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08.04.17 - An exchange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The arts Helskinki | 赫爾辛基藝術大學的一個交換學生

Pixelache Festival藝術節|在露天桑拿演奏及朗讀
An exchange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The arts Helskinki | 赫爾辛基藝術大學的一個交換學生

撰文:王冠蓁

交換學生是進入另一種模式的教育體制與拉長旅行時間的直接體驗。
申請交換可以有一百個理由,其中蠻重要ㄉ是想要知道在這個與我相仿階段其他國家的學習藝術者都在做些什麼、有怎樣的思維和創作方式,以及看自己在那個環境會有怎樣的變化,所以申請了雙語北歐國家的芬蘭美術學院。選了一個未曾遊歷並跟台灣島國文化、生活習慣、氣候與形貌可能截然不同的國家,但是在語言上還是保留了能交談的空間,但這些想法都是幾秒內的事,很快決定並遞出申請,申請上了才知道很多繁瑣的前備事項必須處理,這是我不太熟練的事,也算是一個淡入的過場。

我在八月底開啟在赫爾辛基的交換生生活,日子概括兩個主線,學校與生活。

學校教育系統我即概述幾堂我修課裡的教學方式。作品研習課是最能看到其他同學們創作脈絡的課,它的上課方式也很有趣,先是由同學先展示他的東西,但不講任何話,大家都看過並有一些思考時間後,發表對他作品的任何聯想或提問,最後才由創作者回答問題及自述,這個訓練我覺得對作者和觀者都是具有挑戰的,讓一件作品能去伸縮它的可能性。

羅曼蒂克的地理課Romantic Geography,這是我在赫的第一堂課,一開始我們先搭了長長的公車,到赫爾辛基的北邊,穿越兩旁都是森林的道路進到一個類似工廠週邊的林道,右邊是快速道路,接著老師Jussi Kivi突然說,我們要從底下穿越這條公路,我們一開始看到的底下,是一片漆黑的一切水泥條柱的低矮空間,他領著我們彎腰走進去,地上的泥土濕黏,滲進我的襪子,上面是車子呼嘯過柏油的聲音,左右是無限蔓延的支柱看不到有什麼生物,非常暗,但往前走居然有一些塗鴉。我從沒想過的事情很多,譬如在赫爾辛基的快速道路下的舊高架彎腰走路,鞋子還陷進泥巴裡,暗得看不清楚,卻能明確的感受到,我不過就是在同一個地方的另一個地方,一個生出來所在的地方,有著同樣的底層的、爛泥的、未明的、缺少的、背棄的現在。大家壓著背爬上出去的土坡,繼續往森林走去,回頭看那個露出隙縫的高架下的縫隙,覺得有一個自己留在那裡。

第三天,老師帶我們到Nuuksion National Park溪裡取水燒茶,在森林裡走爬、涉水、採野莓野菇,吃得雙手都染得很紫,苔蘚的坡非常柔軟,針葉很刺人。這堂課讓我用另一個方式接近這個區域,像是身體直接被塞進某種這裡的核心,在期間的繪畫多了之前沒有的自然之物,也讓我在看北歐藝術家作品的時候,能有某種反射性的切入與接近。

Real Life Painting它是分散在一個學期裡的四個整週的課程,每次的課程都用不同方式寫生。一次老師帶我們去需要划小木船才能到的Vartiosaari Island進行mushrooms hunting和寫生,天氣雖冷但樹木的顏色很多,枯黃的金色葉子閃爍在深綠色的樹林間,芬蘭的同學們都很專業的採集香菇,還有帶了香菇圖鑑,我們爬到一個靠湖的高點,看湖和碎在其中的森林小島一邊吃自己帶來的三明治吹冷風用冰凍的手寫生,除此還有瑜珈寫生、百貨公司寫生與到歌劇院看歌劇寫生。

而在Borderline這堂課期末有一個聯展,在學校的Tasku galleria。修課同學都依附著界線這個主題去做東西,我拍了一個粗粗很幼兒的影片叫做聊天的模樣,請了四位我的交換生同學奕碩、Olga、Risako、Doruk,分別用自己的慣用語言國語、丹麥語、日語和土耳其語在我們住的公寓聊天,聊關於在交換生活發生的事,去除掉翻譯(英語)來加深交談的界線,看這樣的聊天會不會在言談手勢中抓取到什麼,或各執其詞,獲得一些迴響,也算是一次好玩的嘗試。

還有每個禮拜三的Morning coffee以及不定期的Painting coffee,都是由系辦舉辦聚集學校同學的活動,而學校在市區有兩個展覽空間,一個是Exhibition Laboratory,另一個是Project room,除了定期的展覽和講座,還有一個很特別的活動是學生聖誕節藝術市集,學校會協助宣傳及運送作品,讓同學們可以在那邊展示及販售自己的寶貝們。

生活方面,進入秋季後雖然知道晝短夜長,但真的遇到了還是很驚嘆。好天氣的話太陽是早上九點升起傍晚三點回家,有天藍色的天空、也有一些晚霞,然後就是黑夜;壞天氣的時候,整天都是暗的,建築是灰的、陸地是灰的、樹是灰的連光也是灰的,而這也佔了多數的天。

假日除了到城市內的大型或私人美術館看展,非營利組織舉辦的藝術散步的活動Helsinki Art Walk,它是一個自主性很高的活動,兩週一次,在禮拜天的下午,用走路的方式串連四到五個展演空間,有些會事先聯絡藝術家,藝術家會為民眾們介紹及問答,這種經驗很特別,好像能號招更多有興趣卻不知道怎麼進入的民眾,也讓我(作為一個外國人)能知道更多赫爾辛基的畫廊。當然熟悉之後,便能自己去安排了,還有Pixelache Festival和Beat to the Balance等藝術節,都呈現了赫爾辛基藝術活動的蓬勃。

芬蘭是個內斂而安靜的民族,好像所有組成都很穩定,對於他們教育中的高度協助自主學習的方式,對一個交換生而言是非常溫暖的。在這邊,也許是環境的氣質,自己跟自己對話的時間變得很多,平淡、孤單而飽滿。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