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8.08.17 - Sticky Dream

IMG_8331
黏夢Sticky Dream|蔡玉庭個展Tsai Yu-Ting Solo Exhibition

撰文 / 郭書殷

「正在包一件別人的作品,但氣泡布在中間破了一個洞,我怎麼轉都無法好好的包住它。」1
那天夢到了正在包一件2號作品,它的氣泡布很美,可是卻在正中間破一個洞,好想把這個洞遮起來,但不知道為什麼,遮都遮不掉,我一直不停地轉著氣泡布、轉著作品,不停轉著轉著…

「如果可以收集世界的葉子,就能策一檔最美的月亮展!」2
那天夢到了走到家門口外的花圃,那天的花圃有好多不一樣的葉子,正當我在修剪植物時,有個聲音說:「如果可以收集世界的葉子,你就能策一檔最美的月亮展!」場景瞬間移轉到葉子世界裡…

「身為一位專業的藝術行政,身上怎麼可以沒有奇異筆?」3
那天夢到了在佈展中的展場裡,正與一位藝術家對話,原本是一同討論著作品,但他卻突然找起筆,於是我馬上遞出身上的奇異筆,並得意地說著:「身為一位專業的藝術行政,身上怎麼可以沒有奇異筆?」

「我在39元與49元的搭配間猶豫著」4
那天夢到了在便利超商看著架上的39元和49元早餐組合,有布丁、有牛奶,該選哪罐飲料,該選哪樣食物?為什麼要猶豫?好猶豫好猶豫…

什麼是現實?什麼又是幻想?沒有什麼對話的情節、沒有什麼複雜的結構,時而迷離徜恍、時而昭然在目,藝術家以自然且自在的口吻述說這些夢。無須用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的結構理論探討,直覺地將夢的靈魂與本質引出,讓觀者透過視覺感知及身體感知自在穿梭在夢境與現實之中。本次展覽藝術家蔡玉庭將展出的十二個夢境大致分成兩部分,一是與藝術創作相關的夢,二則是日常生活裡的夢,每個夢皆自有其獨特性質,用物件連結靈魂,讓創作走回夢境。

日常裡常會迸發一種感覺,猶如這件事、這個景、這些人都在夢裡曾經相遇過,而我們正在經歷那段夢裡似曾相識的場景,這些似曾相識的既視感或許會讓當下的我們感到些許惶惑,但理智又會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新鮮的,可是記憶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曾經歷,突然之間,似乎感受到了什麼……

蔡玉庭以創作者、學習者、協助者、教學者…等多重角色開創他的藝術之路,也因為這樣多重身份的關係,讓她漸漸發現自己的夢時常是跳脫常理且充滿新奇。從2011年開始的幽靈軟件系列到這次個展的【黏夢】,她的創作由日常物件到近期的夢中物件,將更多重心放在關於日常與夢境的物件連結關係上,透過不停地捕捉及擷取自己的夢境來實踐一位說夢者的日常考察。她的夢乘載著日常裡的各式慾望,透過藝術表現來探討關於夢境那些形而上的世界。本次展覽歡迎各位觀者一同以各自的感知來研究夢、述說夢。

黏夢
夢境裡上演著人生三分之一的那場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故事,這些故事總是不按牌理出牌,但它卻又遵循著最日常的思考運作著。一件件曾在夢裡出現的物件,透過無酸樹脂的拓印,形塑成那些穿梭在現實與夢境之間的時間記憶,並具體稱之為「幽靈軟雕塑」;再透過錄像作品呈現出夢境幽微而奧妙的氣場。大部分的夢也許按照科學研究所說,早已被我們忘得無影無蹤,但有些夢卻自始至終帶著強烈情感及影像一路伴隨我們經歷所有的成長過程,因此展名【黏夢】不僅是用樹脂黏夢,更是記錄著一年又一年的年夢。

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5
胡適《夢與詩》中第一段寫道:「都是平常經驗,都是平常影像,偶然湧到夢中來,變幻出多少新奇花樣!」藝術家的創作就像胡適所說,將日常的經驗與影像進行任意的拼湊與連結,形成變幻而神奇的樣態。就因為做夢和創作是如此的相似,同樣反映著現實到不了的地方、說不清的故事,也因此特別讓藝術家著迷於夢的表現。在《夢與詩》的最後一段寫道:「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蔡玉庭將自己的夢實現成藝術品,用了自身經驗及日常影像完整呈現自己對夢的想像,與其說她是一位說夢者,不如說她是一位擁有強大魅力的妙語說書人,道著一段又一段奇異故事,等著大家一同感應共鳴。

IMG_8377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