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9.05.17 - Artourist |藝術觀光客

R0024674_1

藝術觀光客 Artourist |Travel 、 Art 、Collection

撰文:黃禹銘

關於旅行,
有人喜歡透過日記本裡的文字,一字一句地記錄下當時的心情 ;
有人喜歡邊走邊拍,努力地捕捉每一個感動的瞬間 ;
有人喜歡寄一張明信片給自己 ;
有人喜歡蒐集城市限定的馬克杯 ;
有人買一個一千歐元的名牌精品包 ;
有人買一個一歐元的鑰匙圈 ……
至於我,如果可能的話,我喜歡在每一趟旅行中,挑選一件藝術品送給自己。
回憶、然後想念。

故事應該從九年前的布拉格開始。

因為想避開舊城廣場上嘈雜且過多的觀光客,我鑽進了一條沒有太多人群的小巷弄。
哼著史麥塔納的伏爾塔瓦河,隨興地閒晃時,眼前出現了一家不起眼的畫廊。
推開厚重的木門,小小的空間裡,掛滿了許多風格各異的作品。
然而,我的眼神卻始終停留在一件作品上:
一位穿著典雅卻面帶愁容、低頭不語的女人 ,站在畫面左前方;
一位穿著長袍、拖著影子、踽踽獨行的女人身影,在畫面右方。
在藕紫色光影下的舊城之夜,有著布拉格的神秘感。
然而,更吸引我的是畫面後方的建築物。幾何狀的門窗,居然有著謎樣的面容 …..
是啊!那就是布拉格給我的感覺:古老、優雅、卻藏著卡夫卡變形的大蟲。

『舊城之夜』,是我立志成為藝術觀光客的第一件作品!

在威尼斯,我遇見了飄浮在黑暗中的「藍色雨衣」。超現實的畫面,讓人很難忘記因為地層下陷、海平面上升,每逢大潮,總會變成一口大池塘的聖馬可廣場。在佛羅倫斯,不小心住進了一棟屋齡五百年、半夜不太平靜的老飯店,在一整夜的靈異事件後,我遇見了面無表情、臉色慘白、長桌上供著水果的「戴帽子的女人」。在南特,因為遇到了好心的路人、好心的餐廳服務生、好心的警察、好心的服飾店老闆 ……於是我買了一幅藍天綠地、色調溫柔的「散步」。在巴塞隆納,因為冰淇淋店裡的一見鐘情,我花了將兩個小時找路,然後遇見了金提爾的「Ginger」和「Kaboom」。在馬德里的舊貨市場,我遇見了落難的「黑面聖母」; 在西雅圖,我遇見了「先鋒廣場」; 在巴斯,我遇見了「樹林裡的小鹿」; 在倫敦的快閃畫廊,我遇見了「焦慮的女士們」; 在東京都國立市,我遇見了等待春天的「秋櫻」。

因為工作的關係,出國的機會越來越多,我開始習慣性為每一次旅行,挑選、尋找一件可以想念並記錄當時心情的作品。
十座城市、二十二件作品。一個藝術觀光客的真心告白。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