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2-2017

17.11.16 - Walk In The Art Museum With Families

%e7%b4%ab%e8%89%b2%e7%9a%84%e6%98%9f%e5%85%89_%e5%a3%93%e5%85%8b%e5%8a%9b%e9%a1%8f%e6%96%99%e3%80%81%e7%95%ab%e5%b8%83_70x100cm_2016

Walk In The Art Museum With Families|和家人散步美術館中才是正經事

撰文:盧怡安

在短短兩年內,獲得高雄美術獎首獎、台北美術獎優選的許聖泓,其實心中最大的成就感,是終於能和家人們一起散步在美術館中。過去,家人們不能理解這麼糊、這麼灰的筆調,真的好嗎?但漸漸對各項展品感到好奇,心中對於甚麼是美的那把尺,也在無限延伸展開之中。

糊糊的、灰灰的,好像把剛畫好的輪廓,任性地抹開塗掉一樣。藝術家許聖泓的作品,一直以來,讓人很有印象。總覺得有種「旅行感」。

也許是很表面的「旅行感」:畫面像是旅途中坐火車時,看到快速向後飄走的風景;又像是透過下著雨的窗戶,看外面被洗過的風景。不過,也許是深刻一點的「旅行感」:許聖泓筆下那股模糊但卻濃厚的情感,像是每個人都有、深藏在心底的遙遠回憶。輪廓不是那麼確定,不過情緒是篤定的,帶著一點想回去當初那個地點找找的旅行衝動。

這些作品,只要靜下來默默看著它幾分鐘,就會跑出許多回憶,和想要對自己說的話。比方說兒時微不足道的一個片段,或是許久以前給自己要去遠方的提醒。

不過,這麼糊的筆調,對許聖泓的家人來說,最初,他們沒有說出口但掩藏在心裡真實的反應是:「怎麼好像不是很會畫啊?」

他生於一個金融世家,無論父親、母親,或者妹妹,都熟稔金融業務,對那些生難的專有名詞得心應手。然而,不怎麼喜歡難懂的藝術。在申請學校、幫忙許聖泓布展時,許媽媽對隔壁一位藝術家的作品大表認同:大幅、鮮豔、氣勢磅礡。再低頭看看兒子的作品,灰灰暗暗,通常不是太大張。嗯……。「你這樣教授會喜歡嗎?」許媽媽有時忍不住想問。

不過,教授、或者其他評審,還真喜歡他這樣的作品。兩年前,他獲得高雄獎首獎;去年,他獲得台北獎優選。和獲得大獎的成就比起來,有一項小小的喜悅,是他最開心的。

那就是與家人一起散步在美術館中。

原來,在高雄的家人們,總覺得去美術館,是一件太過慎重、太過刻意的壓力。以前家人不容易對他的展覽感到有興趣。獲得高雄獎的那一年,他們終於一起踏入這個印象中太過神聖的殿堂。咦?好像還可以。沒有想像中那麼不好受。小許聖泓四歲的妹妹,有點好奇,很想理解那些用色、那些抽象的東西,到底是甚麼?這是個令他驚喜在心底的開端。

近年,許媽媽會主動關心:「你的展覽甚麼時候開始?」對許聖泓來說,已經是相當開心的一件事。他們一起上台北來,從花博展覽園區,一路逛進北美館。那氣氛,就像是假日一起散步的調調。好奇也好、困惑也罷,大家互相聊著關於藝術、關於展覽的話題。許聖泓與家人們格格不入的背景隔閡,慢慢被打開來了。

不純粹把物體描繪得清晰而相像、不純粹把色調營造得討喜可人,許聖泓長期經營出暈染、灰糊的美感,從家人開始,以後會慢慢感染到更多人的。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