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9.05.17 - Cocido Madrileño|提森美術館

_DSC9015

提森美術館:西洋美術史的Cocido Madrileño

撰文:張智凱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有三間世界級的美術館,提森・博內米薩是唯一由私人收藏作為館藏展出的美術館。作品涵蓋了12世紀的宗教繪畫到20世紀的現代作品,現下美術館基金會也繼續運作挖掘當代有潛力的藝術家。館內收藏的作品儼然就是一部精裝本的西洋美術史,濃縮了整個歐洲藝術的精華,就像那道西班牙傳統甕窯燉肉湯,文火慢煲保留了歐洲文明的底蘊。

如果用烹調備料的角度來看,入口走上二樓的前三間展廳無疑是這甕燉湯最重要的基底材料。展間牆上錯落著一幅又一幅精緻的宗教繪畫,讚揚著中古世紀人們對神的敬畏和信仰的虔誠。西洋美術史前期的重要作品無非不繞著宗教議題打轉,從聖母與聖子、到無名畫師的《最後的晚餐》,藝術為宗教服務的脈絡從畫作中的大量金漆和繁複的裝飾框中顯而易見。這個時期的藝術創作主題單一卻是奠基日後西洋藝術史各個流派與思想解放的重要積累,所以才猶如湯底的骨幹,如果沒有經歷過這段釀陳,也就不會有後續藝術思潮不斷顛覆的轉變。

料都備齊了後就得放入準備好的容器,當然不能是快煮鍋而必須是傳統老甕。就像一開始的三個展間逛完,左轉進入的一排長廊跟一個個文藝復興時期的展間那樣。文藝復興為的是找回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前古典文明的榮光,並將藝術關注的角度導向人文與當下的現實。所以傳統古典的學說被重新挖掘出來,同時揉雜了當時的思想。繪畫上的透視技法讓平面畫作有了更深的想像與廣度。如維托雷·卡爾帕喬的《風景中的年輕騎士》,畫中蜿蜒的泥徑透視到遠方的河岸,主題中也淡化了宗教色彩轉而入世的關注;還有著名的畫家卡拉瓦喬《亞歷山大的聖凱薩琳》中將宗教象徵降至低限,反而運用光影鋪陳營造了俗世的救贖氛圍。15世紀在北義大利發起的文藝復興運動便慢慢地拓展到整個歐洲,也對近代的藝術表現形式起了關鍵作用,例如威尼斯畫派的Greco(葛雷柯),畫作中人物的變形概念在後續幾個世紀後的的表現主義中備受推崇和運用。這一段回朔既往的歷程,讓藝術的理論及技法在考究古典的烘托下,往前躍進了一大步。

經過約莫兩個世紀醞釀的湯底已經完成了。濃郁的湯頭就像是17世紀風行的浪漫巴洛克主義,但品嚐久了會感到過於甜膩,得搭配甕裡的燉材和調味料調整成自己喜歡的口味,於是18世紀末到19世紀中期風行比較清爽的自然主義繪畫和寫實主義,不過分強調情感上的表現,著重在現實、生活層面的描寫,作品焦點也從以前的宗教權貴轉向庶民日常;偏好更精準調味的人提出顛覆傳統調色畫法的技巧,用科學精神分析光色刮起了19後半甚至影響了現代主義藝術的印象派炫風,這時也是歐洲繪畫開始從寫實轉入了抽象的一個轉捩點。而不同的喜好造就了後續更多的味覺層次,像是20世紀的表現主義、野獸派,參雜更濃烈的個人風格跟視覺語彙在其中,如馬蒂斯《The Yellow Flowers》下筆俐落、大塊寫意的花朵,搶眼的用色,再如抽象先鋒康丁斯基自我的構圖造型,或辛辣程度破表的超現實主義,看達利《醒來前一秒由一只繞著石榴飛舞的蜜蜂引起的夢境》小小尺幅的畫作給我們帶來多少震撼。每一個人都可以依據各自的喜好找尋自己最愛的藝術美味。

走過戰後藝術以及Pop Art,我們會再度回到入口大廳,同時發現館方細心的把美術館創始人夫妻的巨幅肖像畫設置在走往二樓的牆面上。謙虛地在最後出面才跟我們這些饕客打聲招呼,以一種主廚自豪且從容的笑容看著我們,目送我們在品嚐過一鍋精緻充實的藝術饗宴後心滿意足的離開。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