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8.04.17 - FEAR ANGER LOVE

圖片 1

FEAR ANGER LOVE

撰文:吳思薇

藝術以新媒體為媒介,回應當代政治極端化及人工智能的後設人間風景
2017 CTM FESTIVAL 前衛音樂與藝術節 / 30週年的Transmedia 新媒體藝術節。

2016動盪的一年過去,英國脫歐、川普當選、土耳其政權獨裁化,及烽火遍地的恐怖攻擊的夾擊。西方世界籠罩在新右派、新納粹、新法西斯、新民族主義的崛起反撲陰影中,來到2017年,歐盟英法兩大強勢國也在今年將選出新的領導人,是否右派法西斯會傾巢而出被恐懼攻陷,還是理性的陳熟民主選民能守住理智線,似乎今年比起去年更令人驚心膽戰。

“My Response to Racism is Anger.(…) My Fear of that Anger taught me Nothing.Your Fear of that Anger will teach you Nothing, Also”- Audre Lorde, the Use of Anger

“My body is the Body of Multitude”- Paul Preciado

CTM FESTIVAL 2017先後引用了七零年代活躍的美國黑人女權主義者、女同志、詩人Audre Lorde- My Response to Racism is Anger.(…) My Fear of that Anger taught me Nothing. Your Fear of that Anger will teach you Nothing, Also 對於種族主義,我的回應是憤怒。 我的恐懼來自於憤怒教我不了任何事。而你的恐懼之於那憤怒也教導不了你任何事。以及紐約活躍性別主義者、性別認同研究學者Paul Preciado的“My body is the Body of Multitude我的身體是屬於大眾的“,作為一種回應姿態的展開,更延伸以“FEAR ANGER LOVE 恐懼 憤怒 愛”做為第18屆ctm的策展主題回應這波社會浪潮。

CTM FESTIVAL 2017和Transmedia 每年在二三月總以前後之姿在柏林展開的數位、聲音、跨媒體藝術節是全歐洲最實驗前衛的展覽之一,追根究底,是以新媒體科技為媒材所涵括的作品、表演、聲音的藝術節,而媒材在形式中也就是工具,而在這個策展的假設中越前端的工具能觸及處理到越核心、越當代的問題,換句話說也就是使用越尖端的科技能使越近身的議題有更好的視野。故若我們剝除超媒體藝術節Geek、High Tech的表面,這仍是一個端看歐洲當代藝術圈如何思考回應社會思潮的絕佳切面。

而回過頭來,本次ctm的策展主題“ FEAR ANGER LOVE ”所指的即是情緒,在此更聚焦的指向於自川普當選、英國脫歐的新右派,他們對於現世和未來的不安和怒火向大眾投射出的情緒反應。以及相對於前者的左派、同志運動圈、社會正義主張者的回應。這兩者之間的極端化的回應都同樣生產了難以分別的情緒——“FEAR ANGER LOVE”,人要如何分辨這些情緒究竟是進步或是反動,到底是右派或是左派,人們在立場極端對立的此時,兩個對立的族群對於彼此反映出的情緒竟又是如此相似。而此刻ctm策展的切入試圖搭建一個橋樑、提供一個場所,使兩者對立的群體能產生交集,理想的希望藉由如此的交流能使兩方察覺,彼此沒有太多不同。

Ctm/Transmedia的演出、展場四散柏林的次文化聚集地,其中最有看頭的場地即是號稱全世界最朝也最難踏入的夜店”Berghain”,除了有數場表演在Berghain進行,而在夜店後半部也有一個本次最觸碰感官體驗的裝置展出“SOL”,從排隊開始,就不斷有指標強力建議患有眼疾和心臟疾病的觀眾不要入場,到一次只能容納25人的限制,最後筆者終於入場時主辦方還將所有人的手機沒收,這些都為了營造一個完全黑暗的空間,而觀者卻在漆黑中在諾大的空蕩廠房中自由移動,看似極度自由的看展體驗卻也引發最本能的恐懼和心理防備的解放,澳地利藝術家KURT Hentschlager近年來的系列作品都試圖使觀眾脫離身體的控制,而體驗在喪失某個程度上的防備底下的本能、身體、和他者。

而此刻才剛剛開展的Transmedia新媒體藝術節,則以“Alien Matter 異化物”為實體展出的主軸,討論人造物、以及同此期間的根本相異有潛力的人工智慧;簡單來說即是在探討人造物、人工智慧等科技如何改變當代的權力結構和人類環境,在一個不大的展廳中,展出了30位來自各國新媒體藝術家的作品,展出的作品從互動、錄像、計畫型作品、或者裝置類型多元,但議題都各自鑲嵌入關於後設的科技焦慮、人工智能對於當代政治處境的理解幾乎像是一場政治脫口秀般的諷刺,以及對於人工物質與人體的影響陰謀論等等,其中台灣藝術家顧廣毅的口腔改造計畫也受邀在此次3D Additivist Cookbook的項目中受邀展出。

除了上述兩個實際的展出外,還有ctm還有一場展覽深度展出了墨西哥的新媒體藝術的緣起和其後殖民大歷史敘事下的在地發展;以及英國新媒體藝術家Alan Warburton的錄像裝置作品Primitives,使用了好萊塢電腦成像CGI技術,以人類製造的實體並非人類,卻帶來人的印象,並提出問題:當這樣的人類形象本質是由一組代碼所組成時,那這人為製造的擁有人類形象的人工智能是否具有人類的代表性呢?

除了這些實體的裝置和作品外,這兩個藝術節也包含了大量的講座、工作坊、表演、製作音樂的Hacklab、與創作者與學院教授的一對一快速面談等等,在這些強力組織的運作下除了硬體,還有高強度的軟體交流,產生學術價值、各種專業的跨領域對話、和超常的藝術體驗。無論最終策展的目的是否達成其極端對話或者人工智慧與自動化的攻防,這兩個指標性的新媒體藝術節作為在藝術或者文化領域引領浪尖的旗手,我看到的是一個意圖,意圖將藝術策展擴大為一個文化思潮的脈動。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