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28.12.16 - PINA BAUSCH und das Tanztheater | 畢納鮑許和那個舞蹈劇場

laurent-philippe-%e6%94%9d%e5%bd%b1%e5%b8%ab-auffu%cc%88hrung-des-pina-bausch-stu%cc%88cks-vollmond-%e8%88%9e%e4%bd%9c%ef%bc%9a%e6%9c%88%e5%9c%93-wuppertal-mai-2006-fotografie

PINA BAUSCH und das Tanztheater | 畢納鮑許和那個舞蹈劇

展出資訊:
時間 September 16, 2016 to January 9 2017 Berlin
地點 the Martin Gropius Bau

撰文:吳思薇

這個現代舞團的回顧展辦在一個其實很古的建築物裡。1881年建成,就緊鄰著柏林圍牆的西邊Martin-Gropius-Bau,目前的策展每年會選擇十檔展覽關於藝術、考古、攝影和文化歷史。從艾未未、畢納鮑許、設計創造展都囊括在內。

這次策展面向從舞台、巡演、回顧紀錄和四天在柏林表演廳演出《巴勒摩 巴勒摩》經典舞作外,幾乎展出期間的每一天,由其週末,幾乎每個小時都會有一個來自畢納鮑許舞團的舞者,帶來看展的觀眾進行半小時的warm-up,就在被命名為The Lichtburg的展覽投影廳中,The Lichtburg的命名來自畢納鮑許大部分重要時期的作品都在那個名為Lichtburg的練團室中所完成。柏林週日下午的展覽廳人滿為患,紀念品店、票台、寄物區都需要排隊,我參觀時段的warm-up也聚集了五六十個人,最後領舞的舞者請三十個自願者舉手加入,剩下的親友就在旁參與,顧名思義,warm-up本身就是一個小小的活動,藉由幾個練習先把身體弄軟,接著練習一小節一小節的活動,最後在組織起來。配合著音樂,和各個不同種族、性別、年齡的人,最終一起演出了一個小小的十六個八拍的《巴勒摩·巴勒摩》的片段,演出完畢後再播放當時由畢納鮑許舞團所演出的同個片段,閱畢,大家一起拍手說再見,有種快閃相親的錯覺,只是這裡的對象從兩歲到七十歲,多元成家,這種藝術之下的供和需的關係,真是策展方能提供的親切極大化。

這個回顧展,一個大展區多以文件展的方式呈現,以時間軸的方式從畢納鮑許從紐約發展現代舞的實驗舞劇的海報、到回到埃森以後舞團總監創作的各個舞作的文本記錄,票卷、演出海報、筆記、手繪的日程表、畫質斑駁的黑白現場實錄、和團員私下的手不離菸的側錄等等。另一個展區,多數則為舞團後來的巡演發展出的創作方法,後期畢納鮑許舞團在世界各地巡演,總會花上一段時間滲入當地舞團或是當地風土,在香港、日本、巴勒摩等,在展場已大幅的彩色寫真呈現,海報、和一個小型的現場裝置、模擬舞台設計的呈現,或許是黑白和彩色的反差,將前期與後期的印象畫下強烈的落差。

但這個展中最精彩的都不是這些字體設計超美的早期海報、在日本演出風呂的滑稽失傳片段、或是畢納鮑許年輕時候的皮膚和肌肉的緊繃的美或是已經老去的他夾著煙被特寫的長鏡頭的長篇訪談,而其實是藏在整個展場最深的在一間展廳中,用了六台投影機所播放六屏的舞劇剪輯,在這六個頻道中,可從畫質、畢納鮑許的年紀、服裝、和色彩飽和度,辨別當中各個段與現今的時間距離,卻都是以幾乎同時的方式播放不同年代演出的同一個片段,大約是二十到三十分鐘的片長由剪輯了46場表演,觀者幾乎沒有空隙、目不暇給,比如說那面著名的三人身高的圍牆六面同時一起倒下,揚起大片塵灰。藉由這種方式似乎將未能臨場的臨場感放到極大,我總覺得比起溫德斯那部的3D的紀錄片更是攝人的揪心。

我始終覺得,每次看他的作品,無論是第一次在悄悄告訴她看到、還是後來溫德斯拍到一半就逝去的紀錄片、還是上次在台北坐在國家戲劇院第一排看到的現場,總是那麼好看、那麼讓人安慰、那麼驚嚇又非常喜悅,那些片段的組合,好像在看一些好的電影的過場,或者說,我總覺得沒有文本的過場、沒有敘事的包袱的型態,是最好看的創作狀態,在一個已進入情境寫入角色的時刻中,看見了那些人的樣貌,好像是每一個日常,每一個和生活切中的時刻,在畢納鮑許的作品裡,好像真的沒那麼寂寞了。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