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6.12.16 - 片片日常 A Piece of Daily | 自由日精選展

web-%e6%a9%ab

bar

片片日常 A Piece of Daily|自由日精選展
展出者|
葉家君、吳家昀、湯潔安、湯季婷
吳東翰、梁瀚云、宋宛霖、何佳寧
河童滿睔、一加侖(林恩崙、林家禾、董欣宜)

展期|2016.12.17– 2017.01.15
茶會|2016.12.17 Sat .15:00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時間|Tue. – Sun. 13:00-19:00 週一休館

從2014年開始舉辦一年一度的「台北藝術自由日」,試圖開啟一個對話性的場域、視覺界域之外的想像空間。除了今年2016年的年度主題為藝術美味ARTasty外、還特別規劃自由發想區以及自由實驗室,還有藝術書展From A to B。

此次「片片日常 A Piece of Daily」自由日精選展,我們從第三屆台北藝術自由日中,揀選 十位參展者、十組作品。讓錯過本屆台北藝術自由日的你,有機會一窺本屆的參展作品。

梁瀚云
這兩幅相隔兩年完成的畫,是我分別在2014年歐洲旅行,以及今年夏天到寮國兩段旅程的筆記,旅程中,深刻心底的一切是與樹的相見;在哥本哈根青年旅館轉角相遇的大樹、從巴黎坐上TGV高速列車往南法路上遇見的樹群、在寮國騎著機車一幕幕經過擁有老靈魂的大樹,一次次的相遇都像是和自己,更大的自己對話;所以我將樹,記憶的樹畫下。
Meeting these trees are just like meeting old friends for a really long time. And that emotions of being connected is a path for me to get closer to myself.

何佳寧
作品中的紙本書寫著關於塑造「我」這個人的各種經驗、事件。文字曖昧的缺空與重組,使人將信件視為自身情感投射的對象物,在空缺的白格中填入個人的經驗,同時也在解構的內容中組成對作者的想像。觀者可自行拿走喜歡的信件,作為一種見面禮。

湯季婷
透過身體狀態的呈現,將身體成為容器的象徵,試圖在群 體與個體之間找尋意識的存在與情緒、經驗之於身體或是身體 之於情緒、經驗的主體與客體之間的討論。身體真的只是空殼 嗎?將內臟、骨架等身體實體內容物抽離之後,身體之中剩下了 什麼? 當決定用身體與肢體行為作為認識一個人的途徑與方法,這些外顯的姿態某程度上展現了一個人的個性與表現了他自己在他眼中所呈現的樣貌。

宋宛霖
經常在自我想像構築快樂和美好,在看似卻不是的解離,從中建構自我與感知,記憶和意識的樣貌斷層被擷取後拼組,留下的白是某種意象的代表,也是包藏著好多好多的白。真實的樣貌與透明的美好,那樣的美好存在於我們心中,在某種意義上並不等於現實,而是自己內心的一部分,最美好的一部分。

吳家昀
A Line Tells欲探討影像的本質。每下快門都形成一定格瞬間,過去卻正不斷消失,作者使用對比抽象時間的物質媒材—線,試圖聯繫被攝時空與當下,探索作為觀者從未知的景框外空間和景框內不斷遠去的時間。A Line Tells穿越並嘗試打破景框的界線,連結已逝的過去和此刻,由影像本身延展出其他可能。

吳東翰
記得兒時天真的以為能對看到的QR碼去進行解讀,極力找尋眾多黑色小色塊間所形成的某種圖像、文字。即使被告知必須用手機才能解讀,仍相信可以從中找到某種可辨識的圖形或者排列規則。而這次將QR碼常見的黑白兩色萃取出來,並將意象置入至大型方體,轉化成網狀三維空間裡線與線所組成的方格,不需要再透過手機這種特定方式去讀取。

葉家君
老舊的訂製木盒隨著時間與環境的變化產生改變,內容物從販售的金屬零件轉換成放置作品的空間,思緒的型態儲存於方格之中,內容物的轉換置換了空間的載體表達對外在世界的感知,從自我到他人與社會的日常現象,四方格局形成一股召喚,喚起記憶的片段和與事的紀念,藝術與媒材的使用在時間的範疇與空間的載體下呈現非語言性的想像空間。

湯潔安
關於記憶,隨著時間消長而枯萎扭曲。留下模糊虛空的表層記憶,緩慢卻不停止流逝,直至生命回歸大地

河童滿睔
電線水管的密集配置路線,像菌絲一般不斷的蔓延著,陰暗處的水灘、牆壁上生長的青苔,混雜著生存的味道與生活的氣息,居住者與居住環境就這麼的融為一體,從拼貼著過往的歲月痕跡與現代的頹喪之美,毫不保留的盛開來;管線外露將赤裸裸地身體展開,沒有包覆性也毫不隱瞞,到了一定年歲後,開始老舊鬆脫,需求與慾望外顯著,複雜的生命樣貌就這樣靜靜地座落在那,等待著時代變遷後再次蛻變。

一加侖
為董欣宜、林家禾、林恩崙三人組成藝術團體,藉展覽之名去旅行的方式,何嘗不是一種生活與藝術的關係。以旅行的態度出發,並將其計劃名命名為「一卡丘皮箱」。每次旅程結束我們必須在有限的空間條件下,想辦法塞進滿滿的東西。
因此我們制訂了一個規則,每個人選定一個現成的行李箱,這個行李箱必須要涵蓋從籌備展覽、佈展、展示、即撤展打包的所有功能。將行李箱作為內外連結的載體,視整個展覽過程為一趟旅程。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