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7.11.16 - Salon d’Automne 2016

Salon d’Automne 2016|秋季腦補沙龍2016 賴威宇個展

撰文:葉柏昇

『藝術是個高腦補量的活動,小時候腦補著一名藝術家大概會長得什麼樣子?父母腦補著藝術不能當飯吃。看著課堂上的幻燈片,腦補著走在巴黎的街道上,腦補著藝術史的下一頁。 腦補著達文西的秘密、梵谷的耳朵、伏爾泰酒吧裡的夥伴、杜像小便時的樣子、波伊斯有幾頂帽子。腦補著作者是怎麼死的?腦補著自己從小就喜歡畫畫,腦補著孩子的創作多麼天真無邪。腦補著藝術的高度有多高?自己有多謙卑?腦補著藝術是什麼,可以是什麼?如您所見,藝術是個高腦補量的活動。腦補與補腦,搭配著服用,讓您能重新認知這個世界,或者這又是我在腦補了?』—賴威宇。

孩子的學習不能等|Kids learning can’t wait
從童年自學到學殿,「2016腦補沙龍(秋季)」是一段賴威宇自省的旅程,若是攤開過往創作來檢視,不難發現本次展覽的創作脈動是其來有自的。「我們在這裡沒有什麼錯誤,只有快樂的意外」、「繪畫沒有天才,你只要有一點點勇氣」大鬍子鮑伯·魯斯老師在電視機裡,對著小小年紀的威宇這樣不疾不徐的說著。以「歡樂畫室」為啟蒙,威宇在新系列的創作中,以公共塗鴉出發,「我家門前有小河」裡的電箱風景似乎描繪著大鬍子在電視上的創作主題,這些電箱上的夢幻風景畫,其色彩、構圖大同小異,不禁讓人感受到夢幻中的體制。賴威宇在「City Painter」中為水溝蓋著色,實踐了公共空間的修補,目標似乎與藝術背馳,卻能用藝術的眼光來看待水溝蓋。藝術的功能性也昭然若揭,缺陷變成完美的教學示範,同時說明著修補與破壞或許是同一件事情。錄像中的威宇,留起了鬍子,親自化身為大鬍子老師,用著同樣溫暖的嗓音告訴觀者:「讓我們在這裡添加幾朵開心的雲,你看!很簡單吧。」

藝術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因為藝術有種藝味|Because Lai has his own aroma
看著課堂上介紹藝術史上大師的幻燈片,賴威宇自動腦補著將大師與兒時最愛的特欇片金剛戰士結合,彷彿每位大師都像不同的動漫角色一樣擁有獨特的絕招、腦補著自己就是引領戰隊身著紅色緊身衣的隊長,集結了這些大師組成藝術戰隊。封塔納割破畫布是一種絕招,闡述著無限的一維空間與極簡主藝,賴威宇便腦補每張割破的畫布出自特定電影角色金鋼狼或是剪刀手愛德華之手。藝術大師或許都有其使命,來為藝術的下一段藝術史觀的里程插上旗幟,但在洪流以外的圈外人試圖窺究其中總是難得其貌,於是,賴威宇在玩味藝術經典的同時,為觀者建立一個無盡的遊戲場域,拉近觀者與宏觀脈絡的距離,也令人細細玩味賴威宇本身。
作為公共設置的「緊急逃生燈」在賴威宇的腦補中,成為美術館暗燈後最美的一幅畫也是唯一可以被看見的作品,一名幻想的人物更是浪漫地為此著迷。佛洛伊德說:「作夢是為了滿足被壓抑的心裡願望。」而威宇的創作似乎是一種解套,沒有偏頗卻幽默地,刻劃出觀者不負責任做夢的事實。赤裸也血淋淋地告白著觀者擁有勇敢去腦補的權力,源自自身經驗的腦補不僅是臆想,也無關誤解;指涉的其實是認識的途徑;想像成為觀者與作品的聯結,開啟與藝術之間的橋,最終,腦補亦成了創作。至少,在觀者理解自身喜不喜歡藝味的時候,威宇的賴味是幽默且讓人會心一笑的。

1.腦內補完,簡稱腦補,出自日本動漫,含有自行想像、臆想的意思。如字面意思,在頭腦內對事物的描述自行進行補充或構成完整想像,偏向自我的主觀意識想像。一般是指在觀看動漫過程中,對一些畫面自行想像(通常為不良、邪惡的想像)或是對小說中,自己希望而沒有發生的情節在腦內幻想。

2. 秋季沙龍是1903年以來每年在法國巴黎舉行的藝術展。創立的宗旨是為了對抗官方的巴黎沙龍,隨後秋季沙龍便迅速成為了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繪畫、雕塑、建築及裝飾藝術展覽。後世許多成名藝術家,如保羅·塞尚、亨利·馬蒂斯、保羅·高更等人都曾在此展出作品。1905年的秋季沙龍中誕生了野獸派,1910年則見證了立體派的出現,1912年的秋季沙龍在法國國民議會中引發了仇外和反現代主義的爭論。

3.鮑伯魯斯是位美國畫家、藝術指導與電視節目主持人。魯斯以他平靜的繪畫態度與耐心為特色,在他著名的電視節目「歡樂畫室」中擔任即席教學畫家兼主持人,歡樂畫室在美國公共電視網共播送了12年之久。魯斯在1995年因淋巴癌病逝,享年52歲。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