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17.11.16 - Synchronicity

%e5%9c%96%e7%89%87-1

Synchronicity|共時性 中村亮一、井上光太郎雙個展

撰文:張聖坤

中村亮一
「過去的記憶、漫無邊際的想法、不論快樂或悲傷,瑣碎的細節成日重複、並遺忘。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消失不見的、甚至連消失不見了自己都不曉得。在回想起之前感覺不到,那究竟是真的消失、還是只是被自己遺忘了。如果什麼都不做,我是不是就無法保留下那些不想遺忘的回憶了呢。」

中村亮一在2002年考入東京造型大學美術系,次年辦理休學,孤身一人前往德國柏林。2003那年他20歲,這一待就是四年半。中村在這四年間便以柏林為據點繼續進行藝術活動,2005年在被稱為藝術家之家的「塔合勒斯藝術中心」(kunsthaus tacheles)申請為駐點藝術家、並與柏林魏森賽藝術學院(Kunsthochschule Berlin-Weissensee)中修課。

中村的系列作中,不論是2014年獲岡本太郎現代藝術賞的《家庭故事》木版畫系列,或是2012年開始進行的有機體造型邊框的舊系列,在主題上是一直關注著人與人之間,相異個體的結合、人際的協調模式。柏林的長期滯在、以及倫敦、美國的駐村經驗,讓中村亮一的作品存在著異族文化的濃烈氣味,也是中村在發表過的數個不同系列作品當中,從未捨棄過的共通視點。2016年駐村期間,中村與另兩位日本攝影藝術家合作全新的主題。在中村鋁板繪畫的新系列當中,是以20世紀前半,戰前-戰中-戰後的日本人移民,關注異族在美國當地的文化融合性、以及身份認同作為發想。中村亮一在駐村的一年間,前後共訪問了200位日裔的第二代、第三代美國人,並以此為素材,用量體的視覺呈現,發展出全新的鋁板肖像系列。

井上光太郎
「對我來說,『夢境』是一種不自由、奇幻難解的世界,是一個不論下一秒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的世界。而在現實中,偶發的某些真實事件,勾出預見過的夢境,重疊投影,真假難辨。就像在漆黑的舞台上,“啪”的一聲,被聚光燈給圈了起來。不挾帶任何敘事符號、不外顯任何情感。我作為一個載體,被動式的將這樣的視覺畫面,再製、重現。」

井上光太郎於2002年進入大阪美術專門學校,專攻的是繪畫。某些藝術家的作品反映著社會現象、某些藝術家的作品反映著流行時事,某些藝術家的作品像是日記,反映出自己的生命經驗。井上在鳥取出生、在奈良成長,獨自一人搬至大阪讀書創作、搬到西宮、又再搬回大阪,2009年的初夏落腳東京,持續進行著創作與發表。井上的作品就像他自己的旅居日記,以自己的生活空間、陌生城市裡的人、異想的夢,牽繫著作品的不同視點。

道頓崛上的計程車、自動販賣機、路邊的招牌廣告、戶外的冷氣機。大阪在住期間,井上以自己身旁這些最親密、最尋常的景色作為創作的主題。夜晚的獨棟別墅、公路上的招牌、從窗戶透出的人物剪影。西宮期間,井上到了夜間便會帶上自己的相機,開始在路上閒晃探險,隨機的攝影記錄。城市裡的浮光掠影,總輕易地消失在我們的意識之中,下班行經的巷弄,飄出陌生的煎魚氣味、鏟鍋的敲擊聲,在我們的生命中是那麼零碎且不重要。若有機會佇於井上的繪畫前、感受這些熟悉且陌生的光景,或許我們都能勾起各自不同的一段、曾被自己忽視的回憶。

%e5%9c%96%e7%89%87-2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