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PYRIGHT YIRI ARTS 2014

08.09.16 - One piece club:Interdisciplinary Discussion On collecting Art

_dsc5989

跨界談藝術收藏-導演|陳宏一

文|黃琳軒

【許一個入世的自由願】

水瓶座的男人,有著時常想驅車逃往遠方、卻又沉溺於都市的窒礙裡的性格。

陳宏一導演,從諸多經典音樂MV與大家耳熟能詳的電影作品《花吃了那女孩》、《消失打看》、《相愛的七種設計》走進藝術收藏的分享。

我們來到陳導的新住所,一個為了純粹寧靜、與藝術品共度而打造的空間:大面積的落地玻璃、早午的陽光、都市陽台的景色,一個簡單到令人深度沉醉的空間。它,是一個可以潛入靜謐的去處,都市裡的巷弄、老屋、沒有隔間、沒有床、沒有廚房,當我們赤腳踏實於水泥地面、當空間只剩下光影的流動,我才恍然如何能在一個空間裡同時實踐逃離與沉溺,隨處俯拾即是可上演的戲碼,隱約的騷人而又動人。

陳導說,過去對買書、影片、黑膠的狂愛,擺得家裡滿滿滿的、窒密的,直到有一次淹水,看著它們泡水的樣子,突然有一種淒涼的感覺,再也不想要這樣了。也或許是年紀到達一個階段,所追求的心境跟以往已不一樣,所以對於新空間的想法是不會再有層層積累的內容物、繁瑣的搬運項目,就連垃圾的屯積與上下樓倒垃圾都不想要,想要一個輕盈的、純粹欣賞作品與沉澱的空間。

【擁入會呼吸的作品】

收藏藝術品是這樣開始的,幾年前在藝博會中的一間日本畫廊遇見會一眼跳出來的作品,北川宏人(Hiroto Kitagawa)的人形雕塑,當初只買了畫冊,而後在六本木森美術館裡的商店又再次看見他的藝術商品,比較像是玩具、有版次的,一口氣買了三個,在兩年前終於買下他的赤陶(terracotta)雕塑。

收藏藝術品很神奇的是,當你喜歡它之後,生活就開始會發生從未有過的轉化,從開始找尋、追蹤藝術家的過往與現在,就這樣地跟一個人開始產生連結,從作品進而交流生命的歷程,像是以某種不夠直接卻莫名親切的方式認識了一位朋友,看著他們的創作究竟接下來會如何,我也在等待著,生活中又多了一份期待。

收藏中絕多數是立體作品,主要是因為自己是影像創作者,也創作平面攝影作品,所以比較期許從立體的作品感受不一樣的空間感,去碰觸它、帶動它,我喜歡將它們擺放在不同空間中與之互動,彷彿是另一種生命體,而我餵養它、它亦反饋於我,同理地,當提及保存藝術品,你不可能期許這些東西一直都是一樣的,會氧化、會變色,然而它們這樣一個增長與消逝的過程所帶給我在日常中、更甚是生命的價值遠高過於質變的問題。

【行旅者˙生活感˙輕能量】

一直以來的旅行與閱覽,所著重的時常不自覺地指向東方文化與身處世代的揉合,不論是在自己影像創作上的取材,或是對於藝術品的關注皆是。像是北川宏人在赤陶這項媒材的使用上,也是在反觀全球藝術景觀後,用來貼近他自己的東方人身分與內心感受,人形雕塑作品形塑出此時代年輕人的樣貌、姿態,反映出世代精神,都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經典得令人印象深刻。

收藏的藝術品通常會置入在我的生活中,所以不會想收藏黑暗、負面能量的作品,但若能將其轉化後就是相當不錯的選擇,像是邱君婷的作品〈在平安夜的禮物〉所講述的原本是很哀傷的故事,而她使用很輕柔的方式將這份哀傷淡出,即使是平面作品,在不同光線下所產生波光淋漓的效果,透出平靜的力量。其他雕塑品收藏像是,我在一次日本的旅行帶回土屋仁応(Yoshimasa Tsuchiya)的作品,他的作品像是隻充滿靈氣的仙獸,極致地雅與靜。或是在2014年YAT收藏北彩子(Ayako Kita)的〈Feeling〉,少女透明的身軀中有顆粉紅色的愛心,這些作品總能在我的生活中傳遞著輕透的能量。

【電影魂】

最後,來聊聊如何從當代藝術品捕捉到新片的靈感吧!

兩年前在構思一部與藝術議題相關的電影,裡頭有一個畫家的角色,使用純粹繪畫的媒材形式,在想像這個角色時,就開始摸索感受、尋找作品。故事的架構描述的是一個女生被謀殺後被挖掉眼睛,直到在YAT中看見一件高山夏希(Natsuki Takayama)的作品,以壓克力彩擠出一顆顆的觸覺感,利用刮痕的方式去使畫作產生立體感,濃密的、詭譎的,而我在作品中也隱約感受到有一雙眼睛的注目、神情流露,全然地令我走心。爾後,我將它放在工作室,透過這一件作品試圖去帶出想要的電影氛圍,每次電影開會時就會和組員們去深入其中感受與討論。由於持續追蹤藝術家的作品,總能帶來源源不斷的靈感,直到前陣子殺青,目前在後製階段,我也依舊持續感受當中。

各位親愛的讀者,敬請期待!

_dsc6000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0Share on LinkedIn0Pin on Pinterest0Share on Tumblr
  • 近期文章

  • 分類