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8.08.17 - Documenta 14 – Learning from Athens

1

德國卡塞爾文件展首次遠征向雅典學習(上)Documenta 14 – Learning from Athens

撰文 / 吳思薇

前言。

我所見到的卡塞爾

五年一度的卡賽爾文件展於今年於開展,每次都猶如太空船垂直空降這個在原本沒沒無名的小鎮,卡塞爾迷你的市區瀰漫的一股興奮的氣味。當地居民形色友善,假日時遇到年輕的學生詢問青年旅館的位址,竟就主動提供到自家休息中的診所過夜。在售票口領了一份Documenta 14的報紙,薄薄幾頁卻是觀展民眾的重要指引,其中將卡塞爾與雅典的展出地図標記,洋洋灑灑居然囊括了82個地點,並且加上為了這各自100天的展出,而衍生的基地改變,比如廢棄工廠的利用、或者新興的協作工作是在雅典遍地盛開,而在卡塞爾城中也開著一輛名為“船 (the ship)”的公車,被Pavel Brăila藝術家改造了觀景窗,猶如一艘小船每半個小時一班帶領觀眾看見他心中的卡塞爾。而展期中還有一個VolksRadio人民的廣播電台,讓全世界都能利用網路和調頻在某個意義上參與文件展。我造訪卡塞爾期間,幾乎無時無刻,都有限時發生藝術事件在城裡發生,然後結束,然後消失,彷彿不曾留下痕跡。坦白說,這個文件展太大,大到或許每一個參與的觀眾,所見到的展出,都會看見完全不同的內容,而如今我只能試圖捕捉其吉光片羽,向各位描述我所見到的文件展。

向雅典學習了什麼?
「向雅典學習 Learning from Athen」是今年的主題,回應2008年雅典的金融危機,不過五年過去,英國脫歐、美國選出川普總統、法國也險些走向極右派,五年間事情發生太快整個世界已經天翻地覆,雅典的金融危機已不是當前的題目,甚至比起後真相、新納粹、新法西斯、新民族主義人們最想討論的或許已經不再是前者。但是將卡塞爾展文件展降落至外地,卻還是件新鮮事。

還記得當歐債危機發生時,債築高台的希臘屢屢欠身,而債主國之首梅克爾則頻頻對希臘發出金融警告,要求當地政府採取措施緊縮經濟。這樣的背景下,身為文件展的主辦國,立下一個「向雅典學習』的標題,無論從何角度看,都能感覺到一種偽善的諷刺氣味。甚至雅典的在地藝術圈也滿腹疑問,德國到底想跟雅典學些什麼?由於希臘經濟不好,連帶著國家給予當地藝術預算也大幅下滑,對於雅典地藝術圈或許真正振奮的是,藉由這次展出,卡塞爾文件展將會帶著大筆現金進入雅典,Documenta 14的總預算是3億7千萬歐元,其中一半來自德國政府,而另一半來自售票及捐贈和贊助,而本次在雅典的文件展,希臘國家政府與雅典當地政府分毫未出。這到底是誰和誰學習呢?精確地問下去,要不過本屆的明星策展人Adam Szymczyk卻說,他無意藉由藝術提供希臘經濟上的實質協助,並且面對許多批評者指出這樣的展出內容雅典本地協作不深,根本不必在雅典也能發生的聲浪,他也回應,他主要關注的並非雅典這個藝術現場,更多的是雅典這座城市的有機狀態。無論這位想要隱身卻再再成為目光焦點的策展人心中到底有何盤算,旁觀者卻從幾個事件看出些矛盾的端倪。

“雅典是新柏林 Athen is a new Berlin”

這句謠言像細語一般在雅典展場發酵。
這在柏林人的耳裡聽起來確實有幾分怪怪的,其實背景又得快轉回希臘歐債危機,店家間間關門,雅典的房市一瀉千里,便宜的住宅與無人聞問的房產,又再度成為藝術家的寄居之所,替代空間與合作藝術工作室在近年的雅典如雨後春筍般大量湧現,而當這個現象為人所知,士紳化的危機也接踵而來,狹帶著文件展的開幕,Airbnb上的房價也水漲船高,與之緊係的餐館、民生物價也跟著抬高,但其實雅典並未因為文件展真正的改變其經濟結構,普遍的薪資與工作機會也只是暫時提高與出現,在文件展的大浪一過,在雅典還會留下些什麼?

而今年也是Documenta第一次在他國平行舉辦,雅典策劃之時,對於展場的工作人員invigilators/藝術勞工 Art labor,策展方承諾會將給予與卡塞爾當地同樣的薪資€9/hour。但兩週以後,團隊出面宣布之間有所誤會,雅典當地的薪資卻被下修到€5.62/hour但被承諾將在未來有升遷希望。這項改變也被認為策展團隊的操作手法實際上更是與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模式相符,對於這個策展的政治不正確的疑問也如雪球般越滾越大。

(待續)

2
Ibrahim_Mahama | Check Point Prosfygika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