:外在實際樣貌與內在的理解認知。以外在言,當我們觀看風景,實際風景會倒映在眼裡,呈現其真實景象的樣貌;但以內在言,我們不可能僅僅只是觀看──因為「觀看」本身就帶有觀者對風景的主體意識。也就是說,人們觀看風景影像的同時,也會以「過去」對風景的「認知」加以理解,將現實所見的風景呈現於內心。影像與認知中的畫面,使我們的「所見」與「感知經驗」相互緊密地交融並形成一體,觀者從錯綜複雜的認知系統中勾勒出對於「真實」的輪廓,透過回溯記憶與感覺的過程,反覆地調整(認知系統)而化作個人經驗(真實的輪廓)。這些「真實」乃因人而異,因為觀者的內心映射是將心中各段浮動而不斷變化的視覺切片相互組合後,而逐漸成形成全新的視野。因此,即使是同一時空的風景,人們也能開展出多元而豐富的討論,透過「所見」與「感知經驗」,人們對所見或理解的「景緻」開始有了更深化的詮釋。

浮動,有機體,意識
Fluttering, Organic substance & Consciousness
本系列作品所要展現的,正是「景緻」如何在人們的觀看與經驗中「浮動」。將以多面向的繪畫性、強烈的質感記號、具體卻抽象的顏料團塊在畫面上游移和多維度的空間彼此相互交疊來展現。其中,多次出現的結晶體具備有機造形的特質,透過多層次的描繪方式及油畫顏料的反覆曡染,化作多變的造形結構,例如:水、植物、土壤或特定物件等不同形式支撐畫面。觀者則因畫面上造型、色彩、明度對比、虛實再加上不同的觀看距離而產生微微的視覺浮動。此外,本次展出也試圖透過繪畫的痕跡比擬回溯記憶的過程,以重複描繪、重複質感記號作為反覆思考。整體畫面富含寧靜的特質卻充斥著大量怪異的景物,例如:質感與造型異化的物件,空間錯置、畫面斑剝、顏料的堆疊和紛亂的圖像疊合。人為的繪畫性與顏料的自動性成為如同記憶中的模糊區塊,擾亂或改寫既有造形認知,看似偽裝良好的結構與風景顯得格格不入。不只如此,場景被隨之而來的顏料團塊、皺褶、黑色線條、強烈質感和躁動的結晶體劃破,這些被具體化的抽象元素將試圖展現人們浮動的思考是如何成為景緻中的主體意識軌跡。

倒影,浪,岸上主體
Reflection, Waves & Subject on Shore
當代影像的發展已逐漸顛覆人們對事物的既有認定,進而成為新的建構現實認知的方式,更甚者,在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等成像技術能精確地喚起觀者經驗感受與時空的同時,現實/虛擬的邊界被打破,虛實相互交融使人對於表層的「影像」真假難辨,才需要人們積極思考並建構意義。本次展覽:「浮動景緻」不單只是傳達人們如何回溯記憶的過程,更試圖展現現實、影像與主體經驗之間存在的意義浮動與流動。約翰・伯格曾說:『我們只看見自己凝視的東西。「凝視」是一種選擇的行為……我們關注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凝視的永遠是事物和我們之間的關係。』對於同一客體,不同主體將會因為不同的認知經驗而得出不一樣的意義,然而,就是這樣的落差得以將既有認知結構加以編輯,重構一多面向的畫面。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